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五


  “大哥,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人生已经无法再回头,而且那原本就不是属于你的,你现在要珍惜的是抓在手上的幸福,不要连它都失去了。”冬昀语重心长地劝告。

  何守文望着妹妹,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你真的是锦娘?”他忍不住这么问。

  冬昀把问题丢回去。“我如果不是锦娘又会是谁?”

  “这……”是吗,明明是妹妹没错,可是锦娘从来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想法,只是个遵循传统礼教的女子。

  “大哥,只有放手才能保全这个家的完整,不要去扰乱二娘的生活,她有她的人生要过,那不是你能介入的。”她都说这么多了,只盼对方能听进去。“不要因为一己之私,把她给毁了。”

  何守文眉头深锁。“我不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只是做起来很难?”感情从来就不是简单的事,自从爱上雷天弈,她也深深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

  何守文一脸苦涩。

  “大哥现在要烦恼的不是这些儿女情长,而是这个家的存亡。”冬昀可不是故意要吓唬他。

  “这个家的存亡?”何守文着实吓了一跳。“这话怎么说?”

  她沉吟了下。“还是等爹回来后再来谈这件事。”

  “跟爹有关吗?”何守文的反应倒是很快。

  “大哥为何会这么问?”

  “外头总是有一些流言,说爹和兴王走得近,我也曾经问过爹,不过他矢口否认。”所以他才相信是有人恶意中伤。

  “兹事体大,还是让我相公来问个清楚。”冬昀只希望真的没有这回事。

  何守文也认为这样最好。“那就交给国公爷了。”

  雷天羿夫妻等到了傍晚,却听到管事禀报,老爷因为有公务在身,今晚不回府了,他们只好再等一天。

  到了隔天早上,冬昀又抽空去探望大嫂,见她心情好多了,这才知道昨晚大哥已经亲口向她赔罪。

  沈氏亲热地拉着她。“这回真的要多谢妹妹。”

  “都是一家人,没什么。”她客气地回道。

  “你大哥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我才愿意原谅他。”沈氏笑吟吟地说。

  她点了点头。“那就好。”

  见他们夫妻和好,这桩家务事总算解决了。

  这天,何藩台散衙后回到府里,才换下官服,长子、女儿和女婿便来找他,不免有些疑惑,偕同几人一起来到花厅。

  “到底是什么事?”见三个晚辈一脸肃穆,他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冬昀和丈夫对视一眼。“我和相公这几天出门,其实并非像跟爹说的,想要到处游玩散心,而是去了别山村。”之所以故意提到“别山村”,就是想看看锦娘的爹会不会露出心虚的表情。

  听到“别山村”三个字,何藩台只有错愕和不解。“我记得那儿不过是个小村子,什么也没有,你们去那里做什么?”

  见他反应自然,不像是在作假,倒让雷天羿夫妻有些意外。

  “岳父真的不明白咱们到别山村做什么?”若不是心机太重,懂得隐藏内心的想法,便是真的无辜。雷天羿紧盯着对方,企图揭开真伪。

  何藩台愣了愣。“我是真的不明白。”

  何守文也想知道原因。“国公爷有话不妨直说。”

  “外头传闻爹和六皇子来往密切,究竟有没有这回事?”冬昀也不再迂回,劈头就问。

  “绝无此事!”何藩台一听,马上翻脸。“朝廷有令,藩王不得与封地上的官员交往,为父岂会明知故犯?”

  冬昀见他不像在说谎,看向坐在身旁的丈夫。

  “好,那我就直说了。”雷天羿厉色质问。“我怀疑岳父和六皇子连手,私下训练军队、打造兵器,意图造反!”

  这话一出,何藩台当场气得拍桌而起。

  “胡说!我对皇上忠心不二,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宁可一死,也绝不会造反!”

  就连何守文也脸色发白。“爹绝不可能会造反的!”

  “爹,这可是满门抄斩的死罪,你真的确定没有?”冬昀不得不再次确认。

  何藩台一脸痛心。“连你也认为爹会造反?”

  “我当然相信爹不会这么做,可我亲耳听到对方提到“藩台大人”,难道延平府还有其它藩台?”她把声音放轻,好让何藩台不再感觉到威胁,说不定就会说出真话。

  何藩台先是惊愕,随即愤怒不已。

  “这是有人假冒我的名义!为父可以对天发誓,绝不会拿何府上下二十几口人的性命开玩笑!更不可能背叛皇上,否则死无全尸!”

  见岳父气到脸红脖子粗,还发下毒誓,雷天弈这才脸色稍霁。“此趟出京,虽说是携着妻儿回娘家探亲,实际上是皇上接到密报,说六皇子有造反之心,特命咱们夫妻前来寻找证据。”

  何藩台父子听得都傻住了。

  雷天羿旋即拿出在别山村取得的两把私造兵器。“这就是证物。”

  “六皇子打算造反?这……这是真的吗?”何藩台简直惊呆了。

  何守文又问:“妹妹方才说听到有人提到“藩台大人”,对方究竟是谁?”

  于是冬昀便把到别山村的经过叙述一遍。

  “……兴王妃托我和相公亲自走一趟别山村,显然早就得知六皇子有意造反一事,若不加以阻止,等到起兵,就连她的娘家也会受到拖累。”她看着父兄。“而在别山村打造兵器的村民都相信是听从“藩台大人”之命……爹再仔细想一想,有谁会假冒藩台的名义?”

  何藩台跌坐回椅子上,努力苦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