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四


  “咱们先回镇上去,等到入夜之后,我再潜进来调查,不过看这情况,得待上几天才行。”雷天羿说。

  “会不会有危险?”冬昀忧虑地看着丈夫,万一被抓到,又被对方知道他的身分,说不定会被杀。

  雷天羿不想让妻子担心。“我会小心的。”

  于是,当天晚上,他带着少许干粮,独自一人来到别山村,找到机会成功潜进村子里,偷偷带走两把私下打造的兵器好用来当作证物,只可惜无法把人一并带走,万一有人失踪,反而会引起骚动。

  接着他又攀上周围几座山头展开调查,果然发现好几处地方都驻扎着可疑的百姓,于是他画下地图,渴了就喝山泉水,饿了就吃些野果止饥,困了便找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休息,餐风露宿了五天,这才下山。

  天快亮时,雷天羿一身狼狈、满身泥泞的回到镇上的客店,让连着好几天都吃不下、睡不好的冬昀喜极而泣,马上扑到丈夫身上大哭一场,见丈夫的下巴都冒出胡渣,才想到要伺候他梳洗更衣。

  忙完一阵后,还来不及说上话,冬昀往床上一倒就昏睡过去了。

  雷天羿轻轻抚着妻子满是倦意的睡脸,心窝却是暖的。有个人在身边支持自己,等待他的归来,他要的人生也不过就是如此。

  “我真的很感谢老天爷让你来到这儿……来到我的身边……”他曾经绝望过、放弃过,是附在妻子身上的这个女人让自己重新燃起勇气,想要夺回原本该有的人生,更想要跟命运搏一搏。

  他也跟躺了下来,一下子便进入黑甜乡。

  夫妻俩就这么睡了一天一夜,直到店小二前来敲门才起身,雷天羿便对妻子说起这几天调查的经过。

  待用过早饭后,他们便启程返回何府。

  “这一趟大有收获,还真是多亏了兴王妃。”冬昀有感而发地道。

  雷天羿沉吟了下。“别山村附近的山里到了半夜也是灯火通明,还有大批的百姓到处走动,身上个个带着兵器,只可惜我不能再靠近,否则会被对方发现,但这也足以证明那儿是训练军队的所在。”

  冬昀一脸忧心忡忡。“要是锦娘的爹也参与其中,那么其它的官员……”

  “不只如此,恐怕就连负责监督藩王言行的王府属官也早就是一丘之貉,六皇子能有如此大的能耐,多半是仗着萧德妃及其娘家在朝中的势力,咱们下万不可小看他。”他接下妻子未出口的话。

  闻言,冬昀只能叹气。

  “现在只希望岳父能够悬崖勒马,否则何府上下难逃一死。”这是雷天羿唯一能帮昭儿的亲娘所做的事。

  驴车驶进了官庄镇,夫妻俩才踏进何府,就听桂花说大嫂和大哥闹不愉快,大嫂还嚷着要自杀,连忙换了一套袄裙赶过去关心。

  来到大哥夫妇居住的地方,就见沈氏在房里哭哭啼啼,冬昀搞不清楚状况,挨在大嫂身边问——

  “你和大哥究竟为了什么事吵架?”

  沈氏吸了吸气。“你大哥他……为了二娘的事凶我。”

  “为了二娘的什么事?”冬昀又再问得仔细些。

  “还不就是二娘受了一点风寒,正在闹头疼,他就急着过去探望,我开口阻止他,要他避避嫌,你大哥就不高兴了……”沈氏委屈地道。

  冬昀不禁在心中轻叹。在大哥心中,二娘果然还是占着很重要的位置。

  “我大哥呢?”

  “应该还在二娘那儿。”沈氏擦着眼泪说。

  冬昀便充当起了和事老。“大嫂先别想太多,免得传到爹耳里,父子之间有了心结就不好了。”

  “我也是这么担心,但是你大哥……”沈氏越说越难过。“他就是不明白我的苦心,居然还凶我。”

  “我这就去跟大哥谈一谈,也许没有大嫂想的那么严重,先别往坏的地方想。”冬昀不得已只好插手管定这件家务事。

  这么一说,总算止住了沈氏的泪水。

  冬昀知道这种事必须快刀斩乱麻,不能再拖下去,否则这个家就真的毁了。

  过了半个多时辰,她总算等到何守文回来。

  “我有事要跟大哥谈。”

  何守文沉下脸,相当不高兴。“是不是你大嫂跑去跟你告状了?”

  “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再说。”冬昀认真说道。

  见妹妹态度坚持,何守文愣了一下,便带着她到书房。“我只是去问问大夫二娘的风寒严不严重,如此而已。”

  她瞥了大哥一眼,坐下来劈头就问:“大哥还喜欢着二娘?”

  “你……”何守文脸色不由得泛红,没想到向来含蓄的妹妹会问这种事,况且“喜欢”两个字更不是能随意说出口的。“你在胡说些什么?”

  看着他的表情,冬昀心里已经有数了。

  “这儿没有外人,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大哥和二娘从小就认识,情分自然和别人不同,可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难道你连爹都不顾了吗?”

  何守文像是在说服自己。“我……我真的只把她当二娘。”

  “是不是只有大哥心里明白。”冬昀话也说得很白。

  何守文怔怔地看着妹妹。“你真的变得很多,说话的口气跟以前完全不一样,连眼神也是。”

  “我还是我,并没有任何改变。”她只能轻描淡写地带过。“大哥若真的把她当成二娘看待,就要懂得避嫌,有事还是让大嫂过去,万一连爹也误会了,你这不是间接害了二娘吗?”

  他顿时词穷。

  “如果大哥当初喜欢过二娘,为何不娶她呢?”冬昀问得直接。

  “一直以来……我以为我只把她当成妹妹,等到发觉并非如此时,却已经太迟了。”他握紧放在大腿上的手掌。

  冬昀很想翻白眼。“既然知道太迟了,现在又能挽回什么?”

  “我只是……情不自禁。”何守文在妹妹的逼问下,呐呐地回道。

  她横睨一眼。“情不自禁还真是个好借口,为了这四个字,这个家就算被毁了也无所谓吗?”

  何守文张口欲言,但又无从辩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