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一


  冬昀示意桂花到外头等,而兴王妃的婢女也在主子的同意下跟着出去。

  待门关上,冬昀不禁同情地看着眼前的兴王妃。“娘娘希望我为你做些什么?只要我可以帮得上忙,都会尽力去做。”

  兴王妃抽噎了声。“这种事就算说了也没用,娘家更使不上力……除非殿下休了我,否则只能认命……”

  冬昀可以“看到”兴王妃的某个前世也是同样嫁了个会对老婆暴力相向的丈夫……等一等,那个丈夫不就是今生的六皇子吗?原来兜了一圈,两人还是又遇上了,同样的悲剧再度重演……

  “如果连自己都放弃了,就没有人能救得了娘娘。”冬昀紧握着兴王妃的手,希望能把勇气分给她。

  这一番善意提醒又让兴王妃的泪水夺眶而出,虽然两人是初次见面,可不知怎么,她就是觉得能够信任她。

  “虽然救不了自己,但是至少能救得了娘家的亲人……”这也是她眼下唯一能做的反抗,绝不能让那个男人如愿,万一失败,连自己的爹娘都会被拖累,那么她就太不孝了。

  “救娘家的亲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冬昀困惑地问。

  “其实……”

  兴王妃才要说明,就听到外头传来奴才的嚷嚷——

  “定国公夫人呢?”

  “我家夫人在里头和娘娘说话。”桂花的声音在外头响起。

  那名奴才接着道:“殿下要设宴款待定国公夫妇,特意命小的来请定国公夫人过去。定国公夫人,殿下有请!”

  兴王妃马上露出畏惧之色,眼看没有时间让她把话说清楚,便将冬昀拉近一些,凑到她耳边说道:“你若想帮我,就到别山村去看看。”

  冬昀再次确认。“别山村?”

  “对。”兴王妃郑重地提醒。“一定要亲自去看看,别让殿下发现。”

  冬昀用力点头,这才起身出去。

  “催什么催?”她板起脸孔训斥那名奴才。“我正在安慰你们娘娘,有必要这么急吗?”

  六皇子铁定是担心兴王妃说出被家暴的事,哼!既然敢做,还怕人知道?比人渣还不如!

  没想到这位定国公夫人居然会骂人,奴才不敢再嚣张,马上陪着笑脸。“小的不敢,是因为殿下有令,小的才会这么着急。”

  “哼!”冬昀懒得理他。

  于是她又回到后殿,只见那儿已经摆了一桌酒席。

  “已经去看过娘娘了?”雷天羿深深看了妻子一眼,见她两眼冒出凶光,只怕事情不单纯。

  她深吸了口气。“娘娘说她摔了一跤,休养个几天就没事了。”她之所以没有当场揭穿,也是为了保护兴王妃,免得六皇子以为王妃多嘴,到时又让她挨一顿揍。

  “本藩方才不是也说了,她只是身子微恙,没什么大碍。”

  冬昀见六皇子说得理直气壮,让她好想当场赏他一个耳光,不禁怒气腾腾地瞪着他。

  这下可让元旭极为不悦,从来没人胆敢这么瞪他。

  “娘娘没事就好。”雷天羿在桌下按住妻子的拳头,要她别动怒。

  冬昀有些食不下咽,勉强吃了几口,才抬起眼,就发现六皇子身后那名中年仆从一直紧盯着自己,不免感到疑惑,于是多看了两眼,赫然发现对方身上的能量和一般人略有不同,心口不禁打了个突……

  莫非他也有某种特殊能力?

  她忍不住想要看个仔细,对方似乎有所警觉,马上在六皇子耳边说了几句话,接着便退出厅外。

  一直到宴席结束,乘轿离开兴王府,冬昀都没有再见到此人,也无法确定对方是不是和她一样有着特殊能力。

  回到何府,夫妻俩进了客房,她这才将兴王妃脸上的惨状说出来。

  “……我真的气到快吐血了!”想到自己前世就是因为家暴事故才成了最无辜的受害者,怒火不禁烧得更旺。

  雷天羿在椅子上坐下。“难道是娘娘病得不轻?”

  “不是病了,而是被打!”她义愤填膺地嚷道。“会对自己的王妃动手,代表他根本不是个男人,要是再让他当上皇帝,就要轮到天下的百姓倒霉了。”

  雷天羿一脸错愕。“是娘娘这么告诉你的吗?”

  “她也不能多说,可是我光看娘娘脸上深深浅浅的瘀青,连脖子上都有被掐过的痕迹,还不包括其它看不到的地方,就知道这绝不是摔跤那么简单。”冬昀必须来回走动才能让怒气平息。

  “这种事谁也帮不上忙。”雷天羿可以理解她的愤慨和不平,但是遇上这种家务事,外人也插不了手。

  等到怒气稍解,冬昀这才想到兴王妃交代的事。“对了,娘娘偷偷告诉我,要咱们走一趟别山村。”

  “去别山村做什么?”他狐疑地问。

  她摇头。“娘娘来不及说,只是这么交代,还说别让六皇子发现。她会这么说一定有她的用意在,既然如此,咱们就抽空走一趟。”

  雷天羿倒是没有意见。

  “对了,六皇子跟你聊了些什么?”冬昀倒了杯热茶给他,退退酒气,自己也跟着坐下来。

  他啜了一口茶水。“自然是套交情、拉关系。”

  “在外人眼中,相公是长公主的独子,也是皇上的亲外甥,只要你站在他那一边,就多几分胜算。”

  “他肯定是打算到时来个里应外合,更能万无一失。”雷天羿早就看穿对方心里的盘算,可惜没兴趣蹚这个浑水。

  冬昀哼了哼。“我绝不会让他得逞的!”

  “不过你方才说的别山村,又是位在何处?”他将话题拉回。

  冬昀愣住,这才想到忘了问兴王妃,不过只要在延平府就好办了。“我想何府的管事应该知道。”

  “那就找他来问问,然后尽快走一趟。”虽然不清楚别山村里有什么,但既然都来到延平府,自然要到处走走看看,等到回京之后,再把所见所闻一一禀明皇上。

  翌日,夫妻俩假藉游览之名,一大早便乘坐驴车出门,身边除了负责驾车的随从,还带了桂花和阿保,其它人则留在何府。

  别山村位于蓟县的下窝头镇,得走上两个时辰,加上他们对环境不熟悉,因此决定早一点出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