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九


  “办法是有,不过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是他拜托你的?”雷天羿攒起眉峰,只要有能力,他是不介意出点力。

  “不是……”冬昀只好把大哥和二娘的事告诉他。“我想还是让他们分开最好,免得每天见面,心里难受,也可以趁悲剧还没发生之前阻止。”

  雷天羿眉头舒缓了些。“让我想一想。”

  “多谢相公。”她露出笑脸。

  其实他受到不小的感动。“他们虽然不是你真正的亲人,不过你依然很关心他们。”

  “我只是做我能做的,如果真的帮不上忙也没办法。”她只求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这样就够了。”他拥着妻子说。

  叩叩!

  听见敲门声,夫妻俩面露警觉,不再说下去。

  “进来吧!”冬昀扬声。

  推门进来的是珠儿,是这回随行的婢女之一。“回爷和夫人,同华县的高知县求见,何府的管事要奴婢前来请示。”

  两人不禁相觑一眼。

  会是什么事?

  于是夫妻俩来到大厅,就见何守文正在里头招呼高知县。

  高知县像是溺水的人捞到浮板,扑倒在两人跟前,只差没有抱住雷天羿的大腿。“国公爷和夫人救命啊……”

  “究竟怎么回事?”冬昀率先开口。

  他用袖口抹泪。“那天经由夫人的协助,抓到那名叫吴刚的男人,可是他坚决否认自己就是连续闯入几户民宅、杀人抢劫的强盗,还在大堂上喊冤。原本下官还冀望侥幸活下来的人可以当面指认凶手,谁知偏偏就这么凑巧,因为家人全都死光了,那人一时想不开,也跟着上吊自尽……”

  冬昀一脸愕然。“然后呢?你就把人放了?”

  “下官当然不敢放,百姓们把衙门团团包围住,非要将吴刚判死罪不可,但又没有人证,就算有那些旧金饰,也无人可以证明为死者所有,下官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高知县当真哭了起来。

  冬昀见对方哭成这样,可以想见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雷天羿冷冷启唇。“你身为知县,就该明察秋毫、勿枉勿纵,让凶手早日伏法、百姓安心。”

  “国公爷说得是,只不过下官真的想不出其它法子,才特来请教夫人,有何证据可以证明吴刚就是该名强盗。”他一面抹泪一面说道。

  “呃……这……”冬昀愣住了,这教她怎么说才好?

  “妹妹当时到底是如何认出来的?”何守文方才也听高知县说起这一段经过,不禁感到匪夷所思。

  冬昀支支吾吾的,就是说不出来。

  “娘子是认出他的眼睛和画像上那名强盗的眼睛很像,才会上前试探对方,没想到那犯人作贼心虚,想要拿匕首杀人灭口,”雷天羿口气不疾不徐,自然让人信服。“是不是这样?”

  “对、对。”冬昀用力点头。

  高知县发出抽噎声。“光凭这一点,真的很难将对方定罪……”

  “等一下!”冬昀低喊一声,目光跟着上扬,旁人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就见那儿只有一根横梁,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

  “……凶器是柴刀对不对?”她突然冒出一句话。

  高知县怔愣了下。“夫人怎么知道?”

  “……我当然是在路上听到百姓们聊起这桩案子的事……可有找到凶器?”她偷偷捏了把冷汗。

  “还没有,吴刚身上只有一把匕首,在他的住处也没有找到……”高知县呜咽。“没有物证就拿他无可奈何……”

  冬昀又往上方看了一会儿,表情有些烦躁,眉心跟着蹙拢,接着开口娇斥。

  “你们不要吵了!一个一个慢慢说,不然我听不清楚。”

  所有的人都瞪着她。

  “咳咳。”雷天羿用力清了下嗓子。

  冬昀这才注意到何守文和在场的奴仆都用怪异的眼神瞪着自己。

  高知县不禁怀疑眼前这位定国公夫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那个……他应该有个相好的女人,凶器可能就在对方身上。”冬昀和那些被杀的死者取得连结,它们一个个抢着发言,她好不容易才听懂它们在说些什么。

  “夫人又是怎么知道的?”不只是高知县,连何守文也瞪着妹妹看,他从来不晓得妹妹还有这等推演案情的本事。

  冬昀只好假咳一声。“当然是猜的,像那种男人只要有钱,一定吃喝嫖赌样样都来,肯定也少不了女色,只要找到跟他相好的女人,就能找到柴刀,而且对方一定也知道吴刚干了些什么好事,这么一来,人证、物证不就都有了?”

  “敢问夫人,要上哪儿去找?”高知县听了觉得颇为有理,原本以为这位国公夫人脑子不大正常,正在后悔大老远跑来请教,不过这会儿见她又说得有条有理,看来跟常人无异,令人费解。

  冬昀当然不能说了,否则怎么样都解释不过去。“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闻言,高知县就像泄了气似的垮坐在椅子上,连他的“师爷”都想不出对策来,看来真的无计可施了。

  “这该如何是好?”

  闻言,冬昀其实很想朝他大吼,自己又不是很拿手推理方面的事,也不确定能不能想出法子来。

  冷不防的,一个画面在她脑海中浮现,是那天在街上看到的告示。

  “那个……知县大人不妨在街上张贴告示,只要相关人等肯出面投案,将凶器交出来,便既往不咎。否则抓到之后,一律与吴刚同罪,相信那个女人一定会马上现身的。”

  卨知县不禁张口结舌,自己居然没有想到。

  “还不快回去?”冬昀火气有点大。

  “是是,下官回去就办。”他这才惊醒过来,急急忙忙地告辞。

  何守文不禁张口结舌。“妹妹怎么会……懂得这些事?”

  “我……是因为平日没事就会看章回小说,看多了自然就懂得多,而且嫁人生子之后,头脑变得比以前聪明多了,说不定以后可以帮忙破案。”冬昀只好胡扯一通。“相公也这么觉得吧?”

  雷天羿则是清了清嗓子,免得笑出来。“确实如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