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七


  她连考虑都没有。“当然不会,我很高兴能遇到你还有昭儿。但我不得不说,刚开始我对你真的很不满,都气到忍不住打人了。”

  雷天羿咳了一声,接着跟着笑了。

  “我不后悔遇上你们父子,这是真心话,还有……”冬昀情生意动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雷天羿吐出一口气,终于可以顺畅地呼吸。“还有什么?”

  “我也不后悔爱上你。”冬昀仰头看着他,随着时间一天天累积,她感受到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心意,对他已经不只有喜欢而已。

  “你……爱我?”这么露骨的表白——不光只是心里想着,而是直接诉诸言语,是雷天羿想都没有想过的。

  冬昀颔了下首。“我想和你做一对真正的夫妻,做昭儿的亲娘……可以吗?”

  这次换她屏住呼吸了。

  “当然……”他的喉头噎了下。“当然可以。”

  冬昀这才转忧为喜,笑了开来。

  “既然来了,就不准离开!”雷天羿抱住她,加重手上的力道,让冬昀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听到没有?”

  “好!”她也张臂回抱住他。

  雷天羿低头吻上她的唇,即便之前吻过好几次,都比不上这次来得有感觉,令人心旌摇曳,得到的回报也是无比热情。

  两人的唇舌缠绕着,相濡以沫,分也分不清……直到一声稚嫩的孩童笑声传来,他们才想到房里还有儿子。

  夫妻俩不约而同地看向儿子,就见昭儿先是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们,然后冲着父母咧开小嘴,笑得好开心。

  “昭儿在这儿……”冬昀推了推他。

  雷天羿面露惋惜。“等晚一点再说。”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不认得娘家的人,他们一定会觉得我很奇怪。”冬昀最担心的还是如何度过这一关。

  对于这一点,雷天羿倒认为是小事一桩,这次也该轮到他来帮助妻子度过这道难关。“这件事交给我来办。”

  于是,他主动去找大舅子喝两杯。

  “……小产?”听见妹婿的话,何守文不免讶然。

  “没错,也因为这次小产,让她受到很大的打击,脑子时不时就犯胡涂,有时会不认得一些人,也忘了以前的事……”雷天羿长叹一声。“是我没有把她照顾好,才会发生这种事。”

  “原来是这么回事,她的身子调养得如何了?”何守文接受了他的说法。

  雷天羿脸色一整。“身子倒是没问题,就是伤心过度,得靠时间来冲淡一切,若是一时想不起过去的事,或是不认得什么人,也请不要太责怪她。”

  “我怎么会责怪她呢?不管怎么说,她到底是我的亲妹妹。”他只会心疼。

  “往后就有劳国公爷多多照顾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看来是过关了。

  何守文沉吟了下。“不过这件事还是得让家父知道。”

  “那是当然。”雷天羿举杯。

  何守文也举起酒杯。“是我敬国公爷才对。”

  后来何守文把这件事告诉妻子,沈氏身边的婢女又说给其它人听,最后何府上下都对大姑娘小产的事抱以同情。

  当天稍晚,何藩台散衙回府后,就从长子口中听说女儿小产的事,对女儿目前的状况有了个底,不至于太过惊讶。

  “锦娘,真是苦了你了。”他对着女儿说道。

  冬昀有些迟疑地唤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呃……爹!”

  “你娘生前也曾经小产过,不过后来又有了你,也就慢慢淡忘那份伤痛,相信你也会这样。既然孩子跟你没有缘分,你就要想开一点,先把身子调养好,孩子自然会再来的。”何藩台由衷地希望这番话可以安慰女儿的丧子之痛。

  冬昀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关爱之情,原来这就是父爱吗?

  前世的她从来没有见过生父,也不知道对方的长相,更别说体会过所谓的父爱,此刻不禁有种想哭的冲动。

  “是。”冬昀眼眶泛红。

  一旁的雷天羿听了也为之动容。

  何藩台笑呵呵地看着被女婿抱着的小娃儿。“这就是昭儿?长得真好,一看就很有福气。”

  “昭儿,这是外祖父。”雷天羿对儿子说。

  只见昭儿伸长小手,摸了摸外祖父下巴上的胡子,笑得好兴奋,也惹得何藩台哈哈大笑。

  为了款待远道而来的女婿和女儿,何府摆了一桌宴席,连何守文夫妻生的一儿两女也坐在桌边,二娘则让快三岁的儿子坐在身边,冬昀则把昭儿抱在大腿上。这是个团圆宴,在座的全是自家人,众人也就没有太拘束。

  而对雷天羿来说,这是他从未经历过的,他知道一家人就该是这样,不禁敞开心胸,也拉近与何家人的距离。

  “我敬岳父一杯!”他朝何藩台举杯。

  何藩台笑不拢嘴,自然是一干而尽。

  席间,翁婿俩不时地说着话,何守文偶尔也会插上几句。

  而男人聊着他们的事,女人也不遑多让。

  “多吃一点!”二娘招呼道。

  冬昀扬起唇角。“好。”

  “妹妹确实太瘦了,真的要多吃一点。”沈氏这个大嫂对她也很关心。“昭儿还在吃奶吧?”

  冬昀点了点头。“现在大多是我自己亲喂。”

  沈氏有些意外。“这可不容易,我还以为国公府的规矩很多,尤其是你那个婆母,恐怕不好应付。”

  长公主可是金枝玉叶,传闻说她很挑剔,又不好相处,可以想见小姑的处境有多艰难。

  “嗯。”冬昀尴尬地点头,也不便说太多。

  听到妻子这番言论,何守文低斥。“国公爷在这儿,别乱说话!”

  “是。”沈氏闭上嘴,不敢再多说一句。

  在座的三个孩子看到爹不高兴了,连忙低着头吃饭,就怕自己也挨骂。

  冬昀想代为说两句好话,毕竟对方也是出于关心,却见兄长先瞪了大嫂一眼,目光跟着掠过二娘,两人的目光才接触,又迅速分开,冷不防的,她接收到了不该出现的讯息。

  她居然“看到”兄长身上的能量不是和大嫂相连,而是和二娘连在一起,这通常都是外遇的表现,让她惊愕到差点拿不住筷子。

  何守文朝妹婿拱手。“贱内无心之言,还请见谅!”

  “这都是事实,锦娘确实也因此吃了不少苦头。”雷天羿没有隐瞒。“不过我一定会保护她的。”

  何藩台频频点头。“那就好!”

  宴席结束之后,众人各自回房休息。

  “在想什么?”注意到冬昀有些心不在焉,雷天羿随口问道。

  冬昀决定再观察一下,不要太快就下定论。“我是在想锦娘的爹真是个好父亲,应该也是个好官吧?”

  “听说是如此,不过慎重起见,还是要眼见为凭。”雷天羿一面脱下外袍,一面回道。

  她思索了下。“锦娘的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