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五


  冬昀只好低头吃着点心,没有留意到周遭的人投来的异样眼光,包括随行的奴仆。

  一行人休息够了,也付了帐,正打算离开茶楼,却见一顶官轿匆匆忙忙地赶来,里头的人一下轿,连滚带爬地冲了进来。

  “下官同华县知县高尚见过国公爷和国公夫人!下官有失远迎,尚请见谅……”高知县见到雷天羿夫妻就和衙役形容的一模一样,心知肯定没错,想着该如何拍对方的马屁。

  雷天羿冷冷地瞟了对方一眼。“咱们夫妻此趟来到延平府,主要是探亲,不想惊扰地方父母官。”

  “国公爷和夫人难得来一趟延平府,不如今晚由下官作东,设宴款待——”

  不等对方说完,雷天羿一口回绝。“不必了,好好办你的案子,让死者得以瞑目。”

  话说完后,一行人便离开茶楼,继续赶路,让高知县一脸扼腕,这时又猛地想起定国公不就是长公主的儿子,也是当今皇上的亲外甥,感叹这回没能攀上这层关系真是太可惜了。

  另一头,雷天羿等人顺利离开同华县,前往目的地蓟县,不过在茶楼耽误了个多时辰,眼看太阳就要下山,附近又没有地方可以借宿,众人只好找一处地方,生起几个火堆,直接睡在驴车上。

  此时已经夜深,冬昀将儿子哄睡了,正烦恼着明天到“娘家”该如何应付一堆不认识的亲人。“看来就算是灵媒也没用……”

  “你说什么?”雷天羿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见丈夫回到驴车上,冬昀往内侧挪了挪,把被子分一半出来。

  “今晚忍耐一下,明天就到蓟县了。”他担心妻子睡得不舒服。

  “你打算怎么打听六皇子的事?总不能直接上门问他是不是想造反?”冬昀靠在他的肩头上问。

  雷天羿沉吟了下。“若六皇子有造反的迹象,岳父身为藩台应该会有所耳闻,只是我不能问得太过直接,以免消息泄漏出去。”

  “说得也是。”冬昀点头认同。

  “再说王府内还有其它属官,若六皇子真的心怀不轨,不可能瞒得过去,除非……”

  冬昀意会过来。“除非属官都被收买,或者他们本就拥护六皇子。”

  “现在都还不知道,我们必须谨慎再谨慎才行。”他明白只要走错一步,就有可能打草惊蛇。

  冬昀没想到除了家务事之外,还得烦恼国家大事。

  “睡吧!”雷天羿拢了拢被子说。

  冬昀闭上眼,赶快休息才有精神应付明天的事。

  隔天一早,众人啃完手边的干粮便出发了。

  一个时辰后,三辆驴车驶进了蓟县官庄镇。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冬昀叹了好大一口气,让偎在怀中的昭儿也不由得仰起小脑袋,困惑地看着母亲,似乎在问:“娘怎么了?”

  “爷,何府就在前头!”阿保的声音传来。

  冬昀探出头,见阿保就跟在他们的驴车旁。“快到了吗?”

  “是,夫人。”阿保回道。

  “这么快?”冬昀又把头缩回去。

  雷天羿瞅了下面露惊惶的妻子,想到她说自己不是锦娘,看来确实不假,否则何必坐立不安?但此等诡异之事究竟是如何发生的?这应该不是凡夫俗子就能办到的。

  “你不想见到娘家的亲人?”

  “能不用见到最好。”冬昀也实话实说。

  雷天羿看着妻子,试着从她的表情中寻找答案。

  “我知道相公仍半信半疑,但我还是希望相公能告诉我,锦娘的娘家有些什么人,至少透露一点点也好。”冬昀不知道除了相公之外,自己还能问谁。

  “我只知道你上头有个兄长,已经娶了妻室,生母则已经过世……”对于妻子的请求,雷天羿无法拒绝,才说到这里,驴车就停了下来。

  “爷,已经到了。”阿保的声音再度传来。

  雷天羿不得不打住话题。“敲门!”

  “是。”阿保上前去敲何府的大门,门房得知定国公一家人到了,连忙敞开大门迎接。

  雷天羿下了车,把手伸向妻子。

  “昭儿给你。”冬昀把儿子先塞进丈夫怀中,自己跳下车。

  何府的奴仆全都出来迎接,这可是出嫁的大姑娘头一次回娘家,之前就连信都不曾捎回来过,所以大家都很期待见到她和姑爷。

  “国公爷和夫人总算是到了,咱们还在担心是不是路上出了什么事。”何管事笑叹。

  “只是被一些小事耽搁了。”雷天羿简单地带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