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四


  这番话可把落腮胡男给吓得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你、你不要胡说八道!”

  他自认不可能被人认出来,才敢在大白天出现,想说填饱肚子后再去变卖从邻县抢来的金饰。

  冬昀大声怒斥。“你这个强盗把钱抢走就算了,居然还杀人,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到底怎么下得了手?难道你就不怕有报应,下辈子投胎当畜牲,轮到自己被杀吗?”

  “你找死!”落腮胡男恼羞成怒,拔出贴在小腿上的匕首刺向她。

  见状,雷天羿马上揽着妻子往后退了两步,避开刀锋,几个侍卫则是一拥而上,将落腮胡男制伏。

  “啊!”

  落腮胡男大吼大叫,店内的客人全都躲到另一头,议论纷纷。

  “快去报官!”雷天羿喝道。

  伙计这才从惊惧中回过神来,唯唯诺诺地奔了出去。

  “我什么也没做!”落腮胡男抵死否认。

  冬昀红着眼眶,泪水在眼中打转。“那些被你杀掉的人,他们做了鬼,还是会一直跟在你身边,就算这一世死了,下一世也不会放过你……”

  “你这个疯女人!”落腮胡男龇牙咧嘴地吼道。

  沉天羿沉下俊脸,一脚将对方踢倒在地,又往他的胸口、腹部踹了几下,疼得对方唉唉叫。“绑起来!”

  于是掌柜的找来绳子,让侍卫将人五花大绑。

  “放开我!”落腮胡男不断挣扎。

  雷天羿见妻子不断流泪,低声安慰。“别哭了。”

  冬昀用力摇了摇头。“不是我在哭,是他们……是那些被杀的人在哭……”只不过他们透过自己来表达悲伤和不甘的心情。

  “先坐下来再说。”他搀着妻子回座。

  桂花抱着小世子,瞅着另外两个婢女,见她们一脸惊疑不定,暗自担心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很难瞒得住。

  约莫过了两刻,两名衙役来了,趾高气扬地问着众人。

  “到底怎么回事?”

  “是谁要报官?”

  落腮胡男大声喊冤。“两位差爷快救救小的!小的是被冤枉的!”

  “为何绑着他?”其中一个衙役问。

  冬昀上前一步,指着被五花大绑的落腮胡男,当场指认。“他就是外面告示上的那个强盗。”

  两名衙役大惊。“你说什么?!”

  “冤枉啊!差爷,这个疯婆子根本是胡言乱语——”

  冬昀打断落腮胡男的话。“你们可以搜身,他身上的东西就是抢来的。”

  一听,两名衙役立刻搜他的身,果然找到一些旧金饰。

  “这些是哪儿来的?”

  落腮胡男支吾其词。“当然是小的……小的爹娘留下的……”

  另一名衙役问:“有谁可以作证?”

  “呃……这……小的爹娘都不在了,当……然无法作证……”他不免心虚。

  “小的不敢骗差爷……”

  “哼!到底是不是,跟咱们回衙门去再说!”两名衙役把落腮胡男从地上拉起来。“还有你们也一起来!”

  雷天羿淡淡启唇。“查案子是你们衙门的事,咱们吃完东西还要赶路,没空跟你们走一趟。”

  “官府办案,你敢不从?!”衙役有眼无珠,耍起官威。

  阿保斥喝。“这两位是定国公和国公夫人,不得无礼!”

  “咦?”这下可把两名衙役给吓得脸色都白了,想不到对方是王公贵族,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只见他们二话不说,抓着犯人赶紧告辞。

  “总算替那些人做了点事……”冬昀破涕为笑。“肚子快饿死了,大家快坐下来吃吧。”

  见始作俑者像是没事人一样,回到位子上大啖美食,众人心中却都留下一团疑问——

  这位国公夫人到底如何得知那个落腮胡男就是衙门正在缉捕的强盗?

  伙计重新沏了几壶热茶送到雷天弈一行人的桌子上,又把还没上桌的点心端上,摆了满满一桌。

  “国公爷和夫人还需要什么就尽管开口,小店一定马上为两位准备。”掌柜得知夫妻俩的身分,更加殷勤地招呼。

  雷天羿抿着嘴角。“这些就够了,下去吧。”

  “是、是。”掌柜不敢再打搅,连忙退开。

  感觉到丈夫的情绪不佳,冬昀小心翼翼地问:“相公不高兴?”

  “没有。”雷天羿闷闷地回道。

  不过她大概猜得出原因,在大庭广众之下,她无凭无据一口咬定对方就是杀人劫财的强盗,恐怕很难敷衍搪塞过去。

  “我不再说就是了。”如今也只能这么做了。

  闻言,雷天羿在心里叹了口气,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都太迟,他也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真的变了很多,若是在以前,他绝对会强硬要求妻子不能再犯,不会这么容易就妥协。

  “不是饿了?快吃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