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


  冬昀一脸惊愕。“……回娘家探亲?”

  这下惨了!婆家的家务事都快应付不了,现在又加上娘家,她一个人都不认识,肯定会穿帮。

  “只有用这个借口,才不会引起六皇子的怀疑,皇上也已经允了。”雷天羿对妻子的反应有些纳闷。“我以为你会高兴。”

  她干笑两声。“我当然高兴,高兴到想哭。”

  “皇上的意思是让咱们尽快启程,早日查出六皇子是否真的打算造反,幸好延平府离京城不算太远,你和昭儿也不会太辛苦。”他看着妻子若有所思的神情,不禁又问。“怎么了?”

  “婆母也答应了?”冬昀决定先把烦恼丢在一边。

  雷天羿冷笑一声。“就算是她也无法违抗皇上的旨意,不过她还是担心咱们就这么一走了之,又拿生母来要挟我。”

  “怎么可能一走了之,又能去哪里呢?”逃避不能解决问题。

  他涩笑了下。“我倒真想这么做,定国公这个爵位根本不是属于我的,我也不想要,可又不能不管生母。”

  冬昀靠在他的肩头。“一定会有办法的。”

  当她和前世的生母和解之后,也变得更有自信,不想就这么放弃。

  “你就这么肯定?”在失去腹中的胎儿,又被折腾到半死不活之后,妻子还能这么有信心,让雷天羿也跟着乐观起来。“莫非又“看到”什么?”

  “这次什么也没有“看到”。”这个时候就很希望有人剧透,可以早点知道结局在演些什么。

  他俊脸一整。“总之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出六皇子造反的证据,让皇上安心。”

  “嗯。”看来她也只好去面对“娘家”的人了。

  三天后,雷天羿带着妻儿准备出发前往延平府。

  皇上特地拨了八名身手不凡的宫中侍卫乔装打扮成随从的样子跟在他们身边,除了保护,也任凭差遣。

  长公主自然不放心,指派了阿保、桂花以及两名婢女跟着伺候,冬昀不但没有拒绝,还亲自到正院跟她道谢。

  “婆母放心,媳妇绝不会把那个秘密说出去的。”冬昀还是希望能够走进对方的内心世界,坐下来好好沟通。

  “你不会用那个秘密反过来威胁本宫?”长公主冷着脸问。

  冬昀口气真诚。“媳妇不会做出那种事,那只会让婆母和相公之间的关系更紧张,彼此更不信任。”

  “信任能值多少银子?”她嘲讽。

  “那是用银子也买不到的。”冬昀认真回道。

  她哼了哼。“你到底想说什么?”

  “如果相公是婆母的亲生骨肉,婆母还狠得下心这样逼迫、威吓他吗?”明知对方完全听不进去,冬昀仍然提出劝告。“其实只要能对他好一些,相公会回报得更多,总比这样剑拔弩张来得好……”

  长公主觉得可笑。“如果他是本宫的亲生骨肉,更应该听本宫的话,因为本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

  “孩子不是父母的工具,也不是棋子,不是让你用来得到想要的东西……”只要这个心态没有改变,她就注定跟子女无缘。“婆母有没有想过自己这一世为何会无法生育?为何胞宫不好,无论喝再多的药都没用?”

  “你、你怎么会知道?是谁告诉你的?!”长公主脸孔扭曲地吼道。“这是老天爷故意在跟本宫作对!”

  冬昀直接点出原因,就只差没有说出自己是个灵媒。

  “婆母今生要修的功课就是如何做好母亲这个角色,要是没有修好,来世一样不会有子女,就算有也会夭折……”

  “住口!”长公主气急败坏地斥道。“你是在诅咒本宫?”

  “当然不是,只是希望婆母理解,今生遭遇到的痛苦都是前世累积……”

  “你是说本宫前世不是个好母亲,所以老天爷才会让本宫无法生育?”长公主气得全身发抖。“你好大的胆子!”

  两个老宫女也同仇敌忾。

  “放肆!”

  “还不快点闭嘴!”

  冬昀叹了口气,看来谈不下去了。“希望婆母在咱们去延平府的这段日子,好好想一想媳妇刚刚说的那些话,唯有自己才能救自己。”

  该说的都说完了,希望等他们回京,对方能够想通。冬均福身告退之后,还是能听到屋子里传来愤怒的吼叫以及摔碎东西的声响。

  冬昀只能摇头叹气。

  第二天一早,她带着儿子跟着丈夫启程前往延平府。

  延平府距离京城只有十多天的路程,不只交通方便,加上气候温和,盛产小麦、水稻等农作物,即便是冬天也甚少下雪,可以说是得天独厚。

  原本这里该由五皇子受封,只因他自出生起就是个病秧子,太医们个个断言命不久矣,皇上心生怜惜,希望他能够离自己近些,而这里也是最适合让病人调养身体的所在,不过在萧德妃和其娘家的庞大势力暗中运作之下,最后成了六皇子的封地,也在皇上心中留下一个不小的疙瘩。

  由于马匹相当珍贵,大多为朝廷和皇上所用,王公贵族家中顶多只有分到一至两匹,所以雷天弄一家决定乘坐驴车,虽然速度稍慢了些,但因有妇孺随行,顾及到安全,也不急着赶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