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九


  接着有人在外头敲门。

  “进来。”雷天羿扬声。

  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个奴才,神情有些慌张。

  “爷,皇上……皇上来了。”

  夫妻俩不约而同地露出惊异的表情。

  “你说皇上来了?”雷天羿眉头蹙紧。

  “皇上是微服出宫,身边只带了几个人。”奴才又说。

  冬昀开口催促。“相公还是快去看看。”

  “嗯。”皇上出宫是何等大事,定是不想让人知道。

  雷天羿来到大厅,见皇上心情很好,和长公主有说有笑,兄妹之间的感情可见一斑。

  “微臣参见皇上……”他快步上前,就要行礼跪拜。

  皇上捻着胡子笑道:“朕今日是微服出巡,就不用多礼了。”

  “是,皇上。”雷天羿站直身子。

  “朕上回来这儿的时候,凤阳才刚嫁过来没几天,朕那时特地来找妹婿喝两杯,这是朕第二次踏进这座定国公府,似乎没什么改变。”皇上笑睇着御妹。

  长公主一脸笑吟吟。“已经住习惯了,除了每年定期的修缮之外,也不需要做太大的改变。”

  “妹婿也走了好多年,当年朕若知道他承受不起外人的闲言闲语,说他是靠裙带关系才得到定国公这个爵位,最后还服毒自尽,一定会阻止这门亲事的。”失去一个人才,是朝廷和百姓的不幸。

  长公主面露哀戚之色。“臣妹也没想到驸马会想不开,很后悔没有早一点发现他的异状。”她当然不能让皇兄和外头的人知道驸马真正的死因,才会捏造这个理由,果然成功瞒了过去。

  立在一旁的雷天羿却在心中冷笑。谎言说久了,自然就像真的,所有人都深信不疑,包括皇上在内,却不知过世的父亲是在多么灰心和沮丧的状况之下,抛下自己,喝下毒药。

  皇上安慰道:“唉!儿子才刚出生不久,他竟然狠得下心,可见心意已决,谁也帮不上忙,你也别怪自己。”

  “是。”长公主用手巾拭了下眼角。

  皇上看了外甥一眼,清了下嗓子,决定言归正传。“今天朕会微服出巡,是有事要找天弈。”

  长公主目光闪了下。“皇兄找羿儿有什么事?”

  “皇上尽管吩咐。”雷天羿拱手回道。

  皇上一面起身,一面说,“朕要单独跟你谈一谈。”

  “就连臣妹也不能听吗?到底是什么事,让皇兄不得不亲自出宫一趟?或许臣妹可以帮忙拿个主意?”长公主态度积极。

  “自然是朝廷的事,你只是个妇道人家,就不要过问太多。”兄妹感情再好,不该说的还是不能说。

  长公主顿时有些难堪。

  “跟朕到外头走走。”

  “是。”雷天羿恭敬地应道。

  见他们往外走,长公主只能事后再查问个清楚。

  另一头,雷天羿亦步亦趋跟在皇上身后,随行的太监和侍卫则是落后一段距离,让两人能够单独说上几句话。

  终于,皇上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表情肃穆地道,“容爱卿都跟朕说了,元旭有可能造反。”

  雷天羿心中不免一阵惊恐,他明明特地嘱咐过,不要让皇上知道妻子可以“看到”的事,万一传扬出去,恐会引起祸端。

  “中秋节那天,祭月仪式结束后,容爱卿说他又特地请了朕的贵人,也就是你那个媳妇协助,重新卜了一卦,这回顺利推算出朕的血光之灾。祸起西南,而西南方是元旭的封地,有可能是起了异心……”

  听皇上这样说,雷天羿才暗暗松了口气。

  “朕实在不愿相信元旭会造反,况且到目前为止,都完全没有密折呈上来,可容爱卿的阴阳术数又从未出错过,这该怎么说?看来只有一种可能,便是延平府的官员从上到下都被收买,连王府属官也是,但无凭无据的,光靠卦象结果恐怕无法令人信服,别说德妃不会承认,她娘家的人说不定还会借机生事。”皇上攒着灰眉说道。

  雷天羿很快意会过来。“皇上是要臣去找出证据?”

  皇上又继续往前走。“没错,并且不能让元旭起疑,毕竟堂堂定国公不可能无缘无故离京,只身前往延平府。”

  “……臣倒是有一个想法。”雷天羿灵机一动。

  “什么想法?”

  雷天羿拱起双手。“皇上忘了臣的岳父就在延平府担任藩台,臣妻的娘家就在那儿,不如臣就以探亲之名,带着妻儿回去,好让老人家开心,六皇子应该不至于会起疑心才是。”

  “朕还真的忘了。”皇上大喜过望。“那朕就允你带着妻儿回延平府探亲,暗中找出元旭造反的证据,若他真是清白的,朕也可以安心。”

  “臣遵旨。”

  待皇上回宫,雷天羿马上被召到正院。

  “皇上只是交办了件事,要孩儿尽速前往延平府。而作为掩护,避免引起当地官员的疑虑,孩儿必须假藉探亲之名,带着妻儿一同回娘家。”说完,雷天羿等着看她的反应。

  长公主的脸色果然变了。“不行!昭儿必须留下来!”

  “带着妻儿回娘家探亲,好让岳父看看从没见过的外孙,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更是皇上亲口允的。”她别想把昭儿留在身边当人质。

  “你……”长公主咬着牙。

  雷天羿不疾不徐地启唇。“皇上交办的是大事,可不能出错,若是不信,可以进宫当面问皇上。”

  “好,既然是皇上的旨意,本宫也只能遵命。”长公主口中这么说,脸色还是不大好看。“算一算日子,你那个生母应该在前来京城的路上,本宫答应过让你们母子见上一面,就会说话算话。”

  雷天羿瞪视着长公主,并没有忘记还有个人质在她手上。

  长公主就不信他真的会全然不顾生母的死活。“偏偏你又要去延平府,看来这场母子相会得再等一等。”

  “等孩儿办完事,自然就会回来。”看来她是怕他们一家三口就这么跑了,坏了她多年的计划。

  长公主故作镇定地笑了笑。“那就好。”

  待雷天弈走后,她用力挥开老宫女呈上来的点心,太阳穴上的青筋凸起,气到说不出话来。明明一切都掌控在她的手中,可是不知从何时开始,事情不再照着自己的意思去走。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老天爷为何总是要跟她作对?

  等到雷天羿回到潇湘院,也同样把这件事告诉妻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