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八


  “妈?”冬昀错愕地看着母亲的泪水,很意外母亲的反应。

  “是妈错了……妈不该那样对你,妈真的知道错了……你快回来……”何母泣不成声地喃道。“妈保证会好好疼你……不会再打你了……”

  冬昀听了不禁落下泪来,走到母亲跟前,想要触碰对方,手掌却扑了个空,什么也摸不到。

  “妈也想对你好,可是只要心情不好,就会忍不住拿你出气……妈真的知道错了……”她越哭越大声。“阿昀……你回来好不好?”

  “妈,我在这里……”冬昀跪下来道。

  何母哭到不能自已,连夹在指间的烟头都烧到手了也没感觉。“阿昀……你要原谅妈……你要原谅妈……”

  “我原谅你了,妈……”

  她们母女终于等到和解的这一天。

  “妈……”泪水从冬昀的眼角滑了下来。

  桂花惊喜地叫道:“夫人!夫人!”

  “娘子!”雷天羿将哭着要找娘的昭儿交给杨氏,趋前察看。“娘子!”

  冬昀的意识被叫唤声拉了回来,她有些困难地吞咽了下。“我要喝水……”

  雷天羿连忙扶妻子坐起身,接过婢女递来的加了些盐的温水,一口一口喂她喝下。“慢慢喝……”

  “好咸……”喝到第三口,冬昀蹙起眉心,发出咕嚷。

  他又喂了一口。“因为里头放了盐,是太医吩咐要这么喝的。”

  冬昀吃力地睁开眼,脑子还有些混乱。“我在哪里?”

  “当然是在潇湘院,”雷天羿抚着她的脸。“你已经昏迷三天了……”

  对他来说,这三天真是度日如年。

  她又浑浑噩噩地问:“我没死?”

  “你要是死了,我会亲手杀了那个女人。”他恶声恶气地说道。

  听到这句话,冬昀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没死,她又回到这个叫做大丰王朝的世界,回来当她的国公夫人……

  “不能杀她,绝对不可以……”她这么努力无非就是为了避免悲剧发生。

  “呜呜……”昭儿在一旁朝母亲伸出两只小手。

  “夫人身子不舒服,不能抱小世子。”杨氏忙道。

  雷天羿努了努下巴。“先把他抱出去。”

  “是。”杨氏抱着哭红双眼的小世子离开。

  “昭儿在哭,让我抱一下……”冬昀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说道。

  他悻悻然地回道:“你先顾好自己再说。”

  “相公来救我了不是吗?”她牵动了下唇角,露出浅浅的笑靥。“否则我现在就不会躺在这里了……”

  “要是再晚一天,你就真的没命了。”雷天羿怒气未消,不过责备自己的成分居多。

  冬昀听他又气又恼的口吻中夹杂着浓浓的不舍和忧惧,顿觉自己吃的这些苦头也算值了。“婆母怎么肯放过我?”

  他口气泛冷。“因为我威胁她,她不得不放。”

  “她一定气坏了,说不定以后会变本加厉……”对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来说,肯定无法忍受。

  “我不再怕她了。”雷天羿从小就畏惧那个女人,只能在她的阴影下苟延残喘,可是往后不一样了。

  冬昀抬头,看到他眼底的决心。

  “相公不再生我的气了?”

  “不气了。”他回答得很干脆。

  她眼圈一热。“我真的不是要背叛你……”

  “我知道。”雷天羿这才明白之前自己说相信她,其实内心深处始终在等着她的背叛,这样他就可以告诉自己,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是可以信任的。

  就因为自己的软弱和无能,最后却害苦了心爱的女人。

  “我只想找到一个让你们能够和解的方式,不要再憎恨彼此。”就像她和前世的生母,愿意去原谏对方,同时了解对方并不是不爱自己,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当个好母亲罢了。

  雷天羿逸出低哼。“我可以体会你的用心,但恐怕最后还是白费了。”那个女人一辈子都不会自我反省。

  此时,桂花将熬好的粥端进房来,雷天羿接过碗,一口一口吹凉,然后喂妻子吃下。

  冬昀也确实饿坏了,顾不得烫,很快就把整碗粥吃完。

  “还要吗?”雷天羿问。

  冬昀摇了下头,觉得有些累了,眼皮渐渐合上。“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告诉相公,不过你一定又会说我现在脑袋不清楚……才会胡言乱语……”

  “那就别说了。”他将空碗递给桂花。

  “可我觉得夫妻之间还是不要有秘密,所以才想向相公坦白……”她可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开口。

  雷天羿不发一语。

  “相公?”她快睡着了。

  妻子既然有这个心,他就姑且听听看。“你说吧。”

  “其实我不是……锦娘……不是你原本的妻子……”冬昀要趁睡着之前说出来。“她在投水自尽那一天……就已经死了……”

  雷天羿听了直皱眉头,这分明就是胡言乱语,教自己如何相信?“好了,这事等你睡饱,身子也好些再说。”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真的不是……她……”她才平躺下来,意识也跟着散去,连自己又说了些什么都不知道。

  雷天羿帮她盖好被子,并没有真的把这番话放在心上,只想到这阵子真的太折腾她了,希望妻子的身子能够早日康复。

  在冬昀休养期间,长公主那一头也很安静。

  虽然这份安静令人忐忑不安,她还是由衷的希望可以维持久一点,毕竟这种“家务事”再多来几次,她真的会无法负荷。

  经过十多日的调养,身边又有丈夫和儿子陪伴,冬昀恢复的速度很快,不只可以到处走动,气色也变好了。

  “……今天外头有些凉意,还是回屋里去吧。”雷天羿对一早就嚷着要到外头透气的妻子说。

  冬昀颔了下首,又偷觑了下丈夫的神情。她没有忘记那一天她曾经透露过自己并非锦娘的事,也不知他有没有听进去?

  夫妻俩回到房内,她靠坐在美人榻上,让儿子在旁边玩,眼看屋内只有他们一家三口,正是个好机会。

  “相公……”

  “什么事?”雷天羿将陀螺拿给儿子。

  “那天……”她吞吐了下。“那天我说自己不是锦娘,相公信不信?”

  雷天羿定定地看着妻子,虽然明白她不会胡言乱语,但这实在太匪夷所思,必须要有充分的理由才能说服得了他。“你若不是锦娘,又会是谁呢?”

  “我是——”

  就在这当口,冬昀听到外头传来脚步声,便闭上了嘴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