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二


  “住口!”

  熟悉的男性低咆让冬昀心脏蓦地紧缩了下,随即一道高大身影从屏风后头走了出来。

  “相公!”冬昀惊愕地站了起来,顿时恍然大悟自己上当了。

  雷天羿脸色铁青,不敢相信自己方才听到的。

  “你可是亲耳听到她说的话了。”长公主乐不可支地在旁边看戏。

  雷天羿瞪着妻子,就算杀了自己,也不愿相信眼前的一切。

  冬昀不禁骂自己又笨又蠢,竟然会掉进对方设好的陷阱,原来那个女人的用意不是要利用她来监视丈夫,而是要更直接的离间他们夫妻感情。

  “相公,你听我解释——”冬昀奔上前。

  “我都亲耳听到了,还会是假的吗?”雷天羿恶狠狠地瞪着妻子。他以为可以信任、依赖她,想不到真相竟是如此不堪。

  冬昀朝丈夫伸出手,却被他避开了。

  “不要碰我!”雷天羿咬牙切齿地喝道。

  “相——”

  不等妻子说完,雷天羿已经拂袖而去。

  长公主掩唇大笑。“呵呵呵!真是太有趣了!”

  就连一旁的两个老宫女也跟着主子一起笑了。

  “什么叫做夫妻?”长公主笑到眼角泛泪。“依本宫看来,朝对方吼叫、猜忌、怀疑,彼此憎恨……恨到想要杀了对方,这才叫做真正的夫妻!哈哈哈——别想在本宫面前恩恩爱爱、一家和乐!”

  这种变态又黑暗的想法,果然不是正常人可以理解的。冬昀真心替她感到悲哀。

  “婆母是故意把相公找来,要他躲在一旁偷听的?”

  长公主拭着湿润的眼角。“这样他才能亲耳听见自己的妻子是如何背叛他,才会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他可以信任的人……本宫这么做有何不对?”

  那个贱女人生的孽种没有资格过得比自己幸福,她可不会让他有一天好日子过,她绝对不允许!

  “为何要做得这么绝?为何要这样伤害相公?他不是婆母的亲生儿子吗?难道婆母没听过“虎毒不食子”,这么做婆母能得到什么好处?”冬昀倒要听听看她会如何自圆其说!

  长公主被激到差点脱口而出,说出那个孽种根本不是她的亲生骨肉。

  “就因为他是本宫的亲生儿子,是本宫把他养到这么大,本宫要他生,他才能生;要他死,他就得死!他的性命、妻儿以及人生都掌握在本宫手上,一切都得听本宫的!”

  “看到相公痛苦,婆母就高兴了?”

  她笑不可抑。“本宫当然高兴了!”

  “这么做只能拥有短暂的满足,却无法得到真正想要的东西。”冬昀语重心长地道。“婆母不要一错再错了!”

  “你说本宫错了?”长公主表情变得阴沉,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谁敢说本宫错了?本宫没有错!”

  冬昀盯着她,没有说话。

  “你那是什么眼神?”她忿忿地问。

  “婆母其实心里很苦……”身为灵媒,冬昀曾经发过誓要利用这份天赋来帮助别人,就算面对的是讨厌的人,甚至是仇人也不例外。“只有放过自己,才能真正得到解脱,也只有修好这门功课,来世才不会又重演这一世的悲剧。”

  长公主和两个老宫女先是面面相觑,接着笑了起来。“你们听得懂她在说些什么吗?”

  两个老宫女一面笑,一面摇头。“奴婢听不懂。”

  “本宫乐在其中,一点都不觉得苦。”长公主依然执迷不悟。

  闻言,冬昀只能叹气。就算她想帮,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婆母这么做是不会得到幸福的……”

  “幸福?本宫早就不稀罕那种东西了!你也别以为装出好媳妇的样子,本宫就会相信你、接纳你,”她走到冬昀面前,睥睨着她。“你若想要把儿子留在身边,就得听本宫的,否则本宫随时可以把你逐出大门,让你再也见不到昭儿。”

  冬昀气到握紧拳头,却不能拿她怎么样。

  “那天他偷偷去见什么人?”长公主可没忘了这件事。

  不过冬昀根本没打算说出来。“相公没说。”

  长公主瞪着她片刻,好确定她没在说谎。“……下去吧!”

  冬昀走出屋外,春兰见她神色不对,忙不迭地问——

  “夫人,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方才爷怎么会气冲冲地从里头出来?”

  此刻的冬昀一点都不想跟这个婢女说话,她匆匆忙忙赶回潇湘院,却没有找到丈夫。

  他只会去一个地方……她马上转往玉华堂,却见垂花门紧闭。

  “开门!开门!”她使劲敲门,却无人来应门。

  “相公,我知道你在里面!相公!”

  敲了半天,阿保的声音才从门内响起。

  “……夫人,爷说他不见任何人。”

  冬昀使劲扯开嗓门,好让对方能听得清楚。“我有事要当面跟他解释——相公!”

  阿保语气为难。“夫人就算喊破喉咙,爷也听不到,夫人别白费力气了。”

  “相公要相信我!”原来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还很脆弱,禁不起半点挑拨,她真的好后悔,都怪她自作聪明,才会弄巧成拙。“相公!”

  “夫人还是请回吧。”阿保隔着门劝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