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八月底,早晚已经有些凉意。这天早上,雷天羿命人备妥两顶便轿,说要陪同妻子到庙里上香,祈求菩萨保佑死去的孩子能够投胎到好人家,这样他们夫妻才能真正安心。

  由于两人不想惊扰百姓,除了轿夫,夫妻俩没有带上太多的奴仆,只有阿保、春兰和桂花随行。

  待他们来到观音寺,住持亲自出来迎接,领着夫妻俩进去上香,其它人则全留在外头等候。

  夫妻俩上过香,又被安排到内殿听佛法,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便转往厢房抄写佛经,以表示虔诚之意。

  “我很快就回来。”程淮委托凤翔侯转交的那封信上头,写着今天见面的时辰和地点,所以雷天羿才会假藉上香之名出府一趟。

  冬昀连连点头。“我已经交代过庙方的人,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都不要进来,好让咱们专心抄写佛经。你出去时也要小心点。”

  “嗯。”雷天羿迅速开门离去。

  接下来的时间,冬昀便一个人留在厢房内,好掩护丈夫的行动。

  约莫过了两刻钟,春兰跑来敲门。

  “夫人,奴婢送茶来了。”

  冬昀心脏扑通扑通地跳,来到门边,故意压低嗓音骂道:“不是要你们都别来打扰的吗?相公不要生气,我马上叫她走……”

  春兰站在外头,把耳朵紧贴在门上,就是想确定夫妻俩都在屋内。

  “还不快走!”冬昀自导自演地斥道。

  “是……”春兰只能摸了摸鼻子离开。

  听到脚步声走远了,冬昀这才喘了口大气。真的快紧张死了。

  “快点回来……”她来回踱着步子,根本无法专心抄写佛经,只能心急如焚地等待,就怕下次会挡不住。

  ……喀!突然,门上传来了轻叩声响。

  她一颗心提到了喉咙口。“谁?”

  “是我。”雷天羿的嗓音悄悄响起。

  冬昀赶紧开门。“相公……”

  雷天羿迅速闪入屋内,又往外窥看了两眼,这才把门关上。

  “没有被人发现吧?”冬昀整个人放松下来。

  他很小心地避开庙方的人,加上今天香客也不多,所以没有遇到任何突发状况,一切都很顺利。“应该没有。”

  “没有就好。”她的心脏都快停了。“对方怎么说?”

  “程淮说这些年来我的生母都被监禁在昌州府集集县,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当他到达时,里头的人已经离开,下落不明。目前他托人在暗中盯着,若是有人回来,会立刻通知我。”那个女人之前允诺会把人接过来,好让他们母子再见上一面,现在他只希望生母真的是在前往京城的途中。

  闻言,冬昀很替他高兴。“至少可以证明人还活着。”

  “嗯。”他这次一定要把生母救出来!

  既然事情办完了,夫妻俩便收拾好东西,向住持告辞。

  翌日,午时刚过,冬昀拍哄着硬要她抱才肯睡的儿子,自己跟着打起呵欠,眼皮也越来越重。

  “夫人。”桂花突然唤道。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什么?”

  桂花凑近她耳边。“长公主派人来请你过去。”

  冬昀原本还有些睡意惺忪的脑袋赫然整个清醒,看了婢女一眼,下意识问道:“爷呢?”

  “奴婢也不清楚,要奴婢去找爷吗?”

  冬昀摇了下头,毕竟长公主是指名要她过去。“你把昭儿抱去给杨氏。”

  “还是跟爷说一声,免得像上回一样……”桂花提醒。

  冬昀想了下,这才点头。“那你跑一趟玉华堂,如果找到爷,就跟他说一声。”

  “是。”

  才说到这儿,就见春兰推门进来,桂花连忙面无表情地抱过小世子,经过春兰身边时对她道:“长公主请夫人过去一趟,我要把小世子抱去给奶娘,你跟着夫人去就好。”

  春兰一听,可不敢再磨磨蹭蹭。“长公主最不喜欢等人了,夫人,咱们还是快走吧,免得她不高兴。”

  “嗯。”冬昀将马面裙上的总褶抚顺,藉以调整心情,然后才走出房门。

  长公主又找她去做什么?

  该不会怀疑他们昨天到观音寺上香是另有目的?

  如果长公主真的问起,她又该如何回答?

  若是将计就计,假装照她的话去做,然后想办法赢得对方的信任,说不定能改变她的心态,放下心中的怨恨,和相公达成和解,这么一来,相公的双手就不必染上鲜血,成为弑母凶手。

  不过她会不会想得太天真、太简单了?这可不是电视剧,会照着剧本来演,何况要是让相公知道,他会不会以为她背叛他?

  不,相公已经相信她真的有特殊能力,一定也会相信她之所以这么做,必定是有原因的。

  来到正院,冬昀走进厅内,就跟那天一样,长公主只把她留下来,便要春兰退下,旋即脸上堆满了笑意,热络地招呼。

  “坐下来说话。”

  冬昀道了声谢,忐忑不安地落坐。

  “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本宫说?”长公主意有所指地问。

  “媳妇不明白。”

  长公主斜睨了她一眼。“那天你可是亲口答应本宫,会把羿儿跟你说的话、做了些什么事都一五一十的告诉本宫,难道这么快就忘了?”

  “媳妇没忘。”冬昀心想自己猜的果然没错,婆母真的起疑了。

  “那么你就说说看,你们昨天真的只是到观音寺去上香,没有别的目的?”长公主一脸似笑非笑。

  冬昀心想自己没时间再犹豫下去了。“……上香只不过是借口。”

  “本宫就知道一定有别的目的。”长公主冷笑一声,毕竟养了那个孽种二十多年,她当然了解他的个性。“说吧!你们还做了什么?”

  冬昀斟酌着说出口的话。“在抄写佛经时,相公曾经偷偷离开观音寺半个时辰左右,说是要出去见一个人。”

  “他有说要去见谁吗?”

  这一点当然不能照实说了。“相公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