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雷天羿的嗓音里透着安抚的意味。“就算真的造反,也未必就会成功,其它藩王更不会袖手旁观,何况咱们已经事先知道,也可以加以防范。”

  “相公真的相信我了?”冬昀再次确认。

  他也不想骗她。“我当然相信你说的话,只不过……”

  冬昀紧张地问:“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这回换雷天羿试着去形容自己的心情和想法。

  “为何会是你?”

  她苦笑了下。“我也想这么问,却不知该去问谁。”

  为何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前世活了三十年,冬昀每天都这么问,可是都得不到答案,更没有老师为她解答。

  “……你现在应该担心的不是六皇子造反的事。”

  “那么我该担心什么?”她听出弦外之音。

  雷天羿静默片刻,决定告诉妻子。

  “全都让你说中了,那个女人果真野心勃勃,竟然垂涎皇太后的位置……”接着他将对方企图在遗诏上动手脚,好让自己坐上龙椅的阴谋说出来。“我也只能假意服从,答应照她的计划去做,并提出条件,让昭儿跟咱们一块儿生活。”

  冬昀旋即翻身坐起。

  “我就知道其中一定有鬼,你竟然还瞒着我!”

  “就算告诉你,也只是多一个人烦恼罢了。”他也跟着坐起身。

  冬昀气得往他的臂膀捶了一下。“我可以帮你分摊烦恼,多一个人可以商量,总比没有好。”

  他也知道妻子说的没错,只不过他的身边一直以来都没有人可以依赖,也没有人可以替他分担痛苦,凡事都是自己承受,他已经习惯了。

  “以后有事不准再瞒着我!”冬昀警告。

  透过昏暗的光线,雷天拜深深看着她。“你也一样。”

  冬昀有些心虚。“呃……好。”

  自己确实还瞒着他一件事,也就是真正的自己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她到底该不该说出来呢?

  过了两天,长公主派婢女前来传话,要冬昀过去陪她说话解闷。

  冬昀想不透她们婆媳之间有什么话题可以聊,显然这只是长公主的借口,但她又不能不去,只得把儿子交给杨氏。

  “我跟你一起去。”雷天羿担心那个女人又会为难妻子。

  冬昀摇了摇头。“我可以应付,不要担心。”

  “小心点。”他低声嘱咐。

  丈夫的关心让她心窝一甜,知道有人如此在乎自己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美好到忍不住想哭。

  “嗯。”冬昀瞬间充满了勇气。

  于是,她带着春兰和桂花前往正院,一路上设想着各种状况,不过面对一个心灵扭曲、病态的女人,是没有道理可以讲的,只能见招拆招。

  当主仆三人被迎进寝房,就见长公主斜坐在椅上,百般无聊地把玩着手上的玉镯子,等待着她们到来。

  “见过婆母。”冬昀上前见礼。

  长公主扬了扬手。“坐。”

  “是。”她挑了张比较远的椅子落坐。

  “坐那么远,是怕本宫吃了你吗?”长公主笑谑。

  冬昀装得唯唯诺诺。“媳妇没有这个意思。”说着,她便往前移动,这次坐在较近的位子上。

  “你们都下去。”

  听见长公主开口,春兰和桂花屈了下膝后便转身出去了。

  接着长公主将目光定在冬昀身上。“身子都调养好了?”

  “是。”冬昀垂下眸子。“谢婆母关心。”

  她想到还未成形就流掉的孩子,就算早就注定会失去,还是免不了对这个女人生出怨憎之意,她没有那么好的修为,可以完全不怪对方。

  “幸好你还年轻,如今羿儿也搬回潇湘院了,往后想要再生几个孩子,不怕没有机会。”长公主永远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只不过自己的身子自己要多注意,都已经有孕在身,你这个当娘的居然毫不知情,这出了事要怪谁?那孩子也是本宫的孙子,本宫光是想到就觉得心疼。”

  “媳妇知错。”冬昀磨着牙道。

  长公主宽容地笑了笑。“知错就好,下回别再犯了。”

  “是。”绝对不会!冬昀在心里对自己发誓。

  “对了……”

  听到婆母还有话要说,冬昀连忙收拾好情绪,专心凝听。

  “听说中秋节那天晚上,祭月仪式结束之后,你们还留在天坛和凤翔侯……也就是现任的钦天监监正说了很久的话,都说了些什么?”长公主无非是担心他们夫妻跟容子骥串通起来对付自己,这两天总是坐立不安,所以才打算从媳妇口中套出话来。

  冬昀心脏漏跳半拍,看来不只这座国公府,就连皇宫、天坛都有她的眼线,若是矢口否认,反而会显得欲盖弥彰。“婆母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没有事情可以瞒得了本宫。”她这句话的意思是警告冬昀不要以为可以骗得了自己。

  “不敢隐瞒婆母,媳妇只是再次谢谢他为昭儿卜了一个中吉卦,顺便讨教一些趋吉避凶的方法,并请他为死去的孩子作一场法事,让她能早日投胎……”冬昀用手巾抹了下没有泪水的眼角。“相公原本是想请高僧到府里来,但又担心婆母反对,只好拜托监正大人帮忙。”

  长公主佯叹了口气。“在你们眼里,本宫就这么不通情理吗?天下父母心,确实应该请个高僧来超渡。”

  “监正大人最后也答应帮忙。就只是说了这些。”希望能唬得过去。

  长公主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