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冬昀觉得有必要再次表达自己的想法,让丈夫更加明白。

  “这段日子我心里真的很挣扎,也相当犹豫到底该不该告诉相公,与其隐瞒,我相信相公更希望夫妻之间能够彼此坦诚……”她停顿了下。“所以那天我才会决定说出来。”

  听妻子说得如此诚心诚意,雷天羿脸上紧绷的线条渐渐舒缓,所有疑虑也都一一化解。

  若连自己都不相信她,还有谁会相信呢?

  而他确实也太过武断,只因自己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事,就认定妻子是在胡言乱语,这不就等于是说她疯了一样?也难怪她会伤心。

  雷天羿决定好好面对,因为对象是她,他愿意相信。

  “难道相公不是这么想?”冬昀反问。

  这次,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当然也是这么想。”

  “那么相公是真的相信了?”

  “我相信。”雷天羿的语气里多了坚定。

  冬昀顿时笑逐颜开。

  就在这时,容子骥已将其它杂事暂且放下,赶到了廊房。

  “坐。”雷天羿沈声道。

  谢座之后,容子骥想开口询问国公夫人,却又担心国公爷的反应。

  冬昀朝对方笑了笑,示意无妨,接下来便说出对方最想知道的消息。“我“看到”了。”

  “夫人“看到”什么?”容子骥正色问。

  “在说之前,我要先声明一点,那就是我只把“看到”的画面说出来,至于是不是监正大人想要听的,便不是我能决定的。”她遇过不少个案,以为灵媒就该无所不知,没有听到想要的答案后还反过来指责她,甚至不肯付钱。

  容子骥拱起双手。“夫人请说。”

  “我“看到”皇宫失火,妃嫔和宫女们相拥而泣……还有好多人被杀……血流成河……”冬昀想到方才连结到的画面,不禁全身发冷。“因为有人起兵造反……那人带着一支军队攻进来……尖叫声四起……”

  这番话让雷天羿的脸色也变了。

  他绝对相信妻子不会在这种天大的事上头胡乱捏造。

  看来她说的都是真的,是自己没有见识,才会认为她脑袋不清、胡言乱语,他真是太愚蠢了。

  “那么皇上呢?”雷天羿问道。

  冬昀偏头看着丈夫,从丈夫的表情更加确信他完全相信自己所说的话,这让她好想扑上去抱住他,不过现在可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我没有“看到”皇上。”

  “那么再请问夫人,可有“看到”是谁造反?”容子骥表情凝肃地问。

  “我没有“看到”是谁,只“看到”一个字……”

  在座的两个男人都屏气凝神地望着她。

  “六。”冬昀吐出一个数字。

  雷天羿俊脸一凛。“是指六皇子吗?”

  “我不知道,我只是把“看到”的画面说出来。”冬昀老实地回道。

  容子骥又问:“夫人还有“看到”其它的吗?”

  “没有。”她一脸抱歉。“我只知道会发生叛变,却无法“看到”它何时发生,以及最后的结局如何。”

  “多谢夫人,这样就够了。”这也算是很大的收获。

  冬昀心想能帮的都帮了,接下来就没她的事了。“相公,咱们回去吧。”

  “对了!受家岳之托,有封信要交给国公爷……”说着,容子骥从袖中拿出一封信。“家岳还再三叮咛,绝不能让人知道。”

  雷天羿先是疑惑,这才想到他的岳父就是大理寺司直程淮,便伸手接过。想必对方十分信任这个女婿,才会托他送信。

  “多谢!”希望会是个好消息。“另外,还望你保守秘密,不要让皇上知道是由贱内口中得知六皇子可能造反的事。”

  容子骥明白雷天羿的顾虑,自然答应。

  于是夫妻俩又坐上轿舆,返回国公府。

  待他们回到府邸已是子时,将婢女打发后就准备上床就寝。

  冬昀见丈夫看完信后就把信烧了,不禁有些好奇。“是什么信?”

  雷天羿脸上露出几分如释重负的表情。“之前托人寻找生母被藏匿起来的地点,应该是有消息了,对方没有写在信上,只约了见面的日子和地点,不过要出府一趟不容易,那个女人必定会起疑。”

  冬昀灵机一动。“那就编个不会让她起疑的理由,比如说——”

  听完妻子的建议,雷天羿颔首。

  “这个法子倒是可行。”

  接着夫妻俩又讨论了一番,这才上床休息。

  然而冬昀却怎么也睡不着,或许是“看到”的画面还停留在脑海中,冲击太大,虽然疲倦,却没有丝毫睡意。

  “要是六皇子真的造反,天下会变成什么样子?虽然我没有“看到”结局,但是已经看到死伤惨重,万一……”

  历史上有太多父子或兄弟为了争夺皇位而自相残杀的血淋淋例子,不只百姓受苦,王公贵族也会被扯进其中,到时被迫选边站可就麻烦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