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七


  容子骥立刻面露沉思。

  接着夫妻俩又与皇上闲话家常了几句,这才告退,回到方才的廊房歇息,等待仪式进行的时辰到来。

  当天色渐渐暗下,天坛里里外外却是灯火通明,尤其是每年用来举行祭天和祭月仪式的园丘坛,更是比白日还要明亮。

  在祭坛的后方,冬昀跟着丈夫站在皇后以及众多妃嫔、皇子和公主的前面,只因他们是皇上的贵人,才能享有此殊荣。

  众人手持三炷清香,一同向天上的明月祝祷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而皇上也手拿着三炷清香,站在高坛上,彷佛一伸手就能触及月亮,先是下跪叩首三次,接着又循台阶而下。

  “……啊!”冬昀突然发出叫声,幸好声音很小,只有身旁的男人听到。

  雷天羿偏头看着妻子,只见她两眼直勾勾地瞪着从高坛上走下来的皇上,小嘴微微张开,表情有些惊恐。

  他认得娘子这个表情,开口唤道:“娘子!娘子!”

  冬昀像是没听到般,而容子骥从皇上手里接过清香,接着要拿雷天羿夫妻手上的香时,也注意到她脸上的异样神色。

  “夫人没事吧?”他问。

  雷天羿试着又唤了一次。“娘子!”

  像是从失神状态中惊醒,冬昀倒抽了口凉气,身子前后摇晃,险些站不住,幸好雷天羿及时扶了她一把,才没有当众出糗。

  冬昀看着眉头又皱成川字的丈夫。“我没事……”

  “夫人没事就好。”容子骥说完便离开了。

  幸好这小小的骚动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仪式继续进行着。

  等到仪式结束之后,亥时已经过了一半。

  “……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监正大人。相公,这次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冬昀万分坚持地道。

  雷天羿一脸不悦。“难道你又“看到”什么了?”

  “对!”她也对他坦诚。

  他一把扣住妻子的手腕。“跟我回去!”

  “相公还是不相信?”冬昀感觉有些受伤。

  “要我相信什么?”他绷着俊脸。“相信你真能看到一个人的前世今生?”这么荒诞的事,要他如何相信?

  冬昀望着丈夫。“我也不奢望相公马上就接受,但是至少可以试着听听看,不要一味否认和排斥。”

  雷天羿登时语塞。

  “我可以理解相公只敢相信自己,不愿轻易相信别人,因为生长环境逼得你不得不这样做,但是我以为自己可以例外……”说着,冬昀的声音有些哽咽。“显然是我想得太美了。”

  “我当然相信你!”他低唯。

  “你说谎!”她也吼回去。

  由于皇上、皇后和妃嫔们都走了,只有一些太监和宫女正在整理场地,距离也有些远,自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看着妻子露出愤怒又失望的表情,雷天羿顿时像挨了一个耳光,不由得扪心自问——

  难道真的连一丝丝的可能性都没有吗?天下之大,奇人异事时有所闻,难道他就真不相信她真的拥有那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冬昀气到朝他胸口槌了几下。

  雷天羿站着不动,由着她打。“我当然相信你,甚至愿意为你而死。”

  这是他的肺腑之言。

  “那么是担心别人以为我疯了,会让你觉得丢脸?会抬不起头来?”冬昀听了虽然感动,但还是气恼地质问。

  “我从来不认为你疯了!”他斥道。

  雷天羿再一次的质问自己,既然不认为妻子疯了,为何就不能相信她呢?他究竟是在纠结什么,才会看不见眼前的事实?

  他将心沈淀下来,好好思考。他之所以爱上妻子,不就是因为她的真吗?看过太多的虚伪,她的真实才会如此弥足珍贵。

  冬昀一面说,一面红了眼眶。“那么就相信我一次,对相公来说并没有损失。”

  要是能抛弃这份天赋,她真的会去做的,可这偏偏不是自己能够选择的,既然如此,就去接受它。

  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要瞒他一辈子是不可能的,她更不打算这么做,那么得到他的信任,对她来说相当重要。

  “好,我相信你。”为了彼此,雷天弄愿意去尝试。

  冬昀顿时满脸惊喜。“真的吗?”

  “因为只有你不会骗我。”雷天羿终于跨出一步。

  就在这当口,一名钦天监的阴阳生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见过国公爷和夫人,监正大人说……两位若还不赶着回去,请先在偏殿的廊房等候,他很快就过来。”

  闻言,雷天羿看向身旁的妻子。“请转告你们的监正大人,咱们夫妻一定会等他忙完,不必着急。”

  “是。”阴阳生很快地回去禀报。

  冬昀朝他笑了开来。

  “咱们到廊房那儿等吧。”雷天羿握紧妻子的手,是这只小手给了自己力量,只有相信,才能让彼此走下去……

  夫妻俩又回到了廊房,过了一会儿,负责看守天坛的太监将茶水送了上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