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雷天羿唇畔扬起一道自嘲的弧度。“身为长公主的儿子、当今皇上的外甥,进宫面圣得太过勤快,难免会被人在背后说闲话,为了顾及其它人的想法,皇上也就不便随时召我进宫。”

  冬昀顿时有感而发。“做人还真难。”

  “这样也好。”他不想如那个女人的意。

  “怎么说?”冬昀又问。

  可惜雷天羿并没有再说下去。

  “告诉我会怎样?”她气呼呼地问。

  “那个女人……”雷天羿知道她懂得自己是在指谁。“希望我能得到皇上的信任和仰赖,甚至超越那些皇子。三年前,皇上原本有意让我成为御前侍卫,时时刻刻跟在左右,不过文武百官对此相当反弹,这才作罢。”

  冬昀点了点头。“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如果相公成为皇上身边的红人,婆母也会觉得骄傲。”

  “她要的不光只是骄傲,她还要更多。”雷天羿冷笑。

  冬昀才要再问个清楚,这时有人进到了廊房。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目前担任钦天监监正的凤翔侯容子骥。

  “国公爷、夫人。”容子骥笑意晏晏地朝夫妻俩拱手见礼。

  雷天羿起身。“皇上是否要召见咱们夫妻了?”

  “皇上此刻正在处理其它的事,还请国公爷和夫人再稍候片刻。”容子骥先比了个“请坐”的手势,接着也跟着落坐。“应该快了。”

  冬昀有些憋不住,忍不住开口询问。“监正大人说我是皇上的贵人,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意思是我可以帮皇上挡去血光之灾吗?”

  “也许能,也许不能。”容子骥故弄玄虚。

  她瞪了对方一眼。“到底是能还是不能?万一没有帮皇上挡下灾难,他怪罪下来,我会不会脑袋不保?”

  容子骥笑不离唇。“这点夫人尽管放心。”

  “皇上的血光之灾,究竟从何而来?”雷天羿关切地问。皇上若是出事,天下必得经历一段纷乱不安的日子。

  “就连下官也推算不出来……”容子骥也正在苦恼。“所以才会寄望在夫人身上,盼夫人能指点迷津。”

  “我?”冬昀用食指比了下自己,接着恍然大悟,总算明白对方的用意。

  “原来你是打算……”藉由她的特殊能力希望能够“看到”什么,找出答案。

  这根本就是在利用她的天赋。

  容子骥露出笑容。“正是如此。”

  雷天羿皱起眉头,轮流看着两人。

  “我可不敢保证能得到你要的答案。”冬昀不希望对方抱太大的期待,毕竟这件事攸关皇上的性命,不是开玩笑的。

  “也只能姑且一试了。”容子骥回道。“对了,贱内说想跟夫人做个朋友,改天能否前去拜访?”

  他记得那天回去之后,他将国公夫人提出的警告转达给自家娘子,没想到她很有兴趣,想要亲自会一会这位可以预知未来的人物。

  冬昀不禁莞尔。“还是等她生完孩子再说,在这之前,请她老老实实地待在府里,不要乱跑。”

  “多谢夫人忠告。”容子骥也是这么想,总算有借口拒绝自家娘子了。

  这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让雷天羿有些不大高兴。“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相公还记得吧?那天监正大人到府里来帮昭儿作祈福仪式,还送给你们父子一人一个护身符,那天我和监正大人私下聊了几句,就把“看到”他夫人腹中孩子有可能保不住的事告诉他……”在丈夫的瞪视下,冬昀顿住,没敢再继续说下去。

  “胡闹!”雷天羿拍了下座椅扶手,连外人都知道,又会如何看待她?

  冬昀据理力争。“我不是胡闹,是真的“看到”……”

  “够了!”他斥道。

  容子骥倒没想到国公爷对妻子的这份特殊能力抱持着质疑的态度,如今害得他们起了口角,他有些内疚。

  “还请国公爷不要责怪夫人,姑且无论相不相信,夫人也是一番好意,下官心中只有感激。”他连忙打圆场。

  闻言,雷天羿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

  就在这时,一名小太监进来传话,说皇上要召见他们。

  “走吧!”雷天羿沈声道。

  冬昀不想在外头跟丈夫大小声,如果要吵也是回家再吵,所以她没有当场为自己辩驳,静静地跟着丈夫出去。

  容子骥也跟在后头。

  待夫妻俩进入祈年殿正殿,经过一番跪拜行礼之后,这才起身回话。

  冬昀静静地观察,发现皇上对这个外甥很亲切,还会嘘寒问暖,反倒是丈夫十分拘谨,保持君臣之间该有的距离。

  接着轮到冬昀,皇上也知道她前阵子小产的事,便当场赏赐一些珍贵药材,好让她带回去补补身子。

  冬昀福了福身。“谢皇上恩典。”

  才刚站直身子,她很自然地盯着皇上,可惜没有接收到任何讯息,于是她朝站在对面的容子骥摇了摇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