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微臣遵旨。”

  待夫妻俩起身,长公主不免疑惑地质问为何自己没有受邀,反而是让儿子和媳妇他们进宫。

  老太监陪着笑脸,恭敬地回道:“这是钦天监的监正大人亲口说的。他近日卜了个卦,算出皇上今年到明年六月这段日子将有血光之灾,却无法得知发生何事,所以打算在祭月仪式请来贵人到场,也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我看他根本是在妖言惑众!皇上在宫里好端端的,何来的血光之灾?”长公主嗤之以鼻。

  “监正大人所言,长公主可千万不能不信。”老太监亲眼见识过对方的能力,完全心服口服。

  长公主哼了哼。“所以本宫的儿子和媳妇就是他口中的贵人?”

  “监正大人说贵人其实是国公夫人,而国公爷则是辅助,两者缺一不可。”这种事他可不敢乱说。

  闻言,冬昀不禁愣了好几下,心想这位监正大人究竟想干什么,自己又真的是皇上的贵人吗?还是有其它的目的?

  “只要能化解皇上的血光之灾,咱们夫妻必定全力以赴。”不管原因为何,既然皇上有旨,雷天羿自当效命。

  老太监笑了笑。“奴才这就把话带回去。”

  待一行人离开后,长公主叫住正要离开的儿子,一块儿回到正院。

  “母亲还有何吩咐?”雷天羿面无表情地询问。

  长公主在椅上落坐,身边的老宫女适时递上刚泡好的参茶。“进宫见了皇上后,不该说的话,可别乱说。”

  雷天羿脸上掠过一抹嘲讽。“这一点孩儿自然明白。”

  难道她以为自己会笨到提醒皇上千万不要将遗诏交由他人保管?无凭无据的,皇上又岂会相信?

  “我当然相信你不会。”生母和妻儿的性命都在她手上,谅他也不敢胡来。

  “那么孩儿告退——”

  “等一等。”长公主又叫住他。

  雷天羿脚步一顿,等着她开口。

  长公主将喝了几口的参茶搁在几上。“本宫已经派人去接你的生母到京城来了,相信不用多久,你们母子就可以见面。”

  终于可以见到了!

  这代表生母真的还活在人世!

  “多谢母亲。”雷天羿深知要把握这个机会,好救出生母。

  长公主轻笑一声。“本宫可是遵守诺言,所以你也要好好地跟本宫合作,这个天下就是咱们母子的了。”

  “是,孩儿遵命。”雷天羿忍气吞声地回道。

  得到满意的答案,长公主这才让他退下。

  雷天羿跨出厅门,心中沉思。他该如何揭发长公主的阴谋,又不至于让自己一家三口受到牵连?可惜想要不受到牵连恐怕很难……

  他心事重重地回到潇湘院,冬昀虽然只瞥了一眼,也看得出丈夫脸上写满了“我心里有事”。

  “婆母又为难你什么了?”她问。

  雷天羿抱起坐在床上的儿子。“没什么,只是吩咐咱们这回进宫,在皇上面前可不能失礼。”

  冬昀会相信才怪。“就只有这样?”

  “我没必要骗你。”他淡淡回道。

  她气丈夫就是不肯说实话。“你们之间该不会有什么交换条件?”

  “你太多心了。”雷天羿说得轻描淡写。

  “相公还是不相信我?”她为之气结。

  雷天羿瞅了她一眼。“我当然相信你,只是你不需要知道太多,不过徒增烦恼罢了,只要把昭儿照顾好就够了。”

  “不要小看女人!”冬昀骂道。

  他迎视妻子怒气腾腾的双眼。“总之一切有我在,我会保护你和昭儿的,不会让她动你们母子一根寒毛。”

  “你不需要一个人承担这些责任,我可以帮你。”她真想拿扫帚把他脑袋里那些迂腐的大男人思想清一清。

  “保护妻儿是丈夫的责任,你什么都不必担心。”雷天羿还是说着同样的论调。

  冬昀还想说什么,就见他把儿子塞给自己,然后转身出去。

  她好想大叫,却只能跟儿子抱怨。“你这个爹真的很难沟通!”

  “嗒嗒……”昭儿只是流着口水对她笑。

  到了中秋节这一天,约莫午时左右,雷天羿夫妻穿着正式礼服,分别乘坐两顶轿舆,来到位于皇宫东郊的天坛。

  天坛顾名思义就是天子用来进行祭天仪式的地方,按照敬天礼神的想法而建造,强烈表现出对“天”的崇敬,整体面积比皇宫还要大上两倍,有两重坛墙,分隔为内外坛,内坛墙上辟有六座门,里头主要有祈年殿、皇穹宇和圜丘坛,并用一条丹陛桥相通,象征着与天宫连接。

  由于祭月仪式在晚上举行,皇上此刻正在祈年殿的一座正殿等待,雷天羿夫妻便来到殿外的廊房等待宣召。

  想到待会儿要见的是当今圣上,冬昀免不了有些紧张。

  “相公经常见到皇上吗?”论起辈分,他们也算是“舅甥”。

  雷天羿看向妻子,压低音量回道:“以前经常进宫,不过近年来已经很少了,这也是为了避嫌。”

  “避嫌?”她不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