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无论发生何事,我都会保护你们母子的。”雷天羿发誓。

  她往上翻了个白眼,要这些古代男人去依赖女人,好像会让他们觉得很丢脸似的。“好、好,都听你的。”

  当天傍晚过后,喂过了奶,冬昀把睡着的儿子交给杨氏,让她抱回房去,屋子里又只剩下他们夫妻俩。

  雷天羿将脱下的袍子披在架上,身上只着白色衫裤,看着坐在镜奁前梳发的妻子。

  他的眼光太过热切,很难不令人发现。

  “什么事?”以为他有话要说,冬昀不禁这么问。

  他坐在床沿,瞅着妻子。“大夫怎么说?”

  “说什么?说我有没有疯吗?”冬昀口气不大高兴。

  “当然不是,”他立刻予以否认。“我也从来没这么想过。”

  冬昀顿时觉得自己反应过度。“那么是说什么?”

  “都已经一个月,你的身子也调养得差不多了……”雷天羿这个暗示够明显了,让她的脸颊瞬间烧了起来。

  “呃……原来是问这个。”冬昀表情有些窘。

  他们仅有一次的肌肤之亲是在很仓促的状况下完成的,而且刚开始很不舒服,幸好后面有享受到,否则真会不想再有第二次。

  雷天羿朝她伸长手臂。“过来!”

  “其实我没有问,不过……”她红着脸,从镜奁前起身,也在床沿坐下。“我想应该不会有问题。”

  他搂住妻子的肩头,让她偎向自己。

  “咱们分房了这么久,相公都没去找别的女人?”冬昀忍不住想问他是怎么解决生理需求的。

  若是以前的妻子,绝对不会过问这种事,可是现在的她……以前?现在?她们分明是同一个人,为何要分以前和现在?雷天羿不免失笑,他该不会也被她感染到胡思乱想的毛病了吧?

  “怎么突然问这个?”他甩去那份诡异的感觉。

  冬昀不在乎当个妒妇。“我说过自己不是个心胸宽大的女人,相公要是真想三妻四妾,就先休了我,然后昭儿归我。”

  “这是谁订下的规矩?”他从来没听过。

  她说得理直气壮。“是我订的,反正你可以去找别的女人生,不怕没儿子,昭儿是我冒着生命危险生下来的,当然要归我。”

  “胡说!”雷天羿低斥。“昭儿姓雷,是雷家的子孙,不可能给你。”

  “我是昭儿的亲娘,他当然要跟我!”这是身为生母的权利。

  雷天羿瞪着她。

  谁怕谁!冬昀也瞪回去。

  “除了你,我没有其它女人!”他们为何要为这种莫须有的事吵架?

  “也没有去那种……那种地方风流?”她又问。

  他俊脸一沉。“没有!”

  冬昀哇的一声。“你还真能忍。”

  闻言,雷天羿不知该气还是该笑。“可以睡了吗?”他决定主动结束这个无聊的话题。

  “虽然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过咱们还是先说说话……”冬昀比较重视心灵上的沟通,相信彼此了解之后,肉体上自然会更契合。

  不让她把话说完,雷天羿凑上前去,吻上妻子的嘴,直接将她扑倒。

  “唔……”果然是因为还年轻,贺尔蒙过盛,加上憋太久的关系,才会每次都这么猴急。

  雷天羿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湿软的舌探入冬昀的口中,与她的舌嬉戏、逗弄,搅得彼此的呼吸渐渐急促。

  这种唇舌交缠的滋味会让人上瘾,不过……嘴巴也好酸。唾液都来不及咽下,从嘴角滑了下来。

  冬昀放纵自己的双手,毫无顾忌地在雷天羿身上探索,这也算是第一次真正去熟悉男人的身体。

  当小手不小心摸到腰际,或许是有些痒,也或许正好是敏感地带,就听到压在身上的男人低喘一声,让她登时觉得好像不小心在火炉上倒入汽油。

  “我原本想要温柔一点……”雷天羿嗓音透着情欲,支起上半身,瞪视着身下的妻子。

  “呃……冲动是魔鬼……千万要冷静……”冬昀额头滑下一滴冷汗。

  他蹙拢两道浓眉。“什么……摸鬼?”

  “魔鬼就是……就是那种……不好的东西……”冬昀试图跟他解释,不过身上的男人已经开始脱她的袄裙,根本没在听。

  冬昀也伸手去脱他的,可就是跟不上他的节奏,这么熟练的动作说没有用在别的女人身上过,还真的很令人怀疑。

  “不要扯破了……”她赶忙解救最喜欢的一条马面裙。

  “我再赔你一条新的。”雷天羿等不及了。

  闻言,她脸上三条黑线。

  一旦冰山变成火山,只能等它爆发完毕,否则谁喊停都没用。

  待雷天羿压上妻子赤/裸的娇躯,彼此之间没有任何隔阂,全身上下每个毛细孔都因为兴奋而张开,肌肉也跟着绷紧,更别说他双腿之间的某个部位迅速变得火热昂挺,蓄势待发。

  这算是他们第一次裸裎相见,冬昀可以感觉到贴在身上的男性线条,那是不同于自己的坚硬、粗糙。

  当男性头颅埋在自己胸前,由于她还在哺乳阶段,相当敏感,每个吮吸、咬啮都带了些疼痛,可却令人情/yu/高涨。

  她轻叫了声,嗓音多了妩媚。“啊……”

  听到这声娇吟,雷天羿险些把持不住。

  “你是故意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