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待杨氏走后,她才用手掩住脸孔,痛哭失声。

  不知哭了多久,直到泪水都流干了,她才把双手放下。

  “夫人擦把脸吧。”桂花不知何时进了房,拧了条面巾给她。

  她接了过来,将湿面巾覆在脸上。

  “我“看到”了……本来这一胎会是个女儿……”原本没有感到特别悲伤,只觉得对不起死去的孩子,可直到刚刚连结上,她的情绪就整个爆发出来。

  桂花帮她倒了杯茶水。

  “她来跟我道别……”冬昀吸了吸气说。“还说这一切都是注定好的,要我别难过……将来还会有别的孩子……”

  “夫人喝口水。”桂花将杯子递上。

  冬昀连喝了好几口,情绪才慢慢平复。“我已经告诉相公,我可以“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不过相公说什么都不肯相信。”

  “爷当然不相信,这还用说吗?”桂花口气虽然不太好,但却很真诚。“夫人还是别跟其它人提起,免得大家以为夫人疯了。”

  除非必要,她当然不会到处宣传,就因为是夫妻,她才不想再隐瞒下去,这也是为了阻止不幸的事发生。

  “我知道。”冬昀笑睇着婢女。

  桂花哼了哼。“在春兰面前更要注意。”

  “嗯。”她眼底的笑意更深。

  “夫人在笑什么?”桂花没好气地问。

  冬昀摇了摇头。“没什么。”看来她当初没有帮错人,至少身边还有一个人可以信任。

  这时,外头的门扉传来“呀”的一声,似乎有人进来了,桂花立刻警觉地走出内房,到外头查看。

  “爷来了!”

  “夫人在休息?”雷天羿问。

  冬昀听到外头的动静,连忙扬声。“相公!”

  雷天羿很快地走进内房,问道:“今天好些了吗?”

  “已经好多了。”冬昀回道。

  见她双眼红肿,他眉头皱了起来。“你方才哭过了?”

  “因为我想到女儿真的走了,就忍不住……”

  他一脸愕然。“女儿?你怎会知道是女儿?”

  “因为我“看到”——”才说到这儿,冬昀就见到他比了个手势,要她先别说话。

  雷天羿朝婢女瞥了一眼。“你先下去。”

  “是。”桂花说完便退下了。

  待房内只剩下夫妻俩,才能安心谈话。

  “我真的可以“看到”,我“看到”这一胎是个女儿,只可惜没能保住她。”

  如今她能做的,就是祝福这个孩子投胎到一个好人家。

  雷天羿只当妻子是悲伤过度,才会想象失去的是个女儿。

  冬昀见他似乎还是不信,试着再说服一次。“关于那天跟你说的事,全都是真的,我真的可以……”

  “别再说了!”雷天羿喝道。

  她不禁一脸挫败,只好退而求其次。“好,我也不勉强你相信,只要记住你亲口承诺过,绝对不会杀了婆母。”

  雷天羿转开话题。“想吃什么吗?我让厨子准备。”

  “我不饿!”冬昀突然对他大吼。

  “我已经让厨子炖些补品,你要全部吃掉。”他自顾自地说。

  “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她不打算让他蒙混过去。

  雷天羿见妻子不肯退让,最后才吐出几个字。

  “我不会杀她。”

  冬昀又道:“你要对天发誓!”

  “好,我对天发誓,绝不会杀了她!”雷天羿不在乎违背誓言,就算会下十八层地狱也在所不惜。

  听他这么说,冬昀纵使不安,也只能选择相信。

  “只是我真的不懂,她为何要这样对你?难道她真的这么恨你?”

  雷天羿的目光流露出几分恼恨。“只要看到我痛苦,她就会开心,而且光只有我还不够,连我的妻儿也要跟着一起受她摆布。”

  “就只是为了报复公爹?”嫉妒真的可以让一个女人陷入疯狂。

  “有一部分确实是为了报复爹。”他沉吟。

  冬昀听出弦外之音。“那另一部分呢?”

  “我至今还摸不透,只不过一直有这种感觉。”雷天羿说得很肯定。

  冬昀似乎想到什么原因,不过又觉得太过荒谬。“也许她有更大的野心……”

  “野心?”

  “你真的想听?”她反问。

  雷天羿可不想听到她说又“看到”什么。“算了,当我没问。”

  “你就听听看,又不会少块肉。”她都很大方的要和他分享了,这在现代可都是要收费的。

  雷天羿瞪着妻子半晌,总觉得她的个性除了不再像以前那般温顺外,还变得很难缠。

  “那么你说说看!”最后他终于妥协了。

  “她……想成为皇太后。”前世得不到的权力、地位以及强大的执念,让她今生非要拥有不可。

  “不许胡言乱语!”雷天弄已经后悔刚才答应听她说。

  冬昀叹了口气。“我不是在胡言乱语,我也知道这很难令人相信,可是……”

  皇太后可以说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是长公主前世无法得到的尊荣。就算转世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但内心的那份渴望并没有消失,反而更为执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