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冬昀一把攥住他的领口,苍白着脸吼道:“不可以杀她!听到没有?就算你再气她、恼她,甚至恨她,她还是你娘,绝对不能杀了她……”

  “她不是!”雷天羿对妻子不再有一丝怀疑,他相信她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不是什么?”冬昀的脑子还没转过来。

  他的口气中含着鄙夷和恨意。“她不是我的生母。”

  闻言,冬昀不禁张大嘴,满脸惊愕。

  雷天羿叹气,终于可以说出这个深藏在心中多年的身世之谜。“其实我是小妾所生的庶子,并不是她亲生的。”

  “不是……亲生的?”冬昀嘴巴一开一合,直到找回声音。“原来你们不是亲生母子……”

  他哼笑一声。“依她堂堂公主的身分,岂能容许自己的驸马纳妾?我爹只好把钟爱的女子偷偷养在外头,结果还是被她发现了。那时我的生母正好有了身孕,她居然私下串通太医,对外宣称有喜,等到临盆那一天,就派人把刚出生的我抢去,假装是自己生下的……”

  冬昀努力消化听到的讯息。“那你的生母呢?”

  “被那个女人藏起来了。我爹在万念俱灰之下,最后服毒自尽,他可以用死亡来逃避,我却不能。就在我五岁那一年,那个女人用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告诉我,我不过是妾生的庶子,身上没有一滴皇家尊贵的血缘,有的只是卑微、低贱,还故作好心的让我和生母见上一面,然后满脸笑意地欣赏母子被迫分离的场面,为的就是要警告我,若是敢不听话,她就会杀了我的生母。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打听生母被藏在哪里,说不定已经死了……”

  “她还活着!”冬均脱口而出。

  雷天羿不禁疑惑。“你怎会如此肯定?”

  “我可以感觉到她还在人世……”冬昀已经透过他,隐隐约约地连结到对方的灵魂,不过无法确定身在何处。

  这个回答令雷天羿有些哭笑不得。

  她旋即又一脸严肃。“我明白相公心里有多痛苦,加上又失去咱们的孩子,更容易让人失去理智,可是相公千万不要冲动,不要做出令自己后悔的事来……就算她不是相公的生母,可在辈分上,相公依旧要喊她一声母亲。弑母是重罪,天理不容,不管是下辈子、下下辈子还是往后几辈子,都得背负起这笔债,一直到还清为止;何况她还是长公主,皇上绝对不会饶过相公的,不值得,真的不值得这么做!”

  一定不能让它发生……她非阻止不可!

  “只要我的生母在她手上,我就不可能跟她做个了断。”雷天羿承认他不止一次动过杀人的念头,但他目前还不能杀了她。

  冬昀看着他。“如果相公的生母已经不在她手上,相公就会杀了她?”

  雷天弈不说话。

  “相公要冷静……”

  “我很冷静。”

  “不,你一点都不冷静!”冬昀还是接收到同样的讯息,并没有任何改变。

  “你真的会杀了她,因为我可以“看到”……”

  “看到?你看到什么?”他这才听出一丝异状。

  她瞬也不瞬地望着面前的男人。“我可以“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事,好比某个人的前世今生……其实并不是用人的肉眼“看到”,而是画面直接出现在我的脑子里,就好像亲眼所见……”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雷天羿皱起眉头,用古怪的眼神瞪着妻子。

  冬昀决定保留一部分的事实——关于她并不是原本的何锦娘一事。当初她看到锦娘的家书,知道她的娘家姓何,心想还真是巧,彷佛冥冥中自有安排似的。

  于是她只把自己的特殊能力告诉他——

  “那天我投水自尽,本应该溺死才对,可是却很幸运地活过来,也就是从那天起,我可以“看到”一些奇奇怪怪而且令人难以理解的东西。”她一面解释,一面观察丈夫的反应。

  “相公还记不记得王氏的婆母被她害死的事?其实我并不是故意要骗你的,而是怕说出来也没人相信。我之所以会知道,就是因为王氏的婆母跟我连结上,让我“看到”她是如何被虐待致死……”

  雷天羿立刻反驳。“既然王氏的婆母已经死了,又如何能告诉你?”

  “虽然她已经死了,但是灵魂……我的意思是说,她的三魂七魄还在。她将当时情形传达给我,不是用眼睛,”冬昀发现这真的很难跟古人解释。“那些画面就自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够了!”雷天羿斥道。

  “相公一定要相信我……”

  他握住妻子的肩头,更加自责。“你只是刚失去孩子,受到的打击太大,才会胡言乱语。你先把身子调养好,什么都不要去想。”

  他果然不相信!虽然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但冬昀还是希望能够说服他。

  她急切地嚷:“我说的都是真的!我——”

  “好了,不要再说了!”雷天羿扶她躺下来,口气里多了抹强硬。“你好好睡一觉,晚一点我再把昭儿抱过来陪你,有昭儿在身边,相信你的心情会好一点。”

  冬昀抓着他的手腕。“相公先答应我,绝不会杀了婆母!”

  “……好,我答应你。”雷天羿勉为其难地说。

  无论他说的是不是真话,冬昀都会想尽办法阻止。

  雷天羿见她闭上眼,脸上掠过一抹杀气。他暂时还不会要了那个女人的命,但是她害死他的亲生骨肉,这笔帐迟早要算。

  虽然雷天羿已经不用再假装对妻子冷淡,夫妻也不用再继续分房睡,他还是没有马上搬回潇湘院。

  毕竟妻子才刚小产,身子还很虚弱,他决定过一阵子再说。

  他让杨氏每天抱着昭儿过来,希望藉由儿子来抚慰妻子的悲伤。而有了儿子的陪伴,再配合汤药,经过半个多月的调养,冬昀的气色总算渐渐恢复。

  这天晌午,冬昀坐在床上哄着儿子睡觉,蓦然之间,泪水就这么流了下来,止也止不住。

  杨氏见状,吓了一大跳。“夫人怎么了?”

  “我……只是突然很想哭……”她的泪水愈掉愈多。

  “唉!憋了这么久,夫人早该大哭一场了,这会儿哭出来就好……”同样身为人母,杨氏能够明白这种心情。

  冬昀啜泣了声,怕吵醒儿子,便将儿子交给杨氏,让她抱回小跨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