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就在这时,长公主大驾光临。

  “看来你已经没事了?”

  雷天羿艰涩地启唇。“……母亲。”

  “敢违抗本宫的意思,就得承受后果,不过徐太医也说只是小伤,将养数日就会消肿去瘀。”长公主拉长了脸道。

  他深吸了口气,抑下怒气。“是孩儿不愿纳妾,与娘子无关。”

  “你们夫妻感情这么好,本宫也觉得欣慰,你们还年轻,就算孩子没了,很快就会再有……”见儿子满脸怔愕,她似笑非笑地问道。“原来你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雷天羿嗓音微颤。

  长公主叹了口气。“原来她肚子里又有了孩子,居然连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娘到底是怎么当的?”

  这番话让雷天羿全身愤怒地颤抖。

  看着儿子两眼发红,彷佛要吃人似的瞪着自己,长公主反而开心地笑了。

  “她会有这种下场也是自找的,有哪个当妻子的会不许丈夫纳妾?她没有被休就应该感恩戴德。”

  “啊——”雷天羿从喉咙深处发出怒吼,作势冲向她。

  阿保大吃一惊,扑上去抱住他。“爷!不可以!”

  他的理智已经被怒火吞没。“滚开!”

  长公主似乎也被他发狂的模样给吓到了,连退了好几步。

  “长公主小心!”两个老宫女嚷道。

  阿保使出吃奶的力气紧紧抱住雷天羿的腰,就怕他真的闯下大祸。“爷要冷静……爷……想想夫人……她现在正需要爷的安慰……”

  想到失去孩子的妻子,雷天羿又发出一声似哭似吼的叫声,就这么跪倒,两手撑在地,自责没有保护好她。

  老宫女一脸忧心忡忡。“长公主,咱们还是回去吧。”

  “他不敢对本宫怎样的!”长公主冷笑一声,只要他的生母还在自己手中,他就不敢轻举妄动。

  另一名老宫女吞了下口水。“可是国公爷像是疯了似的……”

  长公主上前几步,睥睨着雷天羿,看来该适可而止,否则真把人逼急了,对自己也没有好处。“本宫很遗憾会发生这种事,不过孩子还会再有,也用不着这么难过。至于小妾的事就算了,免得人家说我这个婆母心眼坏,专门欺负老实媳妇,你就好好地安慰她吧。”

  雷天羿仰起头,目皆尽裂地瞪着她。

  “本宫都已经做出退让了,你还想怎么样?”长公主根本不认为自己有错。

  “好了!咱们回去吧!”

  两个老宫女戒备地看了雷天羿一眼,这才跟着主子离开。

  “爷!”阿保赶紧上前,伸手扶起他。

  他一把甩开,自己站了起来,两眼依旧怒视着长公主离去的方向。

  阿保只能叹气,自己不过是个奴才,尽管同情,却也无能为力。

  待雷天羿整理好情绪,便立刻前往潇湘院探望小产的妻子。

  春兰最先发现他的到来。

  “见过爷!”

  雷天羿恍若未闻,径自走进内房,就见妻子坐在床上,正在喝着刚煎好的汤药,心跟着抽痛着。

  冬昀脸上没有泪水,只是有些憔悴和苍白,看到他进来,关心地问:“相公头上的伤要不要紧?”

  “只不过是皮肉伤。”雷天羿多希望她能对自己发脾气,甚至拳打脚踢,这样心里也会好过些。

  冬昀将喝完的碗递给桂花。“你和春兰先下去。”

  “是。”桂花接过碗,走出内房。

  春兰原本还不肯,就是想留下来听他们夫妻在说些什么,好在长公主面前力求表现,不过硬被桂花拉走了。

  听到门扉关上,雷天拜走上前,在床沿坐下。

  冬昀想要开口跟他道歉,毕竟是自己没有经验,连怀孕了都不知道,才会导致流产。“相公……”

  “一切都是我的错。”他满怀内疚地将妻子拥进怀中。

  冬昀将脸蛋偎在丈夫胸膛上,对于失去孩子这件事,还没有太真实的感觉,就算想哭也哭不出来,只觉得很对不起死去的孩子。

  雷天羿抱紧她,不知该说什么安慰的话,毕竟光用言语无法抚平失去孩子的那份哀伤,他只能收拢双臂,以行动表示。

  此时此刻,他紧闭的心扉终于为妻子敞开,所有的感情和心思都毫无保留,已经不需要有一丝隐瞒或压抑……

  就在这一刹那,冬昀发现自己“看到”了。

  “喝!”终于可以“看到”,她本该高兴才对,可脑海中接收到的讯息却让她不由得倒抽一口气,全身跟着僵住。

  怎么会……

  她“看到”雷天羿手上握着一把匕首,上头沾满鲜血,正由高处俯视下方,接着画面往下移动,只见地上的血泊中倒卧着一个女人,两眼睁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会被自己的儿子杀了。

  这个女人的身分,她绝对不会错认。

  “不可以!”冬昀失声大叫。

  “什么事不可以?”雷天羿松开臂弯,垂眸看着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