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相公你让开!不要替我挡——”

  他还是覆在妻子身上,想办法护她周全。

  冬昀又急又气,怎么也推不开压在自己背上的男人。“相公……”

  从来没有人试图保护过她,就连前世的生母也不曾,这个男人却这样做了……

  她怎么可能不会喜欢上这样的男人?

  没错!她要大声地告诉全世界,她喜欢他!而且喜欢得不得了!

  两个老宫女发起狠来,下手更重,其中一个还打红了眼,不小心失手,一棍打中雷天羿的后脑勺。

  “呃……”雷天羿闷哼了声,咬紧牙关,吃力地举起右手,探向被打中的地方,旋即意识涣散。

  发觉他翻过身去,冬昀挣扎着爬起来。“相公!相公!”

  只见雷天羿双眼紧闭,昏了过去。

  出手的老宫女见状,忙不迭地跪下。“长公主恕罪!”

  “叫人把他抬回玉华堂,再去把徐太医请来看看他的伤势……”这个儿子还有用处,可不能死。

  很快地,几个奴才进屋,将雷天羿送回居住的院落。

  这下子可把冬昀彻头彻尾激怒了,她强忍着身上的痛楚,站起身来,当面指责对方的不是。

  “你根本不配为人母!更没有资格拥有像相公这么好的儿子,你根本就不配!”

  “你……”这句话戳中长公主的痛处,她这辈子生不出孩子,该不会就是因为老天爷认为她不配当人家的母亲?

  她从座椅上跳起来,一个箭步上前,甩了冬昀一巴掌,力道之大,让冬昀连站都站不稳,撞上一旁的几角。

  “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对本宫说话?!”长公主怒极骂道。

  冬昀想要开口说话,可肚子却突然传来一阵疼痛。

  “唔……”她痛到蹲下来,最后倒在地上。“好痛……”

  “哇!”另一名老宫女上前察看,不禁吓了一跳。“回长公主,她……她流血了,该不会是……”

  我怎么了?冬昀很想问,无奈嘴里却发不出声音。

  闻言,长公主上前确认,接着发出冷笑。“还真是可惜啊,肚子里的孩子就这么死了……”

  孩子?

  什么孩子?

  冬昀后知后觉地想起那天晚上,她和雷天羿第一次发生关系,过程激烈、火热,却没想到才一次就中奖了。

  看来她的特殊能力不能用在自己身上,就像当初无法“看到”自己的死期一样,居然连怀孕了都不知道。

  宝宝,对不起,我不是个好妈妈……希望你能投胎到更好的人家……

  冬昀在晕过去之前,自责地忖道。

  “长公主,现在该怎么办?”老宫女又问。

  长公主心思一转,看来这个儿子比原本预料中的还要在意这个女人,既然如此,这女人就还有利用的价值,不能就这么让她死了。“就送回潇湘院,让徐太医也去瞧一瞧。”

  “是。”

  当冬昀被送回潇湘院,春兰和桂花不禁傻了,连忙帮她换下沾血的衣物,没多久,徐太医被请来了,把过了脉,摇了摇头。

  桂花小心翼翼地问:“孩子真的……没了?”

  “你们怎么没好好伺候夫人呢?”徐太医语带责备。

  “咱们真的不知道……”春兰压根儿也没想到夫人和爷已经同房了,到底是何时发生的,居然连自己都没发觉?

  徐太医又问:“连国公爷也受了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呃……这……奴婢不敢说。”春兰可没那个胆子。

  徐太医只得先开了帖药方,然后派人回去抓药,并嘱咐婢女好好照料国公夫人,这才前往正院拜见长公主。

  见徐太医来了,长公主屏退婢女,只留下最亲近的两个老宫女。

  “……真的流掉了?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听闻这个噩耗,长公主脸上没见丝毫伤心之色,不过还是有些惋惜,毕竟手上的棋子越多越好。“要是知道她有孕在身,本宫也不会对她用家法了。”

  “长公主也该收手了。”徐太医喟叹。

  长公主一脸恼怒。“连你也要教训本宫?”

  “下官不敢。”就因为自己爱上这位高高在上的金枝玉叶,才会听从她的命令,成为共犯,他没有一天不后悔过。

  她厉声质问。“连你也认为本宫错了?”

  “就算国公爷不是您的亲生骨肉,可在名分上,国公爷还是您的儿子,施舍他一些怜惜,对长公主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徐太医试图挽救自己犯下的错。

  她哼笑两声。“是他们父子亏欠本宫,本宫为何要反过来怜惜他?”

  “长公主……”

  “你后悔帮本宫了是不是?”长公主在他面前站定。

  徐太医深深一叹,如今后悔也于事无补。“下官永远不会背叛长公主,更不会把秘密说出去。”

  当年就是他来为长公主把脉,然后宣称有喜,这不只犯了欺君之罪,也有失医德,但他的生死和名声并不重要,他只盼钟爱的女子有一天能够回头是岸,别再执迷不悟。

  “本宫当然知道,你永远不会背叛本宫的。”

  长公主露出对方最爱的笑容,她知晓该如何才能让这个男人乖乖听话。

  当雷天羿苏醒过来时,只觉得后脑勺有些钝痛。

  “爷醒了?”阿保上前查看。

  他想到什么,猛地坐起身。“我……怎么会躺在床上?夫人呢?”

  “爷的头上挨了一棍,幸好只是皮肉伤,并没有大碍,不过也昏过去好几个时辰,如今都辰时了……”阿保始终不敢提及夫人的事。“爷应该也饿了,小的去端些吃的过来。”

  “夫人呢?”雷天羿掀被下床,又问了一次。

  阿保连忙取来袍子。“夫人……夫人她当然在潇湘院了。”

  “我昏过去之后,她一定又挨了棍子……”雷天羿打算亲自去看她。

  “徐太医要爷多休息——”

  “让开!”他必须亲眼确定妻子没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