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冬昀也跟着道:“我也能帮相公分担,相公并不孤单。”

  “好。”有人如此重视、在乎自己,他当然高兴了,他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他没有多想,立刻抱住妻子,将她拥在怀里温存一番。不过最棘手、最麻烦的难关还没度过,他们也不能高兴得太早。

  “夫人还是快跟咱们回潇湘院去吧……”桂花不由分说地拉着冬昀就走。

  “可是……”冬昀还有话想说。

  桂花心里怕得要死。“别再可是了。”

  “是啊,夫人,现在最重要的是该想想要怎么跟长公主解释。”春兰拉着冬昀另一只手说道。

  冬昀回头看了下丈夫,见他颔了下首,似乎也要自己先回去,这才乖乖地跟着婢女回潇湘院。

  雷天羿以为那个女人会先把自己叫去质问,所以他才会让妻子回去,打算自己对付那个女人,可惜这一点心思也被那个女人看穿了。

  天还没有亮,几个负责伺候长公主的婢女就来到了潇湘院,看门的婆子看到她们的脸孔在月光映照下,一个个像是来索命似的,不禁直打哆嗦。

  “砰”的一声,房门被推开了。

  春兰一眼就认出她们是谁。“夫人,是长公主身边的人……”

  “长公主有令,请夫人跟咱们走一趟。”带头的婢女道。

  冬昀缓缓从美人榻上站起来,她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情绪反而冷静了下来。

  “我知道了。”

  “咱们也一起去。”春兰佯装焦急。

  带头的婢女横了一眼。“长公主只让夫人去,你们就留在这儿。”

  桂花眼睁睁看着夫人被带走,不禁心急如焚,要是她不想个办法救人,娘地下有知一定会觉得失望的。

  “反正都是她自找的,跟咱们无关,我去厨房找些吃的垫垫肚子。”她嘴巴上这么对春兰道。

  春兰一改方才着急的态度,大剌剌地横卧在美人榻上。“快去吧,我就在这儿等消息,是死是活就看她的造化。”

  桂花开门出去,打算到厨房端一盘糕点,假装是夫人要她送去给爷吃的,然后她再顺口提一下夫人被长公主带走的事,这么一来,应该就不会被人发现她偷偷在帮夫人了。

  另一头,冬昀被带到正院,跨进灯火通明的内厅,只见长公主端坐在主位上,表情似怒似笑,令人不寒而栗。

  她上前见礼。“婆母。”

  “你的眼里还有本宫这个婆母吗?”长公主高声斥道。“你还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再不好好管教,就要爬到本宫头上来了。”

  “媳妇不敢。”冬昀勉为其难地跪下来。“只是媳妇真的无法接受相公纳妾,才会一时冲动……”

  长公主冷笑。“你无法接受?这座府里的大小事情,何时由你来决定能不能接受?”

  “婆母为何非要相公纳妾不可?他是婆母的亲生儿子,难道婆母不应该先问问他的想法再作决定?其实相公根本不愿意——”

  “本宫说的话,他就得听!”长公主沉下脸。

  “不!”

  冬昀这一声“不”,让她的脸色变得更难看。

  “……婆母错了,婆母这么做只会让母子关系更加恶劣紧张,婆母应该多尊重他的意见,才能修补这段亲情,否则……”

  “住口!”长公主气急败坏地吼道。“住口!”

  居然敢说她错了?

  她又是哪里做错了?!

  见主子气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都快厥过去了,一旁的两个老宫女一个鼻孔出气,也加入斥责的行列。

  “还不快点闭嘴!”

  “你竟敢教训长公主!”

  长公主怒极反笑。“看来得要动用家法才行了。”

  家法?冬昀陡地打了个冷颤。

  接着两个老宫女各拿着一支木棍,走到她的两侧。

  长公主阴恻恻地笑了笑。“给本宫用力打,不过别把她打死了!”

  “是。”两个老宫女也露出阴森的笑容。

  冬昀脸色一白。“婆母……”

  谁知她才刚吐出两个字,棍子就已经往她背上打了下去,她顿时痛到往前仆倒,接着又是一棍袭来,如雨点般落在她的背上。

  “啊……啊……”

  背部和臀部带来的痛楚让冬昀想起小时候也常被前世的生母这么打,让她好几天都无法去上学,可是又不敢告诉老师。

  好痛……

  不知挨了多少下,她听见有人发出惊呼,接着一具沉重又温热的身体扑到自己身上,替她挡下棍子。

  冬昀回头一看。“相公?”

  雷天羿用身体护住妻子,抬头怒瞪着长公主。“要打就打我!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跟她无关!”

  “真是痴情!”长公主看着雷天弈的脸孔,不禁想到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当年也是低声下气求她放了他养在外头的那个贱女人,不禁妒恨交织。

  “两个一起打!”

  “是!”两个老宫女当然不会手软。

  当棍子打在雷天羿背上,他连眉头也没皱一下,但冬昀可不认为他一点都不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