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只要想到自己的丈夫就在这个屋檐底下和别的女人上床,她就好想吐,而她也不可能躲在房里掉眼泪。

  “男人有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何况又是爷?夫人千万要冷静,一定要忍耐……”春兰劝道。

  桂花心里暗暗替夫人担心,但嘴上仍没好气地说道:“她们是长公主亲自挑来伺候爷的,就算是夫人也不能拒绝。”

  “不用你们说,我当然知道!”她就是冷静不下来。

  冬昀开门出去透了口气,又回到房内,坐在美人榻上,连换了好几个姿势,还是浑身不舒服。

  自从在这位国公夫人身上重生之后,她多了丈夫和儿子,还有了一个家,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人,她心里有一千、一万个不愿意和其它女人分享,他们是她的,谁都不能抢走。

  眼看天色渐渐变暗,她就更加坐立不安。

  不行!她做不到!

  冬昀从椅子上起身,脸上的表情像是下了某种决心。

  “夫人?”见夫人举步往外走,春兰连忙疑惑地问。“夫人要上哪儿去?”

  “你们不要跟来,免得被我牵连。”丢下这句话,冬昀拿了只灯笼奔出房门。

  两个婢女互看一眼,旋即追了出去。

  一路上,冬昀无视婢女的阻拦,就是非去不可。

  “夫人要三思……”春兰佯装苦口婆心地劝。

  桂花心里十分着急,嘴里却只能说着反话。“咱们不用管她,就让她被长公主赶出国公府大门好了!”

  即便如此,冬昀还是不改初衷。

  当她来到玉华堂,垂花门已经关上,她在外头敲了半天,哑巴门房终于来开门,她马上冲进去,两个婢女想要拉住她,却被她给甩开。

  此时,阿保正好从寝房内退了出来。想到屋内的气氛,一个含羞带怯地等待侍寝,一个僵立在窗边动也不动,他就忍不住摇头,也无法确定今晚能否成事,若真的不成,还有明晚……接下来的每个晚上,恐怕会很难熬。

  “……夫人!”

  这声叫唤让他下意识回过头,等到对方走近,他才看清真的是夫人提着灯笼来了,两个婢女则在后头追着。

  阿保连忙上前。“夫人,这么晚了——”

  冬昀打断他的话,劈头就问:“相公呢?”她只去过书房,还不知道丈夫的寝房是哪一间,只能开口询问。

  “爷他……”阿保下意识望向其中一扇门扉。

  冬昀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心想应该就是那间了,于是伸手推开阿保。

  阿保吓了一跳。“夫人不能进去!”

  “让开!”冬昀将灯笼塞到他手中,用力把门拍开。

  春兰翻了个白眼,跟了进去,反而是桂花的脸色变了,心想长公主知道后不知会有多生气,若动用家法,夫人绝对承受不住。

  “相公——”当冬昀闯进内房,就见一个女人正在拉扯雷天羿的袖子,登时气到不行,冲上去就把人推开。

  “不准碰他!”冬昀大吼。

  正想拂袖而去的雷天羿惊愕地瞪着妻子。“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她醋劲大发。

  突然被推开,跌坐在地上的蓉儿娇声喊疼。“爷快来扶人家……”

  冬昀两手插腰,脸上堆满假笑。“要不要我扶你?”

  “你——”

  “什么你?要称呼我一声夫人!”她开口表明自己的身分。“还有,不管你是谁派来的,都不要碰我的丈夫!”

  雷天羿一脸愣怔地看着她,万万没想到妻子居然会做出如此出人意表的举动。

  他的理智告诉他,千万不要和那个女人作对,她不会原谅违抗自己命令的人,但是在感情上,他的心头却涌起不曾感受过的阵阵暖意。

  因为有了妻子的相伴,他的人生重新有了希望,他渴望自己的未来有她的支持……

  蓉儿也不甘示弱地搬出靠山。“奴婢可是长公主亲自挑选的……”

  “滚!”冬昀不想跟她啰嗦。

  “奴婢今晚非要侍寝不可!”蓉儿仗着有人撑腰,就是不走。

  冬昀马上转头瞪着丈夫,男人可不要想在这时候置身事外,让两个女人为他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相公怎么说?”

  “夫人已经开口叫你滚了。”雷天羿态度冷淡,睥睨着蓉儿,其实是在努力控制不让嘴角上扬。

  蓉儿顿时捣着唇,夺门而出。“呜……”

  春兰见情势一面倒,不得不在旁边假装着急。“夫人,她一定是去禀告长公主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就让她去说!”冬昀气呼呼地回道。

  “哈哈哈——”

  冷不防的,雷天羿突然大笑,众人不禁满脸错愕地看向国公爷,他们从来不曾见过他露出笑容,更何况是大笑出声。

  在雷天羿的记忆中,他只有在很小的时候这么笑过,那时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只是个单纯天真的孩子。

  “你笑什么?”冬昀见他笑得像个开朗少年,一扫平日阴冷抑郁的模样,也气不起来了。

  雷天羿看着面前的妻子,他一直以为她是个谨守三从四德的传统女人,没想到她最近的表现再再令他吃惊,还难以自持的心动,他忍不住想笑,没想到还真的笑出来了,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他一面笑一面说:“我在笑你……”

  “笑我是妒妇?”冬昀不满地反问。

  “不,”他收起唇畔的笑意,只是眼底还含着笑。“笑你来得好!”

  冬昀这才转怒为喜。“我还是没办法忍受相公纳妾,就算会被说成是妒妇,犯了七出之罪,要把我给休了,我也要表明身为正室的立场。相公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我没办法跟其它人分享。”

  闻言,雷天羿不禁捣住双眼,因为他感觉到眼眶热辣辣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流下来似的。“好!”

  听到妻子说想要独占自己,是真心想要他这个人,他不禁深深心动。这些话是多么动听,也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说这些话。

  冬昀一脸不解。“好什么?”

  “我答应你不会纳妾。”他把手掌从眼前移开,不过还是能看得出眼眶有些红。

  “真的吗?”冬昀又惊又喜。

  “当然。”他从来就没打算享齐人之福。

  “爷,长公主那儿恐怕行不通……”阿保不想在这时候泼冷水,但还是忍不住提醒这对夫妻,对手可是很难应付的。

  “夫人这一闹,长公主肯定要动怒,说不定会动用家法,这可怎么办才好?”

  春兰佯装担心地嚷。

  桂花则是气在心里,虽然她有心要帮,但是夫人做事实在太冲动了,也不考虑后果,她真怕会被她害死。

  “我自会承担一切。”雷天羿敛去脸上的笑意回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