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冬昀立即开口。“那就让桂花留下吧!”

  春兰不免讶异,她还以为夫人会选择自己,不过她并没有因此怀疑桂花早有背叛之意。“好吧……桂花,你就留下来伺候夫人和小世子。”

  “相公,这也是为了昭儿好,就照监正大人的意思去做吧。”冬昀朝雷天羿点了下头,要他不必担心。

  雷天羿只好起身,暂时到外头等候。

  待其它人都出去了,容子骥便直截了当地问:“夫人有话要对下官说?”

  冬昀颔了下首,两眼盯着对方看了又看。

  “监正大人身上的能量和我有不少相似之处,让我多了几分亲切感,原本我不该暴露自己的能力,但监正大人对待无形众生相当友善,还无酬为它们超渡,因此结了不少善缘。今天正好有这个机会遇到,也算是种缘分,要是不帮,真的会良心不安,所以……”

  容子骥觉得这番话颇有意思。“夫人但说无妨。”

  “尊夫人最近几个月尽量不要外出,尤其是比较阴的地方,这么说大人应该懂吧,我怕会出事……”冬昀把自己接收到的讯息说出来,但是无法确定具体的时间,有时她也不是想要看到什么就能看得到,就像她看不到自己的死期。

  事关自家娘子,容子骥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夫人可知会出什么事?”

  “她肚子里的孩子会保不住……”冬昀也不想危言耸听,只是希望能救一条小生命。“而且肚子里的孩子还会是个儿子。”

  容子骥愣怔了下,他确实才刚得知自家娘子怀有身孕,可外人还不晓得这件事,他也还没推算出来这孩子是男是女,此刻听这位国公夫人说得笃定,不免猜测她真的能够未卜先知?

  虽说天下事无奇不有,但他还是头一次遇到不用卜卦,也不需观察天象,就能预知将来会发生何事的人,又见这位国公夫人与正常人无异,并未中邪或有疯癫之症,着实令他大开眼界。

  “信不信由你,但我还是希望监正大人能听进去。”虽然冬昀确定对方是个好人,但她也没有把握他不会说出去,她可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多谢夫人,下官谨记在心。”容子骥拱起双手,深深一揖。

  “你真的相信我说的?”

  “当然相信。”容子骥毫不犹豫地回道。“下官发誓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夫人尽管放心。”

  听他这么回答,冬昀这才露出喜色。“那就好。”

  接着容子骥从袖中拿出两张符箓。“这是下官亲手画的护身符,一张让小世子带在身上,可以保他平安,另外一张则是给国公爷的。”

  桂花上前代冬昀接下符箓。

  “我代他们父子谢谢你。”冬昀感激不尽。

  “夫人客气了。”容子骥说完,便开口告辞。

  待他走后,桂花才不以为然地开口。“夫人这么做真的好吗?”

  冬昀笑了笑。“如果我不说的话,那个孩子可能就真的保不住了,这样太可怜了,我不忍心。”

  “夫人连自己都顾不了了,还管别人的死活做什么?”虽然嘴上说得难听,不过桂花内心确实受到了感动,也对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感到羞愧。

  “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这样就够了。”她一直都是这么想。

  待雷天羿进门,冬昀便将平安符拿给他看,藉以证明刚才确实有帮儿子祈福,也顺利让所有的人相信。

  而另一头的长公主听说此事,只是冷笑两声。

  那个小畜生能不能活到成年,雷家又是否能够有后,得看她的心情而定,区区一张平安符能起什么作用?罢了,为了实现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她还需要利用他们父子,就让那个小畜生再多活个几年好了。

  距离昭儿的生辰已经过了好几天,国公府内看似风平浪静,却又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弥漫着不安的氛围。

  这天下午,长公主亲自挑的两名小妾被送到玉华堂。

  “蓉儿见过爷。”

  “三娘给爷请安。”

  两名小妾来到雷天羿面前,千娇百媚地见了礼。

  雷天羿沉着一张脸,不发一语。

  “爷,长公主要她们从今天起轮流侍寝。”阿保多此一举地说。

  雷天羿冷笑,他当然知道这两个小妾是谁派来的。“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进书房一步。”

  两个小妾面面相觑。

  “可是长公主要咱们伺候爷……”

  “要是没伺候好,长公主怪罪下来……”

  “玉华堂的主人是我!”书房是他唯一能够定下心的地方,他绝不容许有不相干的外人打扰。

  见状,阿保连忙示意她们先出去。“书房这儿就不用你们伺候,晚上再有劳两位姊姊服侍爷……”

  阿保好说歹说,才让两个小妾先退下。

  待他回到书房,就见主子黑着一张俊脸,他虽然同情,却也无能为力。

  很快地,小妾的事传到了潇湘院,也就是冬昀的耳中。

  “……你说的是真的吗?”她问向春兰。

  春兰点头如捣蒜。“奴婢哪敢骗夫人,当然是真的,奴婢听说这两个小妾面貌姣好,没有男人见了会不喜欢,还听说今晚就会开始侍寝了。”

  “今晚……这么快……”冬昀来回踱着步子。

  她没办法接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