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雷天羿仍对两个婢女有所顾忌,决定换一个安全的话题。

  “下个月初三便是昭儿的生辰了,我已经请钦天监监正来为他卜个吉凶。”

  这也是自古流传下来的习俗,当爹娘的都会请人帮刚满周岁的孩子算命,讨个好兆头。

  他只希望儿子一生平安,无病无痛。

  冬昀心想无论古代还是现代,人们总是相信算命这一套,如果能求个心安,她倒是不反对。“算得准吗?”

  “此人虽然年轻,不过卜的卦据说十分灵验,连皇上都深信不疑。”虽然他跟现任监正、也就是凤翔侯容子骥并不熟稔,但对方成功镇压了闹得满城风雨的“百鬼夜行”,平息前朝亡魂的冤气,必定有其功力在。

  她颔了下首。“那就照相公的意思。”

  “嗯。”说完雷天羿便起身。

  “相公……”她叫住他。

  雷天羿看着她,等她说下去。

  “不要想太多,一切都会没事的。”虽然依旧无法“看到”这个男人的未来让她有些不安,但冬昀还是决定往好的方面去想。

  雷天羿在心中苦笑。

  虽然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受多久,但他一定会保护他们母子。

  看着雷天羿转身离开,冬昀才坐回原位,抱起拚命想引起自己注意的儿子。

  现在问题的症结点都出在这位长公主身上,她究竟该如何做才能扭转她的想法?就算她试图和对方的灵魂沟通,对方也根本听不进去。

  最后冬昀只能叹气。

  今天是昭儿满周岁的生辰。

  长公主事先让宫里的织造坊裁了两套新衣,让人赶在生辰前一天做好送来,让昭儿能够在今天穿上。

  “过来让奶奶抱抱……”她一脸笑意,伸出双手装出慈爱的模样。

  抱着儿子的冬昀只得上前,将昭儿交给婆母。

  昭儿皱着小脸,不停挥舞小手,就是不肯让祖母抱,场面顿时有些难堪,长公主不禁拉长了脸。

  真是个不知感恩的小畜生!长公主目光一冷,嘴上却佯叹一声。“昭儿真的就这么讨厌奶奶吗?奶奶好伤心……”

  闻言,冬昀连忙替儿子解释。“昭儿不是这个意思……”

  谁知长公主硬是将昭儿抢了过来,昭儿激烈反抗,在她怀中不断扭动。

  陡地,“啪”的一声,昭儿的小手打中长公主的脸颊,后者表情立时流露出一丝阴狠。

  雷天羿见状,抢在母亲出手教训儿子之前,一把抱过昭儿,开口对他低斥。

  “下次不准再这么做!昭儿,听懂了吗?”

  被父亲大声责备,昭儿委屈地哇哇大哭。

  “昭儿还小,什么都不懂,还请婆母原谅。”冬昀赶紧替儿子道歉。

  长公主又换上一张笑脸。“你们夫妻俩这么紧张做什么?难道本宫会跟自己的孙子计较这种小事?”

  “呜……哇……”昭儿哭得可怜兮兮,伸出小手向母亲讨抱。

  冬昀想也没想就伸手要去抱他,却被丈夫用眼色制止,她愣了一下,只得又把手缩回去。

  “还不快点抱过去?没听到昭儿在哭吗?”长公主佯装斥责。

  “是。”听到儿子一直在哭,冬昀再顾不得其它,将昭儿从雷天羿手上接了过来。“昭儿乖,快跟奶奶道歉。”

  昭儿哭得满脸泪痕,把身子背过去,不想看到祖母。

  “还请母亲原谅。”雷天羿沈声说道。

  长公主伤心地用手巾拭着眼角。“真是枉费本宫一片疼爱之心……罢了,快让他抓周吧!”

  雷天羿马上命人在桌上摆了笔、墨、纸、砚、书、算盘、铜钱等等物品,然后让儿子来挑选,好预卜前途。

  “昭儿喜欢哪一个?”他问。

  昭儿好奇地看着桌上的东西,似乎拿不定主意。

  冬昀接着问:“昭儿喜欢什么?是笔还是算盘?”

  “咿……呀……”还只会牙牙学语的孩子终于探下身子,抓起书本的一角,但书太重,他拿不起来。

  冬昀轻笑一声。“原来昭儿喜欢看书。”

  “看来昭儿跟他祖父一样,将来想考状元。”长公主的笑容中带着几分讽刺。

  “说不定昭儿将来也能娶个公主为妻,到时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当年她私下把这位新科状元郎召到跟前来,打算问问他的意思,想来以自己的美貌和身分,没有人会拒绝,谁知他却诚惶诚恐地伏跪在地,婉拒婚事,就像是当场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他愈不想娶,她就偏要嫁。

  此话一出,雷天羿脸色阴郁下来,他相信父亲当年不曾想过高攀,但是皇上赐婚,又有谁敢说个“不”字?

  长公主睇向他,明知故问。“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哪儿不舒服吗?”

  “孩儿没事。”他淡淡地回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