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见雷天羿用深恶痛绝的目光瞪着自己,长公主笑得更是愉悦。

  “对了,本宫听说你那个生母前阵子病倒了,口中不停唤着你,每次想到你就哭到泣不成声,真是可怜……”

  “可有延请大夫?”雷天羿咬着牙问。

  长公主冷哼一声。“当然请了大夫,她要是就这么死了,本宫可就头疼了。”

  “她真的还活着?”这也是雷天羿始终最担心的事。

  “这还用问?”长公主接过老宫女呈上的莲子汤,舀了一口喝下,又见他满脸怀疑,低低地笑了。“你不信?”

  雷天羿当然不相信,毕竟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了十多年,加上他拜托程淮帮忙寻人也一无所获,说不定生母早就不在人世了。

  “我要见她!”他必须亲眼证实。

  技公主将吃了两口的莲子汤搁在几上。“这就得看你的表现了,你要是表现得好,等你那生母的身子好多了,本宫就派人把她接到京城来,让你们母子见上一面,若是表现得不好……”

  “孩儿明白。”雷天羿抿着嘴角回道。

  长公主微笑,点了点头。“这才是本宫的乖儿子!”

  只要见到生母,除了可以确定她还平安,也能乘机问出她这些年来居住的地方,这样他就有机会把人救出来,所以他必须忍耐。

  “既然你这么听话,本宫就同意让昭儿他娘每天都能去见他一回,可以给他喂奶,也能陪他玩耍,增进母子感情。”长公主佯叹了口气。“本宫就稍微通融一下,毕竟本宫的心也是肉做的,不会真的那么狠心。”

  雷天弈拱起双手,艰涩地吐出话。“多谢母亲成全。”

  “过几天本宫就挑两个小妾给你,就算生的是庶子,也是你的亲生骨肉,看到雷家开枝散叶,相信你爹地下有知也会感到欣慰。”她就是要为难他,他愈是痛苦,她就愈开心。

  雷天羿几乎要把下颚给绷裂了。

  见状,长公主心情大好。“好了,你下去吧。”

  他脚步沉重地踏出正院,仰首望天,刺眼的阳光照在他苍白如雪的俊脸上。他想到儿子也落得跟自己同样的命运,身为父亲,却无法尽到保护的责任,不禁深感愧疚,如今就连妻子也被他连累,让他想哭却哭不出来。

  孩儿该怎么做才好?

  爹,您告诉孩儿……

  冬昀得到允许,可以每天去看儿子,姑且不论背后的原因为何,对她来说这已经算是个好消息了。

  她让奶娘先下去吃点东西,接着熟练地喂完奶,坐在床沿,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昭儿的胸口,想要哄他睡觉,偏偏儿子精力充沛,不时爬起来玩,就是不肯乖乖躺着,她也只好由着他去。

  这时,一道高大的身影进来了。

  “……见过爷。”婢女们恭敬垂首。

  冬昀旋即回头,果真见到雷天羿,刚好她正苦恼找不到机会跟他说上话。

  只见他两手背在身后,脸上不带任何表情地从婢女和嬷嬷们面前走过去,口气淡漠。“我要跟夫人说几句话,你们都到外头去。”

  “可是……”婢女们有些为难。

  雷天羿瞪向她们,几个婢女和嬷嬷这才退下。

  “你们也是。”他对春兰和桂花说。

  春兰一脸为难。“奴婢们也要出去吗?这……”

  “她们是我身边的人,相公可以相信她们。”冬昀故意替两个婢女说话,主要是想让春兰以为自己完全不知道她的背叛。

  “是啊,咱们是站在夫人这一边的,咱们绝对不会把事情说出去的。”春兰赶紧保证。“桂花,你说是不是?”

  桂花简单地应了一声。

  “我也有话要问相公。”冬昀朝雷天羿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就让她们留下来吧,硬要赶她们出去,反而让人疑心。

  雷天羿在椅上落坐。“你要问什么?”

  冬昀一脸欲言又止。“相公……真的要……要纳妾吗?”

  闻言,雷天羿眼底闪过一丝讶然,没想到她是要问这个。“这是母亲作的决定,自然要遵从了。”

  碍于还有婢女在旁,他也只能这么回答,说好听点是纳妾,其实也只是多了一个专门监视自己的眼线罢了。

  就算知道他不是出于自愿,可任何一个当妻子的听到这个回答都不会高兴。冬昀张开小口,差一点就对他大吼“你要是真的敢纳妾,以后不准再碰我”,可是真正的锦娘应该不会这么说。

  话到舌尖,还是又吞了下去。

  “我明白了。”冬昀垂下眸光,让自己看起来很伤心,其实不必假装,这就是冬昀此刻的心境,看来她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雷天羿看着妻子。身为夫婿,此时他要做的应该是伸手抱抱她,再说两句安慰的话,但最后他只能将手握成拳状。

  “对了,相公要跟我说什么?”冬昀重新打起精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