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夫、夫人在看什么?奴婢脸上有沾到东西吗?”春兰神情有些僵硬。

  “……沾上东西倒是没有,只是觉得你看起来有些不安,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怕被我知道。”冬昀这番话让春兰差点打翻手上的点心。

  “奴婢哪有做什么亏心事……”春兰脸色有些发白。

  “我是开玩笑的。”冬昀见她的表情都变了,没想到还真让自己猜中她是去跟长公主打小报告,就像她之前“看到”的一样。

  春兰僵笑两声。“原来夫人也会开玩笑。”

  “这甜糕看起来真好吃。”冬昀拿起一小块放进口中,已经不想再演下去了。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们下去吧。”

  桂花屈了下膝后就先出去了,春兰接着才出来,一关上房门,她抓着桂花就问——

  “夫人刚刚那么说,真的是在开玩笑吗?”

  “我也不知道。”桂花语带含糊。

  走了几步后,春兰忍不住担心地又问:“你有没有觉得自从夫人投水自尽获救

  之后,好像变得有些让人看不透,该不会是怀疑我了?”

  “是你想太多了。”桂花用一句话带过。

  春兰叹了口气。“没有怀疑我当然最好……”

  “走吧!我都快饿死了……”桂花故意岔开话题,她只能帮到这样了。

  第二天下午,雷天羿被长公主召去正院。

  婢女开门迎他进去,他跨入门坎,走向坐在红木座椅上的母亲,嗓音清冷。

  “不知母亲唤孩儿前来有何吩咐?”

  长公主让一干婢女们都先出去,只留下最亲近的两个老宫女,她们是当年从宫里跟她一起陪嫁出来的,是最忠心的自己人,不必担心她们泄漏谈话内容。

  待门打开又关上,长公主这才开口。“是有关帮你纳妾的事。”

  “一切全由母亲作主。”雷天羿平静地说。

  长公主缓缓起身。“本宫也是为了你好,更是为了让雷家开枝散叶。”

  尽管雷天羿对这句话嗤之以鼻,终究没有表现出来。“孩儿没有意见。”

  “你心里很恨本宫吧?”长公主抬起右手,抚向他的脸庞。“你这表情就跟你爹当年一模一样,嘴巴上总说一切都听本宫的,却阳奉阴违,以为本宫猜不出你们心里真正在想些什么……”

  雷天羿一动也不动地站着,其实很想拍开她的手。

  “你是故意要休了你那个媳妇对不对?以为只要休了她,让她回娘家,本宫就没法用她的性命来威胁你了,”她笑得眼儿都眯起来了,口气好不得意。“我猜对了是不是?”

  雷天羿绷紧下颚,不让自己的脸庞透露出半点心思。

  “你跟你爹一样都是重情之人,表面上装得愈无情就愈是在乎,所以本宫当然不能让你休了她……”长公主收回手掌,又重新坐回椅子上。“原本把她和昭儿分开,是希望昭儿长大之后只跟本宫这个奶奶亲近,只听本宫一个人的话,只是没想到这阵子本宫不在府里,反而让他们母子多了相处的机会,如今昭儿居然会哭也会笑,果然只有生母才有这种本事……”

  长公主的口气多了几分嘲讽。“所以本宫改变主意了,本宫打算让他们母子多多亲近,只要有了深厚的感情,将来昭儿为了自己的亲娘,什么事都会照本宫的意思去做,就跟你一样……”

  还没听她说完,雷天羿已经俊脸铁青,无法再压下愤怒的情绪。

  “你以为假装对昭儿漠不关心,本宫就会相信?本宫知道你跟杨氏早就串通好了,经常半夜偷偷去看他。这座府里没有一件事瞒得了本宫,要不是本宫故意纵容,你真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吗?”长公主伸手捻起碟子里的蜜枣塞进嘴里,愉悦地欣赏他的表情。

  雷天羿从齿缝中迸出声音。“你要恨就恨我一个人,不要把昭儿和他娘扯进来。”他最不希望见到的就是连累到妻儿。

  长公主将口中的蜜枣籽吐在老宫女递上来的碟子内,低哼了声。“昭儿是你的亲生骨肉,跟你一样身上都流着那个贱女人的血,可惜你爹死了,否则本宫绝不会让你们祖孙三代有好日子过……这是你们亏欠本宫的。”

  “你大可杀了我!”雷天弈低吼。

  “杀了你?杀了你又怎能解得了本宫的心头之恨?本宫就是要你们父子痛苦一辈子,让你爹死也无法瞑目,让大家都以为本宫生了个听话的好儿子,让你的生母因为思念儿子,天天以泪洗面……”长公主朱红色的唇角扭曲。“呵呵,这就是他背叛本宫要付出的代价!”

  想她堂堂一个公主,自小受尽宠爱,愿意下嫁给既没有身分地位、出身贫苦又无父无母的状元郎,无非就是看中他的才情。他成了人人称羡的驸马爷,还让皇上册封他为定国公,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他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长公主愈想就愈恨,那个男人居然在外头跟别的女人相好,那个贱女人还怀了孽种,他们一定都在背后嘲笑她的肚皮不争气,成亲多年却生不出一男半女。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就算拥有公主的尊贵头衔也会遭人耻笑,要是传扬出去,她的脸要往哪里摆?

  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错!

  是那个男人先背叛自己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