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桂花上前搀着另外一只手,倒是没乘机说什么难听的话。

  “我没事……”冬昀并不是被长公主的气势给压倒,而是被一连串接收到的画面给吓到了。

  她“看到”这位长公主婆婆的某个前世是皇帝的妃嫔,就跟其它女人一样,羡慕着后宫中最有资格站在皇帝身边的皇后,她想到自己的亲生儿子才三岁就不幸夭折,无论她怎么哭喊也回不来,而皇后的儿子长大之后继承皇位,皇后成了身分最尊贵的皇太后,她却什么也没有,心中的怨恨和嫉妒不断膨胀,在临死之前对老天爷叫嚣、怒骂,并发誓来世一定要得到这一世得不到的东西。

  难怪这位长公主会有如此病态的行为,只因前世的野心和欲望延续到了这一世,谁知这一世偏偏是个公主,无法母仪天下,就算生下儿子,也永远当不了皇帝,更别说成为皇太后。

  冬昀一个头两个大,要改变这位婆婆的想法、让母子和解可比登天还要难。

  在婢女的搀扶下,她也跟着进了正院,来到厅堂,就为了等候婆婆更衣出来。

  想想这位长公主真是派头十足,恐怕当初连驸马爷在她面前都得矮上半截。

  等了将近半个时辰,长公主才派了贴身侍女出来传话,说她有些乏了,要大家先散了,大伙儿顿时松了口气。

  冬昀看见雷天羿起身离开,便也带着婢女准备回潇湘院,途中见到奶娘抱着大哭的昭儿走来。

  “小世子最乖了,不哭了——”杨氏轻哄道。

  “怎么了?”冬昀忙问。

  杨氏呐呐地道,“长公主派人来说要看看小世子……”

  闻言,冬昀一颗心不禁七上八下,伸手想抱儿子。“昭儿乖。”

  这时跟在杨氏身边的嬷嬷催促道:“长公主还在等着呢!”

  “是。”杨氏歉然地看了冬昀一眼,带着昭儿走了。

  见儿子瘪嘴朝她伸出小手,冬昀的心揪成了一团。“我也一起去……”

  春兰连忙拦阻。“长公主没有召见,夫人不能去。”

  “可是……”

  “夫人去了又能做什么?”桂花像平常一样开口奚落,其实是在提醒她。“就算想把小世子硬抢过来,凭夫人一个人是办不到的,只会让夫人的处境更糟。”

  冬昀一怔,明白桂花说得没错,只是她真的不放心。

  “夫人,咱们还是回去吧。”春兰拉着她的手臂说。

  在婢女半拖半拉之下,冬昀只能离开。直到她今天亲自面对这位长公主,才体会到锦娘生前的茫然和无助,不过她是绝对不会选择自尽的,一定有其它办法可以解决。

  一整个晚上,冬昀只要想到长公主,脑子就会自动连结,“看到”对方前世充满着不甘和妒忌,若真想要化解心中的怨恨,她就得把自己是灵媒的身分说出来,然后说服对方放下过去,否则这种疯狂的执念还会延续到下一世,可想也知道行不通,对方也不会相信。

  她想得好累,最后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翌日早上,冬昀早膳只吃了两口,一想到要去请安,她就失去胃口了。

  待她来到正院,在垂花门外遇见雷天羿,只见他像是没见到自己似的,脸上不兴一丝波澜,径自走了进去,她望着那道僵硬的背影,也跟了上去。

  如今她知道那张冷漠表情底下是一缕遭到禁锢的灵魂,渴望得到解脱,因此她更希望能够帮上忙。

  一走进厅堂,冬昀就看见长公主一身贵气奢华地端坐在主位上,她原本就天生丽质,又精心保养,让她看来只有三十多岁。不愧出生在帝王之家,光这股气势就不是寻常贵妇学得来的!只见两旁分别站着数名贴身婢女,随时听候着差遣,其中有两个年纪最大的嬷嬷,板着晚娘面孔,气势不像是普通下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顿时让冬昀领悟到之前的想法似乎太天真了。

  她跟着丈夫上前,向婆母请安。

  “……都坐下吧。”长公主摇着手上的团扇道。

  雷天羿简短地应了一声后落坐,冬昀也跟着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厅内弥漫着令人窒息的紧绷感。

  “本宫不在府里的这段日子,听说发生了不少事情,其中奶娘王氏的行径确实不能原谅,是应该被逐出府,羿儿做得没错。”长公主缓缓开口。

  “多谢母亲。”雷天羿淡淡地回道。

  “只不过——”她接着吐出的这三个字,让冬昀的心跟着吊在半空中。“让堂堂国公夫人亲自喂奶,不合规矩,也会把昭儿给宠坏,以为如今会哭会闹就能予取予求,本宫并不乐见这种事发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