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再烦恼也没用,只有等遇上再说。”冬昀试图跟锦娘做连结,想要问她一些事,可是对方听说婆母要回来了,吓得躲了起来,连死了都还怕成这样,可以想见这位长公主根本是个大魔王。

  她又叹了口气。“睡吧,还有明天一整天可以烦恼……”

  才这么说,她就听到门外似乎有些动静。

  雷天羿推门进来,正巧和坐在美人榻上的冬昀四目相接,冬昀一脸没好气地起身,打算问他这几天是不是在躲着自己,被人强吻的都没躲,强吻人家的到底在躲什么?不过雷天羿并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

  “喂……”冬昀见他神色不对,还朝自己大步走来,突然有种不大好的预感,下意识想跑,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雷天羿一把将她按在美人榻上,接着压了上去,张口攫住她的唇瓣。

  “唔……”冬昀想把他推开。这到底怎么回事?冰山怎么突然变成火山了?

  他动手将她身上的马面裙撩高,褪下里头的底裤,这下让冬昀傻眼了,虽然他们是夫妻,但做这种事也要你情我愿才行啊。

  突然,雷天羿起身,开始解自己的裤头,冬昀正想开口阻止,可才撞进对方的眼里,声音顿时卡在喉咙。那是一双布满痛苦的双眼。

  冬昀先是发不出声音,接着连心也软了。

  在这座府里,她恐怕是唯一一个可以安慰这个男人的人,如果连她都拒绝了,说不定又会让他再度筑起心墙,将自己隔绝在外。

  她想要多了解这个男人,想要帮助他,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如果肉体上的结合能够缩短彼此的距离,她又何必太过坚持?

  当雷天羿再度覆上她时,她没有拒绝对方求欢的举动。

  ……

  耳边听着男人发出的粗喘,似乎得到很大的满足,她突然很想笑,从没想过自己的第一次会是这样,不过……她不后悔。

  结束之后,两人依旧维持着亲密的姿势。

  “……她就要回来了。”雷天羿嗄哑地道。

  冬昀就知道只有这个原因能让他“失控”,谁教他平日太压抑了才会这样,只要一被点燃,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我会按照你的计划,让你休回娘家。”为了不再让他痛苦,她只好配合。

  闻言,身上的男人没有说话,拥抱的力道却加重了。

  这是代表舍不得吗?她不禁这么猜想,心情顿时有些酸,也有些甜,这是她过去从来没有尝过的滋味。

  过了片刻,雷天羿整理好衣服,又悄悄地出去了。

  冬昀又躺了好一会儿才起来清理,利用茶水湮灭证据,隔天春兰看到晾在架上的裙子半湿,好奇询问,她只好用不小心打翻茶壶来搪塞过去。

  六月下旬。今天是长公主回府的日子,定国公府一早就充斥着不安、凝重的氛围。

  接近午时,公主乘坐的轿子到了,后头跟着一大群随从,一行人直接从大门进入,府里的奴仆也全都出来迎接。

  轿子进了内院后终于停下,冬昀看到这么大的排场,不由得想到武则天,以这位长公主的行事作风来看,万一皇位无人继承,她难保不会有想要当女皇帝的念头,如此一来天下百姓就惨了,真是阿弥陀佛。

  冬昀半垂着眸子,扮演着温婉柔顺的角色,屏息倾听前方的动静。

  待长公主下轿,所有奴仆不约而同地屈膝跪下,高喊“给长公主请安”,声量之大,传遍了整座国公府。

  “免礼!都起来吧!”一道倨傲的中年女声响起,接着目光射向儿子和媳妇。

  雷天羿拱手一揖,面无表情地启唇。“母亲一路辛苦了。”

  “婆母辛苦了。”冬昀福身说道。

  身穿华衫、霞帔的长公主来到冬昀面前,缓缓举起右手,抬起她的下巴,涂抹着胭脂的朱唇一开一合。“本宫听说你前阵子投水自尽,真是个傻孩子,怎么会想不开呢?”

  “媳、媳妇知错。”这个突来之举让冬昀下意识抬起眼,目光才接触到对方,她便“看到”了。

  “堂堂一个国公夫人居然会寻短,要是传出去可是会让人笑话的,倘若外人以为是被本宫苛待……”长公主似笑非笑地睇着她愕然的表情,长长的指甲扎着冬昀喉间的细嫩皮肤,令人心生惧意。“本宫有那么可怕吗?”

  虽然已经嫁为人妇,但是身为当朝最受宠的长公主,不只吃穿用度都跟在宫里时一样,甚至连婚前居住的宫殿都还保留至今,好让她回宫小住时能住在熟悉的住所,一切排场都和嫁出宫前没什么两样,这是当今圣上默许的。

  冬昀眨了好几下眼皮,这才惊醒过来。“媳妇下、下次不敢了……”

  一旁的雷天羿站得直挺挺的,就像一尊石雕像,没有任何维护、说情的举动,彷佛事不关己。

  “……罢了,这次就原谅你,可不要再有下次了。”长公主收回手,冬昀顿时膝盖发软,坐倒在地。

  长公主越过她身边,走向居住的正院,所有人都跟在后头,包括雷天羿在内。

  他在心中恼恨自己的无能,连眼角都没有多望妻子一眼……不!是不敢多望一眼,更别说伸手去搀扶。

  “夫人没事吧?”春兰上前扶起冬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