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雷天羿不知自己发出了叹息,只觉得整颗心像是有千斤重,已经压得他喘不过气。

  此时冬昀并不确定被什么吵醒,本能地动了动身子,想要翻个身再继续睡,谁知才掀起一道眼缝,就见到杵在床前的高大黑影,立刻吓得叫出了声。

  “哇——”她拥着锦被坐起身。

  雷天羿立即开口。“……是我!”

  冬昀的叫声顿时卡在喉咙。

  直到惊魂甫定,她才出声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挑三更半夜时出现?”

  听见妻子劈头就骂人,雷天羿反而愣住了。

  “这么晚了,相公来找我有事?”冬昀口气总算缓和下来。

  雷天羿嗓音一沉。“我不能来吗?”

  “我没有这么说……”他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他想来当然可以来,不期然的,一个不太妙的念头闪过冬昀的脑海。“难道相公是想……想……想……”

  雷天羿听她“想”了半天,也不甚明白。

  突然面临贞操危机,冬昀开始紧张了。“咳咳,尽管咱们是夫妻,但也已经很久没有同房了,就算相公心血来潮,也希望相公事先知会我一声……”

  原来她是以为……

  扯到这种令人脸红心跳的话题上,雷天羿的身体很自然有了反应,任他平日再清心寡欲,也还是个正常的男人。

  他嗄哑地问:“咱们既是夫妻,何须事先知会?”

  “当然需要了,因为女人对那种事很敏……我是说在意,总想先沐浴梳洗。”

  何况他们之间还不熟,也没有感情基础,每次见面几乎都在吵架,突然之间要做爱做的事,还真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关于这一点,雷天羿倒没想过。

  冬昀慢吞吞地蹭下床,觉得离这张床远一点比较安全。“相公不如改天再来,到时我一定洗得香喷喷的等你……”

  “……你身上一点也不臭,不需要到那种地步。”想到两人仅有几次的同房,他可不记得她身上有味道。

  冬昀干笑一声,不晓得该怎么接话。

  “你……”雷天羿也有些尴尬。

  “嗯?”

  雷天羿差点忘了今晚的目的,连忙板起俊脸,才要开口,就见妻子作了个噤声的手势,似乎听到了什么。

  “……有人来了!”冬昀听到门扉传来“喀”的一声,用嘴形对他说。

  他皱起眉心,下意识寻找躲藏的地方。

  见状,冬昀马上意会过来,直接把他推上床,接着放下帐子,再往镜奁前的绣墩上一坐,托着下巴等待。

  只见春兰蹑手蹑脚地走进内房,一看到冬昀,脸上露出几分讶异,以及被发现的窘迫。

  “夫人怎么还没睡?”

  冬昀朝她蹙起眉心。“睡了一下又醒了,打算起来坐一会儿再继续睡……不是已经让你下去歇息,怎么又回来了?”

  “奴婢不放心,所以来看看。”每晚夫人都把她们赶出去,不让她们任何一个人留在身边伺候,所以她才想知道夫人究竟在干什么。

  冬昀从绣墩上起身。“你还真是贴心,我说过不会再寻短,所以不必再盯着我,那只会让我心里更烦。”

  春兰笑得很僵。“是奴婢的错。”

  “你可以下去了。”冬昀冷冷地道。

  “呃……是。”春兰看了下屋内,似乎并无异状,只好悻悻然地离开。

  冬昀不大放心,还把耳朵贴在门上,倾听脚步声是否已经离去。这段日子下来,她已经变得有些神经紧张。

  过了一会儿,雷天羿从内房走了出来,见妻子微微开了道门缝,正往外头探,片刻之后才缩回来。

  “……她已经走了。”冬昀小声说道,然后示意他进内房,以免隔墙有耳。

  “好了,现在可以放心说话了。”

  雷天羿瞅着妻子半晌,思索她的举动背后代表的意义。

  “相公不想让人知道今晚到这儿来的事对不对?”她在心中轻叹,决定主动开启话题。

  雷天羿紧闭双唇,不发一语。

  “相公刻意与我疏远,应该是有原因的……该不会是不想连累我?”冬昀不禁这么猜测。

  “为何这么想?”他终于启唇。

  原本他还不敢相信她,可是方才她主动掩护自己的举动,以及和婢女之间的对话,让他不禁动摇了。

  “相公身上有太多谜团,真的把我搞胡涂了,尽管如此,为了昭儿,我还是不得不去想……”她每天晚上都在苦恼,试图从一团纠结缠绕的毛线中找出线头。

  “打从那天晚上听到你对昭儿说的那些话我就明白了,其实相公并不是真的讨厌我,也不是真心想休了我,我绝对没有听错,你的确是那样说的,那么就是为了我好,才想把我赶回娘家……”

  说到这儿冬昀顿了顿,等着他开口。

  可惜雷天羿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