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她是怎么死的?”冬昀又问。

  “当、当然是病死的……”王氏自认为不会有人知道婆母是被自己虐待死的,夫人一定是故意在吓唬她。

  冬昀往前站了一步。“不是,她是被你害死的!”

  “喝!”王氏两眼圆睁,连退了两步。

  “她就站在你的后面!”

  王氏惊恐地回头,接着发出大叫,证明她是作贼心虚。“不要来找我!不要来找我!”

  在场的人全都瞪着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现在你敢对你死去的婆母发誓,昭儿身上的痕迹不是你弄的?”要不是她对儿子使用暴力,冬昀还想当作没有“看到”。

  王氏膝盖一软,坐倒在地。

  “为何要捏昭儿?”冬昀非问出原因不可。

  见事情已无转圜的余地,王氏这才呐呐地开口。“因为小世子只吃杨氏的奶,就是不肯吃民妇的……民妇一时气愤才会……”

  闻言,雷天羿脸色冷到极点,自然不能容许她继续留在昭儿身边。

  “立刻把她赶出去!”他对在场的嬷嬷和婢女喝道。

  王氏赖在地上不走。“爷不能这么做!只有长公主才能赶民妇走!”

  他又低喝一声。“滚!”

  于是王氏被人硬拖了出去。

  “谢谢相公愿意相信我。”冬昀感激地说。

  可雷天羿却是匪夷所思。“为何你会知道她害死自己的婆母?”

  “呃……我原本也只是想要吓吓她,没想到会误打误撞,真的让我猜中……”

  她想到刚才太生气了,没有事先想好说词。“否则这种事外人又如何得知,相公说对不对?”

  雷天羿瞅着妻子半晌,最后也只能勉强接受她的说法,只不过他的妻子何时变得这么聪明了?“等母亲回来,我自会向她禀明王氏的事。”

  冬昀偷偷吁了口气,连忙帮儿子穿好衣物,将他抱在怀中拍哄着。“有谁敢伤害昭儿,娘绝不会饶过他的!”

  昭儿马上用一个无敌可爱的笑脸响应母亲,而这番话也触动了雷天羿的内心。

  若是相公有困难,我也会支持你,要是有心事,更可以说给我听……

  相公可以信任我……

  他真能相信眼前的妻子吗?真的可以把内心的痛苦跟她倾诉?

  妻子得知真相之后,还会选择站在自己这一边吗?

  雷天羿不禁犹豫。

  对他来说,要他下定决心相信一个人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且距离自己愈近的人,他就愈不敢卸下心防,他能冒这个险吗?

  冬昀一面拍哄着儿子,一面偷瞄他,有那么一瞬间,她还以为看到他目光松动,有话要对她说,谁知是她白高兴了一场。

  她该如何打破横在两人中间的藩篱呢?

  回到潇湘院之后,冬昀还在为这个问题苦恼不已。

  此时春兰不在房内,屋里只有桂花一个人在伺候。

  “夫人是真的“看到”王氏害死她的婆母?”当时在场的人当中,大概只有她猜到是怎么一回事,只是她选择保持沉默,因为对于要帮谁,她还有些摇摆不定。

  闻言,冬昀也不隐瞒。“对,我是“看到”了。”

  王氏的婆母主动和她做了连结,让她看到对方是如何虐待自己。

  桂花哼了哼。“王氏很会讨好长公主,如今王氏被赶出去,长公主回府后绝不会善罢干休的,难道夫人就不怕奴婢说出去?”

  “你会告诉长公主也是为了要自保,我不会怪你的,再说我更想相信你娘的话,她说你是个嘴巴坏却心地善良的孩子,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冬昀希望这么说能唤醒桂花的良心。

  桂花喉头一窒,说不出话来。

  两天后,雷天羿站在潇湘院的垂花门外,内心还是相当挣扎。他真的能信任她吗?真的可以将心中的秘密告诉她?而她又会如何决定?

  思前想后,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此时亥时就快过了,他敲了门,看门的婆子被人吵醒,有些不高兴,不过见到站在外头的人是国公爷,还赏给她一小块碎银子,见钱眼开的她马上露出笑脸。

  “爷来找夫人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大可早一点过来……”

  雷天羿横睨一眼。“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爷放心,奴婢这张嘴就跟蚌壳一样紧,绝对不会说出去。”婆子搓着双手陪笑。

  “哼。”雷天羿并不相信,但也没有其它法子。

  他来到正房前,过了片刻才轻轻推开门扉,内房透着烛火的光芒,让他得以看清屋内只有妻子一人,并不见婢女的踪影,这样他就无须找理由解释来此的用意。

  他站在床前,并没有立即出声叫醒妻子,而是用幽深的目光凝睇着裹在锦被下的娇躯。他只要伸出手,就能将她拥在怀中,看似这么理所当然的举动,对他来说却是分外艰难。

  他不能对任何人事物有所眷恋,否则必会成为那个女人拿来操控自己的工具。

  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