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于是,冬昀又穿上袄裙,提了只灯笼,决定去小跨院看儿子——没错,昭儿是她的儿子,相信这点没有人能够否认。

  她在路上遇到巡逻的护院,却被对方试着劝退,劝她等天亮再来,不过冬昀才不甩他们。

  “要我走可以,你们就动手把我拖回去!”

  护院们听她这么说,当然不可能真的这么做,毕竟对方可是国公夫人,只好眼巴巴地看着她走了。

  冬昀站在垂花门外敲了半天的门,负责守门的婆子才来开门。

  “已经这么晚了,夫人来这儿做什么?”

  冬昀解释。“我担心小世子半夜肚子饿,所以来看看。”

  “夫人还是明早再过来吧。”婆子说完,就要把门关上。

  她旋即用手撑住门。“要是饿着小世子,你担当得起吗?”

  “这是在威胁奴婢吗?夫人的胆子何时变得这么大了?”婆子可没有被吓着,反而冷笑一声。“别忘了夫人上头还有位长公主,她才是当家作主的人,只要她说让小世子饿肚子,不准任何人喂奶,就连爷都不敢吭上一声,你又算是什么东西?可别真的以为自己是主子了。”

  “你……”冬昀为之气结,简直是狗仗人势!

  婆子哼了哼。“夫人还是早点回去睡吧。”说完便用力把门关上。

  虽然早就知道锦娘所受到的待遇不会太好,却没想到比预期中的还要糟。

  冬昀抬起右脚就要踹门出气,却在最后一秒硬生生把脚收回去,她可不想害自己明天无法走路。“说不定有其它的门可以进去……”

  这么一想,冬昀便绕着正院的粉墙走,就算是个狗洞,她也愿意钻。

  走着走着,才拐了个弯,最先看到的是灯笼散发出来的光芒,她马上意识到前面有人,心想该不会又是巡逻的护院,忙不迭地缩回去,吹熄手上的灯笼,不让对方发现。

  这时,小门开了,杨氏抱着小世子偷偷溜出来。

  “……小世子正在哭,民妇只好跟其它人说要抱他出来走一走,不过不能待太久。”

  冬昀心中不由得暗惊。

  这么晚了,杨氏在跟谁说话?

  “我知道了。”雷天羿抱过儿子。

  冬昀一下子就认出另一个是谁的声音,更加惊讶,把耳朵竖得更高,想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她听到昭儿发出抽气声,跟着又呜咽了两声。

  “原谅爹……是爹没用,爹必须拆散你们母子,不能让你娘一直陪在你身边,看着你长大成人,不过爹可以跟你保证,爹定会安排好一切,将来一定还能让你见到你娘……”只有这时,雷天羿才能对儿子说出心底话。

  他在说什么?

  这又是什么意思?

  冬昀不禁傻了,脑袋也一时转不过来。

  “在这之前,咱们父子都要忍耐……”雷天羿的嗓音不再冰冷,而是藏着压抑的情感。“昭儿听得懂爹的话吗?”

  昭儿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雷天羿见儿子响应自己,嘴角微微上扬。“对,咱们要忍耐。”

  “爷……”杨氏提醒,意思是她得回去了。

  雷天羿将昭儿交给她。“快走吧!”

  当小门关上,雷天羿也跟着快步离去。

  见对方已经走远,冬昀这才出来,看了那扇紧闭的小门一眼,又想着雷天羿方才说的话,突然觉得她这位国公爷丈夫身上充满着谜团。

  白天他就算见到昭儿,她也没见他表现出温情的一面,就连抱儿子一下都显得勉强,活像被人拿刀子逼迫似的,可是方才他却像个好父亲,开口跟儿子道歉,还请求儿子原谅……这简直令人匪夷所思,要不是她亲耳听见,根本不会相信。

  莫非……刚刚的那个他才是真正的“他”?

  如果他不是真的想拆散他们母子,又为何坚持要休了她?还刻意把自己塑造得既冷漠又无情?

  不行,她完全不明白!

  在回潇湘院的路上,冬昀想了又想,还设想了好几种可能,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或许自己真的误会他了,一直以来她只看到表面,应该去深入探究才对。

  长公主婆母主导着这座国公府,亲生儿子似乎也得听命行事,说不定……那个男人内心并不乐意,但又无法违抗母亲的话,所以才会要昭儿也忍耐,这样似乎就说得通了。

  而他说要休了她,搞不好……是为了她好?

  真是这样吗?

  冬昀不由得停下脚步,仰头看着月亮,也许自己应该好好去了解这个男人,去挖掘他心底的秘密。

  整个晚上,冬昀满脑子都在想这个问题。

  如果当面揭穿今晚发现的事,恐怕会适得其反,他不但不会承认,说不定会把自己隐藏得更深,想去了解他也就更困难了。

  她决定用自己的眼睛好好观察。

  天亮之后,春兰捧着洗脸水,桂花端着早膳,一前一后进来伺候,只见冬昀已经把袄裙穿上,头发也梳好了。

  “昭儿正在等我,回来之后我再用膳。”她一面擦脸一面说。

  春兰笑了笑。“是。”

  “可以走了。”要不是非得带着婢女,冬昀早就已经冲去小跨院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