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既然婆母不在府里,相公就不能通融一下,让我多陪陪昭儿?”冬昀忍无可忍地问,不是她不知足,而是太不合情理,她当然要反抗。

  雷天羿口气故作冷淡。“不要让昭儿太习惯你的存在,否则将来你不在身边,只会让他更难过。”

  “我会一直在他身边的……”冬昀几乎是用恳求的口吻说。“难道相公真的讨厌我,讨厌到容不下我的地步?”

  雷天羿喉头窒了窒,一时之间竟无法说出违心之论。

  冬昀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全副心神都放在昭儿身上,希望儿子能在满满的母爱下长大,不要像她一样有个灰色的童年。

  “好,那我再退一步……相公可以休了我,但是可不可以晚个几年?等到昭儿再长大一些,认得我这个娘,也记住我的长相,不会连走在路上遇到了都不认得。”

  “我说过这件事由不得你。”雷天羿又何尝愿意拆散他们母子,他比任何人都了解母子被迫分离的滋味有多痛苦。

  冬昀气红了眼,两手攥住他的领口用力摇晃,却撼动不了他半分。“你这个人讲不讲道理?我都退让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想怎样?”

  雷天羿拉开她的双手,嘲讽道:“道理?在这座府里,从来就没有道理两个字,你最好早一点认清现实。”

  若能够讲道理,他早就摆脱这一切,而不是被困在这片泥沼当中,直到完全窒息为止。

  说完,他两手背在身后,大步离去。

  留在原地的冬昀简直欲哭无泪,她跟这个男人真的无法沟通,她真想请求上天赐给自己智慧,想出对付他的办法。

  酉时,雷天羿换上普通百姓穿的袍服,身边没有带着小厮,独自一人走在街上,为了防止被人跟踪,他还刻意挑巷弄小路走,几个左弯右拐后,他走进了一间酒楼。

  这个时辰酒楼生意正好,人声鼎沸,没人会特别留意进门的客人,况且普通百姓也不认得他就是堂堂的定国公。

  雷天羿跟着伙计来到角落的位子,那儿已经有人在等了。

  对方见到雷天羿,便要起身见礼。

  “程大人不用多礼了。”他比了个手势后坐下。

  程淮这才重新坐回原位,接着伙计又上了酒菜。

  “……可有消息?”待伙计退下后,雷天羿略显急切地问。

  “下官托了几位友人寻找这位陈氏的下落,一直没有消息,国公爷真的确定人在昌州府?”程淮不得不这么问。

  雷天羿颔首。“我非常确定。”

  见定国公说得如此肯定,程淮沉吟了下。“其实下官最近为了一桩命案,必须前往昌州府讯问相关人等,也可以顺便查访此名妇人的下落,希望能带回好消息。”

  “程大人的这份恩情,我定会铭记在心。”雷天羿感激地说,更要谢谢老天爷让他有幸认识这位大理寺司直。人人都说此人耿直不阿,不畏权势,值得交心,他才敢把寻人的事委托给对方。

  程淮拱了拱手。“言重了。不过这位陈氏和国公爷究竟是何关系,让国公爷非要找到她不可?”

  “说来惭愧,其实这位陈氏是先父生前所纳的妾室,但又不敢让家母知道,只能偷偷安置在外头,谁知最后还是被发现了,家母便派人将她藏起来,不让先父再见到她。先父直到临终之前,心里都还挂念着这件事,为了让先父得以瞑目,我才想把她从家母手中救出来,让她下半辈子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雷天羿心想这个理由应该可以说服对方,何况绝大部分都是真的,并不算说谎。

  程淮点了点头。“原来如此。”看来老国公爷娶了尊贵的长公主为妻,当上驸马爷,其中也有不足为外人道的辛酸。

  “经过这么多年,我也只查到她被家母藏在昌州府,如今年纪大概四十出头,姿色中等,身材不胖也不瘦,就像上回交给你的画像。仅凭幼年时见过一面留下的印象可能会有些出入,就有劳程大人多多费心。”他把希望寄托在程淮身上。“只要先确定她至今平安无事就好。”

  “下官自当尽力。”程淮既然答应帮忙,就会做到。

  雷天羿举起酒杯。“我先干为敬!”

  两人仰头喝光手上的酒。

  “还有,这件事……”

  程淮明白他想要说什么。“下官自会守口如瓶,绝不会对任何人泄漏半个字,尤其是长公主。”

  “我当然相信程大人会保守秘密,那就万事拜托了。”由于身边没有足以信任的人,雷天羿只能仰赖这位大理寺司直,并将一切托付给他。

  两人又喝了几杯酒,雷天羿这才离开酒楼。

  在月色中,他回到国公府,方踏进玉华堂,就见阿保在檐廊下等着自己。

  “爷上哪儿去了?怎么不事先跟小的说一声呢?”

  雷天羿进了房,动手宽衣。“只是出去喝酒。”

  “下回请带小的一起去。”虽然阿保不想这么说,但这是长公主的命令,他不得不从。

  “我困了,你也下去歇着吧。”雷天羿不置可否地回道。

  阿保将主子脱下的衣袍挂起,见主子已经在床上躺下,这才吹熄烛火,带上房门,转身离去。

  雷天羿并没有睡着,只是在等待,他白天已经跟杨氏暗示过今晚会过去探望儿子。

  眼看子时就快到了,他起身,重新穿戴整齐,悄悄地离开玉华堂。

  另一头,冬昀则因为失眠,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她想到昭儿半夜都会因为肚子饿而哭醒,又不肯吃奶娘的奶,都要等到天亮,才能由自己来喂,就觉得既心疼又不舍……

  不过才喂了几天的奶,她就已经在这个孩子身上付出这么深的感情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