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冬昀又叹了口气。“开这种玩笑对我有什么好处?你娘说自从后母进了门就虐待你们,只对自己生的儿子好,在你十三岁那年还把你卖了,她心里很不舍,可又没办法。”

  “……既然夫人说这都是奴婢的娘说的,那么她长得什么模样?”桂花笑容有些不稳。“如果夫人说不出来,就表示夫人刚刚说的话都是骗人的。”

  冬昀偏着头,顺利地跟对方连结,也清楚“看到”对方的长相。

  “你娘的身材瘦瘦的,只不过脸型有些四四方方,下巴的地方……”她用手指比向自己的脸,停在同样的位置上。“这儿有颗小小的黑痣。”

  桂花倒抽了口气,脸色有些发白。

  “你娘说你从小就伶牙俐齿,嘴上不饶人,老说一些无心但又伤人的话,她很担心你会吃亏,希望你能改掉这个坏毛病……”冬昀无视对方吓呆的表情,把该传达的话说完。“还有关于弟弟妹妹的事,她说你已经尽力了,往后不用再替他们操心,只要照顾好自己就够了。”

  桂花不想相信夫人说的每句话,可是眼泪却不听使唤地掉下来,压在心头的重担和忧心突然整个放下了。“夫人不可能会……知道这些事……”

  “你娘真的很关心你,就算已经过世这么多年,还是陪在你身边,你并不是一个人。”冬昀深吸了口气,朝半空中嚷道:“桂花的娘,我已经把你的话传到了,你可以安心地走了,不要再来找我,我也有很多烦恼的。”

  “真的是奴婢的娘……真的是她这么跟夫人说的?”桂花怔怔地看着她,想确定是不是真的。

  冬昀说到嘴巴都干了,便自己倒了杯水。

  “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我是被你娘那份为人母亲的执着给感动的,否则我说什么都不会帮,要是被当成疯子,到时相公更有理由把我休了,我就再也见不到昭儿……等一等!你娘还有事情要交代……”

  冬昀偏着头,像是在倾听某人说话。“她说你绣给她的那条手巾,如今在你身上,她真的很喜欢,希望你有空能烧给她,她想带在身边。”

  桂花顿时泪如雨下,心中不再有一丝怀疑,因为这件事绝对没有人知道。“真的是娘……是娘没错……”

  “你总算相信了。”真不容易。

  桂花从来不晓得夫人有这般神奇的能力。“可是……夫人怎么会……?”

  这一点冬昀早就想好要如何解释了。“我也不大清楚,可能是那天投水自尽,去了一趟鬼门关,活过来之后就突然变成这样……我知道你没有把我当成主子,还是长公主派来监视我的,不过我并不怪你,你也是身不由己,就算把刚才的事说出来,也是想做好自己的本分,免得长公主将来怪罪,受到处罚。”

  桂花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就在这时,春兰端着茶点回来了。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们都下去。”冬昀也真有些饿了。

  两个婢女退出房门后,春兰好奇地问:“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怎么了?”

  桂花随口带过。“……没什么,只是刚刚有脏东西跑进眼睛里去了。”

  “那夫人刚刚有跟你说些什么吗?”

  “她在我面前能说什么呢?就不怕自讨没趣,或者又被我泼了盆冷水?”桂花哼了声。

  “说得也是。”春兰笑了。

  不过桂花没有跟着笑,只是半垂着眼眸,想着自己的心事。

  隔日清晨,天色还暗着,昭儿一醒来就讨奶喝,而且还不肯吃奶娘的奶,非要亲娘哺喂不可,折腾到天色大亮,下人只得赶紧去请示国公爷。

  雷天羿听了,只能咬紧牙关,强迫自己不去哄他。

  捱到当天傍晚,小世子哭到快断气,可把下人急坏了,眼看真的不行了,当爹的不得不让步,又把儿子的娘找来,昭儿总算破涕为笑,一脸满足地吃着奶。

  “……小世子从来不曾跟夫人这般亲近过,这会儿居然黏着夫人不放,果然是亲生母子。”这回两个婢女都跟来了,春兰亲眼目睹之后,不免惊奇。

  桂花不改嘲讽的口吻说道:“等到长公主回府,小世子要是真的不吃奶娘的奶,就得饿肚子,到时吃苦受罪的还是他自己。”

  一旁的嬷嬷和婢女也知道她说的是事实,无法反驳。

  冬昀也正在烦恼该如何说服长公主,让她答应把昭儿交给自己来照顾。

  喂完了奶,昭儿也睡着了,冬昀便把他交给杨氏。对另一名奶娘,光从女人的直觉来看就不喜欢。

  连着几天下来,冬昀都亲自喂奶,渐渐也感受到身为人母的幸福,可是以后呢?万一长公主真的狠下心来,不惜让昭儿挨饿,也不肯让她亲自哺喂,那该怎么办?不过这世上真有当祖母的会这么狠心地对待金孙吗?

  她不由得害怕听到长公主回府的消息,就是怕被剥夺和昭儿相处的时光,晚上也跟着失眠。

  这天早上,冬昀又来到小跨院喂奶,如今的她已经习惯哺喂的方式,而且奶水也变得充足,就算昭儿一天要吃上好几回都不必担心。

  而雷天羿每回都会等在外头,只要喂完奶,便要她马上回潇湘院,一刻都不能多待,总气得她火冒三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