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冬昀想破脑袋就是想不透这个男人的心到底是用什么做的?她可以肯定绝对不是冰,因为冰会融化,可就算是金属,机器人在进化之后也会有人类的感情,电影里不是都这么演的吗?“你没有听到你的儿子在哭吗?我只想再抱抱他,只是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而已……”

  “夫人还是先回去再说。”春兰劝道。

  冬昀不断挣扎。“放开我!”

  桂花一脸嘲弄。“夫人还是死心吧!”

  “昭儿!”冬昀大声喊道。

  听到妻子渐去渐远的呼喊,又看着儿子在奶娘怀中哭闹不休,雷天羿抽紧下颚,不让自己的脸庞流露一丝感情。

  冬昀气到连饭都吃不下,在房里来回踱着步子,却还是想不出法子。如果跪下来求那个男人有用,她连考虑都不会考虑,不过这样做恐怕也无法动摇她这位国公爷丈夫的想法,反倒自取其辱。

  真是一个没血没泪的混蛋!她忍不住在心里痛骂。

  “……夫人,戌时已经过了,该就寝了。”春兰有些畏怯地开口,生怕对方会把怒气出在自己身上,而这也是过去不曾有过的感觉。

  “你们先去睡吧。”此时此刻她哪里睡得着?

  春兰佯装关心地道:“夫人可别又想不开了。”

  “不会的,我已经死过一次,不想这么快又死第二次。”冬昀说着只有自己才明白的话。

  两个婢女以为她指的是投水自尽那件事,毕竟夫人也算是去鬼门关走了一趟。此时又见夫人一直盯着她们,尤其盯着桂花的时间特别久,还一脸欲言又止,不禁满心疑惑。

  最后冬昀什么也没说。“你们先下去休息吧!”

  桂花屈了下膝,也就不客气地退下,临走之前还不忘和春兰交换了个眼色,像是在说“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春兰还留在寝房内,没有离开。“夫人别气坏了身子。”

  “你也出去吧!”冬昀已经没有精神和体力应付她。

  “夫——”

  冬昀沉下秀颜。“出去!”

  “呃……”春兰没见过夫人用这么凶悍的表情和口气说过话,不禁愣了好一会儿。“……是。”

  等到春兰也退下了,冬昀才踢掉绣花鞋,不顾形象地往美人榻上一躺,两眼盯着屋顶上的横梁,左思右想,对眼前的窘境依旧束手无策。

  “难道真的要认命?”她甩了甩头。“我之所以能够重生,一定有它的意义,绝对还有其他路可以走……”

  想到这儿,她坐起身,决定到外头透透气。

  她开门出去,外头十分宁静,看不到半个人影,终于可以暂时摆脱被人监视的厌恶感。

  她顺手带上房门,走了一小段路,才想到忘了拿灯笼,幸好月光很亮,不至于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她漫无目的,只是顺着游廊走下去。

  如果连那个男人都搞不定,之后等到长公主回府,她要同时对付这对母子,那才真的头大。

  冬昀忍不住望着月亮叹了口气,虽然曾经帮助许多人解决夫妻或婆媳之间的问题,可真轮到自己遇上,才明白其中的困难。

  这时,冬昀走上荷花池上的石桥,桥面不算多宽,两旁的桥栏也只到她的腰部,她想到锦娘就是葬身在这座池水的下方。

  她攀着桥栏,弯身往下看。一个人必须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从这里跳下去。

  不期然的,有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往后扯。

  “哇!”她被突然冒出来的黑影吓得叫了出来。

  “我说过不准再有第二次,看来你没把我的话听进去!”一个压抑着怒气的男性嗓音迸出。

  要不是担心妻子又想不开,雷天羿也不会半夜前来,没想到还真的见到她意图寻短。

  冬昀愣了愣,认出对方的嗓音。“你是国……呃,相公?”

  “你要是真的跳下去,我会杀了伺候你的那些婢女。”雷天羿低哼一声。“别以为我不会这么做!”

  “我没有要跳下去。”冬昀抽回自己的手腕澄清。

  雷天羿没有说话。

  虽然看不清这男人此刻的表情,不过她可以感觉得到对方正在瞪着她,也不相信自己的话。“我只是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这么晚了,相公来这儿做什么?”

  雷天羿一时语塞,他只是来确定妻子不会再做傻事而已,原本并不打算现身的。

  “是不是昭儿还在哭?”冬昀焦急地问。

  “……有奶娘和婢女们轮流哄他,他早就睡了。”雷天羿顺势转移话题。

  冬昀放下压在心头上的大石。“那就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