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就在这一瞬间,冬昀“看到”昭儿的前世,不到三十的年纪,看起来是个具有身分地位的人,却被迫喝下毒药而死,那份怨愤、不甘以及懊悔随着轮回带到这一世,让他选择自我封闭,也断绝与外界接触。

  她小心翼翼地抱紧怀中软绵绵的孩子,在他的耳边说:“前世所受的苦楚已经过去,那些也不是你的错,不要太过自责……人只要活在世上,总有许许多多的无可奈何……”

  担任灵媒将近十年之久,其间遇到不少个案会想知道自己前世是什么样的人,又是怎么死的,可知道或记得并不见得有好处,甚至还会影响到这一世,有时不记得才是一种幸福。

  “今生的你要学会的是遗忘和放下……”年纪还这么小,记得前世的恩恩怨怨并没有好处,她试着和昭儿的灵魂沟通。

  不知是否真的听得懂冬昀这番话的意思,又或者只是巧合,昭儿陡地瘪起红润的小嘴,“哇”的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

  雷天羿难掩震惊。“昭儿……他哭了!”

  我的儿子不是哑巴,他会哭,你们听听看他的哭声多么响亮!雷天羿内心激动。

  “小世子从来不哭的……”王氏呐呐地道。

  杨氏用手巾拭着眼角。“果然是母子……小世子一定是认出夫人了……”

  “呜哇——”昭儿彷佛用尽全身的力气,哭到小脸通红。

  冬昀轻轻拍着他,小声地说:“哭吧!用力的哭吧!把心里的怨和恨全部哭出来,然后把它们都忘了,不需要记得那些痛苦的事……”

  见状,王氏想要乘机表现。“夫人不会哄孩子,还是让民妇来……”

  “哇——”昭儿的小手攥住娘亲的领口,不想被其他人抱。

  “再让他多哭一会儿。”冬昀婉拒了对方的好意。

  王氏偷瞧了雷天羿一眼,见国公爷不吭声,也就自讨没趣地退下了。

  昭儿将湿透的小脸蛋埋在母亲的胸口,哭了好久好久,直到剩下可怜兮兮的抽泣声,才怯怯地伸出小手,摸着母亲的下巴、嘴巴还有鼻子,眼里多了几分好奇,不过更教众人意外的是,昭儿居然发出咯咯的笑声。

  “……笑了?小世子笑了!”杨氏又惊又喜。

  雷天羿也同样不敢置信。打从儿子出生到现在,这还是头一回见到他笑,更不用说还笑出声音。

  昭儿需要娘亲……

  这个念头让他陷入天人交战,若把妻子休了,昭儿就再也见不到生母,这么做真的对吗?但是就算把人留下又如何?那个女人刻意不让他们母子见面,无非就是要昭儿从小只听她的话,对她唯命是从,若留下妻子,往后母子俩都会成为人质,被那个女人拿来要胁自己……

  冬昀见昭儿对自己露出可爱又疗愈的笑脸,也不禁打从心底喜欢上他。“这才对,婴儿就该有婴儿的样子。把那些不好的事都忘了吧。”

  “嗒……呀……”昭儿发出别人听不懂的声音。

  王氏惊呼。“小世子会说话?”

  “他当然会说话。”冬昀笑吟吟地唤。“昭儿……”

  昭儿马上咿咿呀呀,像是在回答她。

  冬昀突然有股想要流泪的冲动。“我是娘……”

  她想到前世的自己不曾得到过母亲的关心,也很少抱她、哄她,所以内心深处一直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她不希望这个孩子跟她一样,如果可以,她愿意尽己所能地去爱他。

  也许这只是一种自我满足的想法,就为了证明她跟前世的生母不一样,但是冬昀相信只要愿意付出,对方一定感受得到。

  “咯咯……”昭儿睫毛上还挂着泪珠,不过却笑得好开心。

  母子俩顿时之间又更亲近了。

  “已经让你见到昭儿了,也该满足了。”雷天羿不得不硬起心肠,朝杨氏使了个眼色。“快把昭儿抱走!”

  他错了!

  他不该带她来见昭儿!

  若是今天的事传到那个女人耳里,那个女人不但不会答应他休妻的要求,反而会继续把人留在府里,说不定还会同意让妻子经常和昭儿见面,只要母子俩感情愈好,就愈能用来掌控自己。

  见杨氏要把昭儿抱走,冬昀不禁恳求。“再让我抱一会儿……”

  “可是……”杨氏为难。

  雷天羿寒声喝道:“抱走!”

  “是。”杨氏只能照办。

  昭儿朝母亲伸出小手,豆大的泪珠不断滚下来,朝她哭喊。

  “昭儿……”冬昀觉得自己的心彷佛被紧紧揪住。

  雷天羿朝跟来的春兰和桂花低喝:“带夫人回去!”

  “夫人,跟奴婢回去吧。”春兰和桂花一左一右地拉住她。

  冬昀不得不跟这个男人乞求。“昭儿哭了,让我再哄哄他……”

  “奶娘自然会哄。带走!”雷天羿不许自己心软。

  春兰和桂花硬是将她往外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