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闻言,冬昀满脸惊喜,看来这个男人的良心没有完全被狗吃了。“让我见昭儿?真的可以让我见他吗?”

  雷天羿看着她脸上喜出望外的神情,眼瞳一片闇黑,没有半点光亮,将所有的情绪隐藏在内心深处,吐出最无情的音调——

  “当然可以,因为这是你们母子最后一次见面。”在她离开之前让母子俩见上一面,这是他唯一做得到的。

  ……她要收回刚刚说的话,这个男人真是个混蛋!

  “最后一次?为什么?”冬昀强迫自己要保持冷静。

  “因为我决定休了你,”看着妻子的脸色变了,笑容也不见了,他等着她泪水盈眶,低头啜泣。雷天羿脸上文风不动,继续说下去。“等母亲从宫里回来,我自会向她禀明,相信她不会反对。”

  不只冬昀感到惊愕,就连旁边的婢女也愣住了。

  冬昀咬了咬牙。“相公要休了我,总得有个理由。”

  “光是昨天那一巴掌,就足以把你休了。”他冷冷回道。

  春兰倒抽了一口凉气。“夫人真的打了爷?”

  “夫人疯了吗?”桂花惊呼。“怎么可以动手打爷呢?”

  没想到区区一个巴掌会成为他休妻的借口,虽然她不稀罕国公夫人这个头衔,但再也见不到孩子……孩子是无辜的,不该承受大人所犯的错。

  “你不能把我休了!”冬昀吼道。

  雷天羿神情冷酷。“没有我不能做的事。”

  “你……”她又举起右手,因为真的太生气了,顾不得暴力无法解决问题,就是想要教训眼前这个男人。

  雷天羿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口气冰冷到极点。“我说过不准再有第二次!”

  “还请爷原谅,夫人真的不是故意的,一定是太想念小世子了……”春兰跪下来替主子求饶。

  “哼!”雷天羿没有听完婢女的话,面无表情地甩开冬昀的手,转过身去。“走吧!我带你去看昭儿。”

  冬昀气到胸口剧烈起伏,生平第一次涌起杀人的冲动。

  “夫人还是快去向爷赔个罪,否则真的会被休。”桂花嘲弄道。

  春兰佯瞪一眼。“别乱说!”

  冬昀咽下熊熊怒火,赶紧跟上去,不过她当然不是为了道歉,而是把握见到锦娘的儿子这个机会,就怕以后真的见不到了,至于休妻一事,在长公主回府之前,她应该还不至于会被赶出去……她在心里要自己先别慌张。

  雷天羿走在前头,表情木然。

  冬昀跟在他后头约莫五步远的距离,不禁盯着他的背影。

  有个贵为长公主的母亲,这个男人从小养尊处优、高高在上惯了,会被教育成一个自我意识强烈,只会关心和在乎自己,不会更不懂得替别人着想的男人也是可想而知,问题是她该如何改变他?一旦无法“看到”,她才发现自己与人相处和沟通的能力根本就是零。

  难道婚姻是她穿越到这个朝代要修的功课之一?

  在冬昀寻思之际,已经来到一座小跨院,它就紧邻着长公主居住的正院,她连忙把思绪拉回来,专注在眼前的事上头。

  踏进小跨院,几个婢女见到国公爷,连忙见礼,又看到夫人也来了,不禁有些错愕,着急地阻止。

  “长公主说过不许夫人踏进这儿一步——”

  雷天羿直接越过婢女身边。“长公主若是怪罪下来,自有我承担。”

  冬昀紧跟在后,婢女也就不敢拦阻。

  进了厢房,两位奶娘都在屋内,杨氏坐在床沿陪伴着小世子,另一名奶娘王氏则较为年轻,大约二十五岁左右,算是颇具姿色,原本坐在椅子上喝茶纳凉,见到国公爷来了,赶紧起身,还伸手摸了摸发髻,就怕头发乱了。

  王氏用着讨好的娇嗲语气,朝他福了个身。“爷好久没来看小世子了,小世子一定很高兴。”

  “让夫人看看小世子。”雷天羿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目光落在儿子身上,见他呆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小小的脸蛋上没有丝毫表情,就算面前摆着孩子们最喜欢的陀螺,依旧无法吸引他的注意。

  “呃……”王氏这才注意到后头的国公夫人,笑脸顿时僵住。“可是长公主交代过不能让夫人……”

  雷天羿冷冷一瞥。“别让我说第二次!”

  “是、是。”王氏缩了缩脖子回道。

  他回头睨了下冬昀。“过来看昭儿吧。”

  冬昀有些激动,终于可以看到锦娘的儿子了。

  她一步步走到床前,实出无法分辨婴儿的年纪,只能猜测大概是一岁左右,头发还有些稀疏,不过眉清目秀的五官跟他爹很像,一看就知道是谁家的儿子。

  “昭儿……”冬昀在床沿坐下,伸手抚着孩子的脸蛋。

  昭儿抬头迎视她,目光过分沈静……不,应该说是死寂,完全不像一岁的孩子该有的眼神。母子俩就这么对望片刻,昭儿既不哭也不笑,更不会说那些只有外星人才听得懂的语言,虽然冬昀对婴儿这种生物并不大了解,却可以肯定昭儿缺乏婴儿该有的正常反应。

  “让娘抱抱……”她有些笨拙地将昭儿抱进怀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