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爷?”有道妇人嗓音紧张地问。

  雷天羿这才现身在对方眼前。

  杨氏连忙走近,她是照顾小世子的两位奶娘之一,只见她将怀中的孩子塞进雷天羿的怀中,接着便左顾右盼,像是在把风。

  其实这么做真的冒了很大的风险,要是让长公主知道了,她铁定会被赶出去,还可能无法活着离开国公府,可是当初丈夫意外受伤,无法下田耕种,她为了筹措药钱而烦恼,国公爷却私下塞了一笔银子给她应急,她为了报恩才答应帮这个忙。

  单手接过还未满周岁的儿子,雷天羿脸上看似文风不动,只有自己最清楚此刻的心情有多激动。

  “昭儿……”他举高灯笼,凝视着儿子小小的脸蛋,似乎比上次见到时又长大了些,原本睡着的孩子突然动了动眼皮,接着睁开,张着乌黑的大眼盯着他看,父子俩的五官如此相似。

  雷天羿与儿子对视着,尽管母亲……应该说是“那个女人”并未不准自己探望昭儿,他大可选在白天光明正大的来探望,可他愈是表现出疼爱和关心,昭儿的处境就愈是危险,他只能假装漠视他的存在,然后在半夜偷偷来看他一眼,相信他们父子连心,不需任何言语就能心意相通,儿子更会明白自己的苦衷。

  “昭儿还是不哭不笑吗?”他认为儿子是生病了,但太医都说昭儿很健康,所以至今仍找不出原因。

  闻言,杨氏点了点头。“这个年纪的孩子总会咿咿呀呀的说话,可是小世子都不肯开口,也不哭不笑,该不会是……”她及时将“哑巴”两个字吞了下去。

  “不可能!”他不相信儿子会是哑巴。

  杨氏有些过意不去,随即便伸出手,想把小世子抱回去。“国公爷,民妇不能出来太久,会让其他人发现的。”

  “去吧!”雷天羿绷紧下颚,强迫自己放手。

  待杨氏又匆匆忙忙地离开,他这才往回走,迅速穿过备弄,再经过花园,一番曲折之后,终于回到玉华堂。

  待他轻轻推开留有一条缝隙的门扉,迅速地闪进垂花门,返回寝房,没人留意到哑巴门房在暗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隔天,待阿保端着洗脸水进房伺候,就见国公爷已经穿戴整齐,正坐在窗边看书,似乎又是一宿未合眼。

  “要小的把早膳端进来吗?”阿保拧了条湿面巾递给国公爷。

  雷天羿吹熄几上的烛火,放下书,接过湿面巾。“不必。”他没有胃口,就连饥饿的滋味也很久不曾有过了。

  “是。”阿保回道。

  他将擦完的湿面巾递给小厮,两手背在身后,举步踱出房门。时值五月中旬,清晨还有些凉意,得以让他静下心来思考。

  那个女人每隔几个月便会进宫小住,只因她和当今圣上是同胞亲兄妹,封号为凤阳公主,备受皇上疼爱,因此享有特例,不必远嫁至他地,能住在繁华安定的京畿。

  想必爹生前也跟他有着同样的感受,以为有幸娶到金枝玉叶,成为人人羡慕的驸马爷,谁知却是恶梦的开端,最后为了寻求解脱,自行服下毒药。他无法责备父亲的软弱无能,因为他也想抛下一切逃走……

  这个念头打从五岁那年得知残酷的事实之后,就不曾间断过。

  可如今昭儿落在那个女人手中,成了人质,他无法一走了之,何况还有昭儿的娘,即便不爱她,但毕竟是明媒正娶的妻子,又为他生下一个儿子,于情于理他都不能置之不理。

  那就休了她吧!

  心底有个声音这么说。

  只要将人休离,送回娘家,不只能保全她的性命,将来也不会被用来牵制自己的一举一动。

  雷天羿看着渐渐升起的朝阳,彷佛带来无限希望,可是他的俊脸依旧一片淡漠,看不出喜怒哀乐。他又站了许久,终于作出自认最好的决定,那便是让她怨他、恨他一辈子,甚至改嫁他人。

  他移动脚步,前往潇湘院。

  自从妻子传出有喜后,两人便各住一方,直到今日都没有再同房过,即便她不止一次含蓄婉转地探询,也都被他严加拒绝,直到她心死为止。

  自己是个多么冷血无情的男人……他不免在心中自嘲。

  见国公爷难得踏进潇湘院,婢女们也不免讶异,连忙屈膝见礼,不过雷天羿彷佛没看到似的,直接越过她们。

  “……爷来了!”有个小丫鬟进房向冬昀禀告。

  春兰和桂花相觑一眼,也都有些意外。

  “他来做什么?”冬昀口中低喃,想到昨天那一巴掌,他该不会是愈想愈不甘心,想要来讨回去吧。

  她顿时有些忐忑不安。

  瞥见雷天羿进门,她本能地绷紧全身,看着对方走向自己。

  “走吧!”他在冬昀面前站定,丢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冬昀怔了怔。“走?走去哪里?”

  “你不是想见昭儿吗?”雷天羿面罩寒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