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自己曾经希望能失去这份特殊能力,活得像个正常人,然而此时她却多么期盼能“看到”想要知道的事。

  妻子的反应令雷天羿眉心皱成川字,她向来都是柔柔怯怯、半垂眼睑,说话细声细气,不曾像今天这样直视自己,彷佛……想要看透他的内心似的。

  他对自己的这个想法觉得可笑。

  “你在看什么?”他微愠地问。

  冬昀眨了眨眼。“没、没什么。”

  “既然明白了就回去。”雷天羿不想再多言。

  看来要对付这个男人不大容易。“那么相公可有每天去看他?”

  冬昀心想自己既然见不到儿子,他总见得到吧。

  “昭儿身边已经有两个奶娘,还有嬷嬷和婢女,她们会好好照料昭儿的。”他漠不关心的口吻让人听了真的会吐血。

  冬昀握紧拳头,因为抡得太用力而有些发抖。“意思是相公很少,甚至没有去探望过他?他可是你的亲生儿子……”

  “那又如何?”雷天羿不痛不痒地回道。

  “啪”的一声,在冬昀意识过来之前,右手掌心已经挥了过去,往对方那张冷冰冰的俊脸打下去。

  雷天羿陡地挨了记耳光,那双黑不见底的眼眸迅速闪过一道讶然。他的妻子从来只会因为委屈而落泪,别说动手,就连还口也不曾。

  “夫人!”唯一在场的阿保可以说是惊呆了。

  冬昀也被自己打人的举动吓到了。

  完了!她不禁有些畏惧地看向面前的男人,她痛恨暴力,没想到自己竟有样学样,跟前世的生母一样,也同样用暴力来宣泄怒气,虽然这位国公爷真的很欠揍,但是动手就是不对,她更担心对方还以颜色。

  才这么想,雷天羿已经一把扣住她的手肘,俊脸像是结了层冰霜,两片薄唇吐出警告。“不准再有第二次!”

  冬昀痛到差点叫出来,但还是昂起下巴回呛——

  “我不后悔打这一巴掌,因为这是你应得的。”这个混蛋!既然无法真心疼爱自己的子女,就不要把孩子生下来,让他们来到这个世间受苦。

  雷天羿讳莫如深地瞪着面前的妻子,令人看不透心思。

  要比谁的眼睛大吗?冬昀也同样瞪着他。

  “回去!”雷天羿松开手掌的钳制,低声斥道。

  “我……”她想代替锦娘去看看那个孩子,说不定孩子被虐待了都没人知道。

  雷天羿又喝道:“回去!”

  对方的态度强硬又吓人,冬昀只好把话又咽回去,不过她还会再来的,非要确定孩子平安她才能放心。

  目送妻子纤瘦的身影忿忿然地离开,雷天羿不自觉伸手摸了摸印着红色指痕的左颊,原本又麻又痛,这会儿却觉得火辣辣的。

  足见这一巴掌是使出全力的。

  “爷要上药吗?”阿保上前问道。

  他放下手。“不必。”

  “是。”阿保又退后。

  雷天羿才要转身踱回书案后头,突然停下脚步,清清冷冷地启唇,道出令人不解的话。

  “方才发生的事,等长公主回府,就随口跟她提起。”

  “爷真的要小的这么做?”他奉命前来监视国公爷一事,彼此都心知肚明,自己有时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看到,只要别被长公主知道就好,所以他对这个要求感到迷惑。

  雷天羿回头睨道:“要你说就说。”母亲……不,那个女人若知晓他们夫妻决裂到动起手来,必定会很开心,也许可以让她高兴上好几天。他讽刺地思忖。

  “小的明白了。”阿保心想若没有据实禀报,日后长公主得知此事,自己恐怕小命不保,确实不得不说。

  待雷天羿坐回书案后头,挑了本书来看,却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左颊正隐隐刺痛着,不过对他来说,这比被蚊子叮咬的力道还要轻微,只因为他的心早在多年前就已经麻木,失去任何感觉。

  此时,他的脑中再度浮现方才妻子瞪视自己的秀眸,里头宛如燃着两簇火焰,恨不得将他烧成灰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