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恭敬地回道:“小的是阿保。”夫人不可能记得府里所有的奴才叫什么,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要见……呃,相公。”冬昀不太习惯这个称呼。

  阿保搔了搔面颊。“爷说他不见任何人。”

  她愣了愣。“谁都不见?”

  “是,尤其不见夫人。”阿保补上一句。

  冬昀没想到会吃闭门羹,要是没办法面对面说话,什么都不用谈了。

  “夫人,咱们还是回去吧。”春兰开口。

  “爷不见夫人是常有的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夫人还是早点死心吧。”桂花也在旁边泼冷水。

  眼看对方不肯和她见面,冬昀只好换另一个方式。“那么你进去跟爷说一声,我要见小世子,请他同意。”

  阿保回道:“奴才会代夫人把话转达给爷。”

  “我要你现在就进去问。”她不想就这么回去。

  阿保愣了愣。以往夫人都是哭着回去,今天却不同。“呃……是。”

  阿保只好转身进去转达。

  冬昀在原地等待,非要等到个答案不可。

  没多久,阿保回来了。

  “爷说等长公主回来再说。”

  冬昀不禁握紧拳头,除了前世的生母之外,这个男人是第二个有本事把她彻底惹毛的,不过大吵大闹也不是办法,看来得要重新计划,拟定对策,才能对付这位国公爷丈夫。

  思及此,冬昀转身离去。

  若要比耐性,冬昀可是一等一,想想她跟前世的生母生活了三十年,这其间精神和肉体上所承受的暴力足以把一个正常人逼疯,所以她绝不会被这小小的挫折给击垮的。

  于是,冬昀就当是在散步,也顺便熟悉国公府的环境,分成早、中、晚,一天三次,来玉华堂“求见”她的丈夫。

  到了第五天,冬昀已经是熟门熟路了,她干脆甩开婢女独自跑来,看守玉华堂的哑巴门房见到她又来了,从没想过向来个性娴静柔婉的国公夫人竟有这般执拗的一面,叹了口气,便进去禀报。

  没多久,阿保来了。“夫人……”

  “我要见你们的爷!”冬昀劈头就说。

  谁知这次阿保却拱了下手。“爷请夫人进去。”

  终于肯见她了!她原本还打算跟那个男人磨上十天半个月,甚至更久,看谁比较有耐性。

  冬昀跟着小厮穿过池面上的曲桥,循着游廊来到书房。

  “夫人请!”阿保躬身道。

  冬昀先深吸了口气,这才跨进门槛,屋里只有一个人,见她进门,对方便合上手中的书册,从书案后头走了出来。

  两人终于真正的面对面了。

  那天半夜,她没能完全看清对方的面容,此时细看,才发现对方比想像中的还要年轻,大概才二十一、二岁,五官虽然英俊,却太过冷硬,就像冰雕似的没有人味,个子比自己高出将近一个头,身穿素色交领右衽袍服,领缘和袖口都有纹路,束发戴冠,更衬托出他的帅气,根本就是古代版小鲜肉,可惜个性太差,负五十分。

  “相、相公。”这两个字让她叫得很别扭。

  雷天羿发现她身边没有带着婢女。“就你一个人来?”

  “是。”她盯着他。

  他冷冷地问:“你要什么?”

  “我要见我儿子。”冬昀也不罗嗦。

  “等母亲从宫里回来之后,再征询她的同意。这个规矩你应该很清楚。”雷天羿面无表情地拒绝。

  冬昀紧盯着他那张没有感情波动的面容,还是什么都看不到,实在想不透问题出在哪里,也因为看得太过专注,没有发现这个举动跟平常的反应不同,让对方产生疑惑。

  雷天羿语气带着几分威吓。“听见我说的话了吗?”

  冬昀还是不肯放弃,一直盯着他的脸。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