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儿 >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迷迷糊糊之间,冬昀听到婢女们的对话,她想跟她们说让她睡一觉就好,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已经昏睡过去。

  好多年没生过病的冬昀时睡时醒,隐约中可以感觉到有人帮她换掉身上汗湿的衣服,又喂她喝好苦的中药……

  是谁?是妈妈吗?不对,妈妈从来没有对她这么温柔过,也根本不在乎她是死是活,她的眼里只有钱……

  可是冬昀口中还是一声又一声地喊着“妈”、“妈”,而身边几个婢女们都以为只是夫人梦中的呓语,并没有当真。

  到了第三天,烧总算退了,冬昀清醒的时间也愈来愈长,不过她还是闭着眼皮,除了多休息、让体力快点恢复外,也乘机偷听婢女之间的对话,或许可以藉此多了解一下这位定国公夫人。

  “……夫人都投水自尽了,爷却一次都没有来探望过……”

  “咱们这位国公爷身上流的血是冷的……”

  “嘘!你们是不是不想活啦?”

  “幸好长公主前几天进宫小住,不在府里,否则咱们也跟着倒霉……”

  冬昀这才知道原来“她”是投水自尽的,所以她醒来才会在水里,而国公爷的身分她大概也猜得出来,虽说是夫妻,不过两人关系似乎很冷淡……至于那长公主又是什么人,为何也会住在这座府里,她就想不通了。

  她以为重生之后就会有好日子过,也能从此摆脱母亲的压榨和暴力,谁知道她想得太天真了,往后肯定还有苦头吃。

  “……唉!”

  听到冬昀叹气,有位婢女来到床前,弯下身问道:“夫人醒了吗?”

  她慢慢睁开眼皮,假装刚睡醒,不过才见到对方的脸,马上就“看到”画面了,显然这份特殊能力并没有因为重生而消失不见。

  “夫人应该饿了,还是先吃点东西吧。”婢女伸手扶起她。

  冬昀依然盯着她看。

  婢女终于注意到她的目光。“奴婢脸上有脏东西吗?”

  “没有。”冬昀摇头。“你叫……”

  “奴婢是春兰,夫人忘了?”婢女笑问。

  冬昀揉着自己的额际。“我的头还有些昏昏沉沈,一时想不起来。”

  这名叫春兰的婢女不以为意,回头取了件披风披在冬昀肩上。“夫人心里有什么苦就跟奴婢说,奴婢是站在夫人这一边的。”

  闻言,冬昀牵了牵唇角,像是在感谢春兰有这份心意,心里却明白不能相信这名婢女的话。她“看到”对方之后会跑去跟某个打扮贵气的妇人打小报告,至于这位贵妇,因为保养得太好,实在看不出年纪,可能三十多岁,也可能四十多岁。会不会就是之前提过的长公主?

  “长公主她……呃,何时回府?”冬昀问着另一个婢女。

  这名叫做桂花的婢女回道:“长公主每回进宫小住,和皇上话话家常,总会住上个把月,恐怕没那么快就回府。”

  能够进宫跟皇上话家常,那么就是真的公主了,拥有这么尊贵的身分,又住在这座定国公府,那么会是……

  “自古婆媳之间相处融洽的例子原本就不多,夫人还是看开一点,千万别再寻短了。”春兰这番话解开了她心中的困惑。

  这下冬昀真的笑不出来了。

  现在的她不只有个连妻子投水自尽都不曾前来探望的冷酷丈夫,更有个身分尊贵的难搞婆婆,自己的运气还真好,居然在这位国公夫人身上重生,就算拥有别人没有的特殊能力,也不代表懂得应付别人的家务事……

  不,这已经不是别人的家务事,而是她的了。

  “夫人不为自己,也要多为小世子着想。”

  小世子?

  冬昀迷惑地看着春兰,等她说下去。

  “夫人要是死了,小世子就得喊别的女人一声娘了……”

  欸?

  到了第四天晚上,冬昀的体力已经逐渐恢复,在她的坚持之下,婢女全都下去歇着,不必轮流在房里过夜。

  此刻除了烛火,就只有她一个人,冬昀终于可以放下戒备,好好地整理思绪,想着该如何以国公夫人的身分在这座府第里头生存下去。

  她下了床,来到镜奁前,打量穿越之后的长相——面颊有些消瘦,但是看得出容貌秀丽端正,又有气质,加上能嫁给王公贵族,出身肯定也不错。她眼角不经意瞥见簪子旁摆了条巾帕,随手摊开,上头除了绣着一对鸳鸯,角落还刺了个“锦”字,或许就是这位国公夫人的闺名,突然,她灵机一动,想到私人物品里头说不定可以找到线索,果然,她在床尾的一口木匣子里找到几封家书,一一打开来看,信末都署名着“锦娘”二字,也证实了冬昀的猜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