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福星高照 >


  “哥儿们?”他的表情好像吃到馊掉的食物一般。

  她斜睨他一眼,“这不是你要的吗?”

  “我……”傅观星真想打自己的嘴巴,现在的他,很想一口把她“拆吃人腹”,怎么当她是哥儿们呢?他小心翼翼地询问,“嗯……可不可以换别种关系?”

  “不当哥儿们就拉倒。”她低哼一声。

  闻言,傅观垦只有硬着头皮和她称兄道弟,“好、好,哥儿们就哥儿们。”

  “那我就叫你一声傅大哥……”

  他急切地打岔,厚着脸皮要求,“慢着!我上头还有个大哥,你叫我傅大哥,好像在叫他一样,不如叫我一声观星哥哥如何?这样才能显出咱们关系匪浅。”

  “恶……好呕心。”宁宁吐了下舌头。

  傅观星扮出可怜相,“如果你不喜欢这么叫,那就直接喊我名字,我都无所谓,只要你高兴就好。”

  “观、观……”这种恶心巴拉的名字她实在叫不出来,“算了!我还是叫你傅观星比较顺口,既然咱们是哥儿们,就不必计较这么多。”

  你不会计较,我可计较了,他失望地忖道。

  “你高兴就好,那我要怎么称呼你?是朱兄弟?还是宁妹妹?”

  这次宁宁倒是回答得爽快干脆,“你还是叫我名字比较习惯。”

  “宁宁……”傅观星刻意拉长尾音。

  她差点作呕,“不要用那种怪声怪调来喊我!”

  “好嘛!不叫就不叫。”傅观星逗够了她,冷不防想到不久前还抱在手臂上的东西,低下头寻觅了好一会儿,很快地捡起一只长形木盒,“还好没把它给摔坏了……”刚才因为事态紧急,随手一丢,所幸这木盒完好无缺。

  宁宁伸长脖子,“那里头装什么?”

  “这是长白山的人参,还是有‘百草之王’美誉的老山参。”他打开盒盖,里头躺着一株价值连城的草本植物,“它可以为久病在床的病人大补元气、舒筋活血,相当的珍贵,是我托几位朋友特地去采来的。”

  “你家有人生病?”

  傅观星合上盖子,含糊地点头,“别说这些了,你把东西收拾一下,我下楼去帮你结账。”

  她一怔,“结账?为什么?”

  “你不会以为我还会让你住在这儿吧?”

  “为什么不能?”宁宁呆呆地反问。

  傅观星瞅着她的眼神好像她的脑袋突然坏了,“出了这种事,难保不会再发生,咱们当然要防患未然。”

  她单纯地回答,“那就换另一家客栈……”

  “不,你跟我回家。”话才说完,宁宁便张唇想婉拒,却被傅观星给打断了,“方才你不是还说咱们是哥儿们吗?那么我家就是你家,你到荣国府做客,既合情又合理,不会有人反对的。”

  她思索半晌,虽然她的个性有点像男孩子,平时又不拘小节惯了,不比那些大家闺秀,可是,未出嫁的姑娘独自到男人家中拜访,传出去总是不好听。

  “我反对。”

  “如果你担心有人会在背后说闲话,可以依旧女扮男装,不就没人知道了。”傅观星当然也顾虑到她的名节,不过,还是先把她拐回家再说。

  宁宁反复考虑,“这办法好是好,不过,终究不是长远之计,我总不能一待就好几个月,你当然可以无所谓,但是你的家人可就不会这么认为了,而且我想靠自己的双手自力更生。”

  “如果你坚持的话……”

  “我很坚持。”她倔气地说。

  傅观星叹了口长气,一好吧!那就只好用第二种办法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