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福星高照 >


  傅观星啼笑皆非,“娘,没这么严重吧!”

  “你再这么吊儿郎当,你爹怎么放心把事业交给你。”二夫人简直快被他给气晕过去,“都怪我平时太放任你了,总有一天,咱们都得流落街头当乞丐,我真是苦命喔!”

  他“噗哧”笑出来,“娘,您也太夸张了,再怎么样,我也会让您有吃有住,不至于让您去行乞的。”

  二夫人悻悻然地顶了回去,“你要用什么来养娘?就算养得活,娘可舍不得离开这座荣国府,还有这二夫人的地位。观星,就算是为了娘好了,你得有出息

  点,好让你爹对你另眼相看,咱们在这座府里才不会被人看不起。

  “好,我答应娘就是了,已经很晚了,娘也该回房安歇了。”傅观星已经累得疲于应付,只想快快打发她。

  她被车推半请的送到门口,不忘又叮咛几句,“明早记得去见见你爹,他有事要跟你说。”

  “知道了,娘。”终于把唠叨的娘亲送走,他吁了好大一口气。

  傅观星捏了捏酸疼的脖子,把烛火吹熄,泛出苦笑,心想还是早点睡,好养足精神,因为明天可能不大好过罗!

  傅珩揉着隐隐生疼的太阳穴,总算结束了一个时辰的精神训话,就不晓得二儿子能听进多少。他有两个儿子,长子自小知书达札,从来不需要他烦心,次子则是全然相反,生性浪荡不羁,做事更是没个定性,让他头痛至极。

  “唉!”看来只有把希望寄托在长子身上了。

  走出书斋,傅观星将方才的训诫全当耳边风,照样出门去。对他而言,墨守成规不是他的本性,何况他也学不来,好儿子的角色就由大哥去当,他只想当他自己。

  肚子咕噜一声,赫然想起为了听训连早膳都还没用,正在想要上哪家饭馆解馋止饥,忽而眼尾往右前方一瞟,虽然不敢说自己记性绝佳,不过,只要是见过的人,绝不会轻易忘掉,何况他们昨天才见面,记忆犹新。

  那是摆在路边专卖早粥的小摊位,纤瘦的身影背对着他坐着,同样头戴小帽,脑后垂着长长的辫子。

  傅观星摇着扇子晃上前,大大方方地往对面的位置坐下,“小兄弟,真巧,咱们又见面了。”

  对方陡地一呛,“咳咳……你……”

  “小兄弟,才一晚没见,你今天的脸色特别白,不晓得是用什么神仙妙药擦的,也介绍给我如何?”他笑觑着对方咳红的小脸,平添了几分艳色,心中不觉一动,疑窦越深。

  真是倒霉,怎么又遇到这只苍蝇了,宁宁心中暗付。

  “你认错人了,咳咳,我又不认识你。”她太大意了,忘了把脸涂黑,不过这样也好,就假装没见过他,省得他问东问西。

  傅观垦一脸怀疑地斜睨,“我们真的没见过?”

  “当然是真的。”她只想赶紧把粥喝完,快快走人。

  他笑得有些不怀好意,“哦……真的是这样吗?要是昨晚胡同里那些拿到银子的几户人家,知道你就是他们口中的观世音菩萨,你想会怎么样?不如我现在就去告诉他们,他们一定很想知道……”

  宁宁不耐地瞪着他,“你这个人真的很烦耶!”

  “你现在是承认咱们见过面罗?”傅观星笑呵呵地问。

  她丢给他一记大白眼,“见过又怎么样?”

  “你只要承认就好。”他霍地倾身向前,让宁宁不由自主地往后仰,语焉不详地低喃,“我说小兄弟,你觉不觉得你长得很像……”

  “很像什么?”宁宁微带警戒地反问。

  坏了!这下真的坏了!

  该不会让他识破地其实是女扮男装了?

  傅观星搓了搓下巴,正色地凝睇她,“嗯……真的好像,很像现在京里一些大官,或是有钱老爷喜欢私下收藏的娈童,小兄弟,你可得多多小心喔!要是让那些人看上,你的清白可就不保了。

  “娈、娈童?!”宁宁顿时气结,却只能把怒气吞下去,皮笑肉不笑地道谢,“多谢提醒,我会注意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