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福星高照 >


  小黑炭忍不住偏过头,用黑白分明的大眼怒瞪,“你烦不烦?”

  “一点都不烦,还非常有趣。”他自得其乐。

  “真是遇上鬼了,还是一个讨厌鬼。”小黑炭恶狠狠地睨他一下,然后不动声色地继续前进,再趁其不备拔腿就跑,“哼!想追我,还早得很哩!”

  傅观星似乎早料到他会使出这一招开溜,咧开一口白牙,“今晚就先到此为止,只要你在京城,我们早晚都会再碰面的。”

  呼,好险!总算摆脱那只讨厌的苍蝇了。

  回到位在客栈内的房间,因为住得是最便宜的客房,所以空间很小,把自己扔到床上,床架还不时发出嘎吱嘎吱响。小黑炭顺手抱起置放在榻上的布娃娃,将她高举过头,对着她喃喃自语。

  “娘,我今天总共赢了一百五十两,不过,我只留了五两银子,其他的全都送给那些穷人罗!所以,你不要生气,要不是逼不得已,我也不想去赌,我知道你最恨人家赌博了,我保证,明天以后绝不会再去了……”

  说着说着,小黑炭哽咽了,轻握着拳头,孩子气地揉了沾满水气的双眼,这才露出少许的女儿娇态。

  “……娘,宁宁好想你,你为什么要这么早死呢?”外表看似独立,也掩不住此刻的脆弱,一面呜咽地搂紧布娃娃,一面抽抽噎噎地哭诉道。

  要不是爹太没出息,脑中只有赌博,她又何必离乡背井,跑到这么遥远的京城来。刚来的那几天,她到处找工作碰壁,就算有大户人家想请丫鬟婢女,可都要经过介绍,不敢随便让陌生人进门。

  迫于无奈,她只好女扮男装,想不到尽是一些粗活,若是好友双喜的话准没问题,因为她天生就有怪力,可自己就不成了,上工不到半天,就被迫卷铺盖走路。如今盘缠用尽,就要露宿街头了,她只好重操旧业,想办法乔装改扮混进赌场,那里可说是她的天下。说来还真是有够讽刺,明明极端地厌恶赌博,到最后,却又得靠它才能生存下去。

  宁宁用袖子抹去泪水,告诉自己要坚强,因为没有人会帮她。

  明天,等明天她再出去碰碰运气,说不定可以找到供食宿的好差事。

  实在是太累了,她也懒得动,和着衣服、闭上眼皮就睡着了,两手不自禁地抱紧布娃娃,在梦中寻求娘亲的慰藉。

  睡眼惺忪的门房开了大门让傅观星进来,“二少爷,你回来了。”

  “嘘,小声点,别让别人听见了。”他伸出食指,在唇边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门房当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忙不迭小声地回答,“老爷早就睡下了,二少爷尽管安心。”

  “那就好,这赏给你。”傅观星掏了一锭碎银打赏,算是回报门房每夜帮他等门的代价,“要是有人问起,你该知道怎么回答?”

  他机灵地作揖,“小的明白,多谢二少爷赏赐。”

  傅观星颔了下首,很快地绕过大厅,转往自己的住处,才推开门扉,瞥见坐在屋内的人影,就知道真正的麻烦还在等着他。

  他唇畔立刻露出笑意,“娘,这么晚了还没睡?”

  早就在这儿守株待兔的二夫人没好气地睨他一眼,“你傅二少爷还没回来,我这个苦命的娘怎么睡得着呢?”语调中带着浓浓的火药味。

  “娘的火气这么大,又是谁惹您生气了?来,先喝口水消消火。”傅观星俊脸含笑地奉上茶水,“就算是儿子犯了天大的错,也在这里一并向您道歉,娘就别气了。”

  “你也知道是自己的错”二夫人嘴上嘲讽,可是在儿子的笑脸相向下,什么火气也升不上来,唉!只能怪自己于嘛生给他一张会说甜言蜜语的嘴皮子,还有一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蛋,“给我老老实实地说,你今天都上哪儿去了?”

  傅观星仍是笑不离唇,“跟几位朋友喝喝茶,再四处随便逛一逛。”

  “又是跟你那群猪朋狗友,你就不能交一些正经一点的吗?让你爹抓住这个把柄来数落我,你过意得去吗?”她气呼呼地质问。

  他笑搂着娘亲丰满的身躯,“娘,我交的朋友三教九流都有,可不表示他们全都不是好人,爹那老古板没办法接受,他爱念就随他去,难道连娘都不相信自己儿子的眼光?”

  二夫人有些词穷,“怎么说都是你有理,死的都能说成活的,娘辩不过你,不过,你可得给我牢牢记住一点,不管怎么样,娘可不许你输给你大哥。”

  “大哥是大哥,我是我,没必要把我们相提并论。”他无奈地说完,二夫人就像被踩到了痛脚,几乎要暴跳起来。

  她不悦地瞠眸,“在你那个爹眼里,永远只有国贤,就因为他是正室生的,将来袭爵的人是他,家业也全是他的,什么好处都留给他,也不想想你也是他亲生的儿子,让娘心里怎么能平衡?你再不争气点,将来咱们母子俩就要被赶出门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