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福星高照 >
四十


  “哼!”二夫人将藤条一丢,然后抓起放在几上的包袱,随手往地上扔,里头的东西散了一地,连布娃娃也跟着掉了出来,“我已经让人把你的东西打包好了,马上给我滚出荣国府。”

  她强忍着屈辱,慢慢地从地上爬起身,想过去捡拾布娃娃。

  二夫人故意把脚踩到布娃娃身上,用力地践踏,泛着冷笑道,“这布偶脏兮兮的,真是恶心死了。”

  那是娘亲手帮她做的布娃娃,居然被人这么糟蹋,连方才挨了好几下藤条都不曾掉泪的宁宁,泪水再也不听使唤地往下坠。

  宁宁扑上去推倒她,“不要踩!”

  “哇啊!”二夫人一个不稳,顿时跌个四脚朝天。桂花和春绸连忙上前搀扶,“二夫人,您要不要紧?”

  二夫人指着宁宁,又惊又怒,“你、你……”

  “我走就是了,这种地方我也待不下去了。”宁宁顾不得身上的伤势,在自尊彻底被践踏之前,整理好包袱走人。

  “哼!就不信你不走。”二夫人听见她肯离开,也就不再追究,省好离京城远远的,也不要妄想观星会去找你,我会让他忘记有你这个人。”

  宁宁眨去眼眶中的泪,毅然决然地开门离去……

  马车喀啦、喀啦地驶往四合院,车夫吃喝一声,双手拉扯缰绳,让它停在幽静的大门口,屋里的老罗听见声响,马上出来开门。

  从马车内跃下的傅观星命车夫将一大叠的账册搬进去,自己则捧着精挑细选的礼物,心中揣想着宁宁要是见到它们,肯定会非常喜欢。

  “老罗,帮我更衣,我马上要回荣国府。”分离了十天,思念是如此强烈,他可是急着要见心上人。

  老罗焦急地比手划脚着,“啊……啊……”

  “有什么事晚点再说。”傅观星不以为意地说。

  老罗急得满头大汗,情急之下只好扯住傅观星的袖子,“啊……呃…”

  “怎么了?”看着他比划半天,两人相处多年,仗着简单的手势也可以沟通,“你说宁宁来过这里?可是,她应该知道我不在京城……等等,你说她怎么了?”

  用食指和中指比了个走路的手势。

  傅观星怔愣一下,“你说宁宁走了?这是什么意思?她走去哪里?”

  “呃……啊……”老罗又比了几个手势。

  “回家……宁宁回苏州去了是不是?怎么会呢?我说过等我回来自然会带她回家……什么?她受伤了?怎么受伤的?”他急切地抓着老罗叫道。

  老罗面有难色地看着他,“啊啊……”

  “我娘……我娘打她?”

  老罗用力点头。

  “难道我娘已经知道我和宁宁的事?”傅观星口中低喃,心中警铃大作,“宁宁来告诉你,她被我娘赶出门了是不是?”

  “呃嗯。”老罗又点头。

  傅观垦窒了窒,“娘这么做实在太过分了,不但把宁宁赶出门去,还打了她一顿,可恶!这时候我却不在她身边保护她。”这事他早就该预防了,为什么要等到发生了才来懊悔?

  “呃……啊……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现在就回荣国府。”

  火速赶回荣国府,傅观星没有立刻去见娘亲,而是先回房更衣。

  没过多久,得到通报的二夫人也来了,劈头就是责备,“你这几天又跑到哪里鬼混去了?回来了也不来跟娘请个安,你心里还有没有娘?”

  “我是娘生的,这是不争的事实,想忘也忘不掉。”他凉凉地说。

  她蹙高细眉,“你这是跟娘说话的态度吗?”

  傅观星扣上长袍的盘扣,束上腰带,再换上新的鞋履,然后拖出置在床底下一只小箱子,将一些常穿的衣物塞进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