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福星高照 >
三十九


  “宁宁,你快跟咱们走。”桂花板着脸说。

  她茫然地睇着两人,“要去哪里?”

  “咱们二夫人要见你。”春绸凶悍地捉住宁宁的手腕,强迫她同行。

  “二夫人要见我?”宁宁被迫跟上她们的脚步,心中惊疑不定,来到荣国府,见到二夫人的机会寥寥可数,应该也没有理由见她,除非……

  桂花用眼角斜睨她惶惑的小脸,“二夫人为什么见你,你心里有数,待会儿可要小心应对。”

  “跟她说这些做什么,她敢做就要敢当,哼!麻雀也想当凤凰,简直是不知廉耻。”春绸更是恶劣,冷嘲热讽,“外表看起来乖巧单纯,想不到包藏祸心。”

  她攒起眉心,想挣脱两人的钳制,“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春绸轻蔑地冷笑,“到了二夫人面前,咱们自然会放手。”

  心口蓦地一沉,盘旋在心中的那股不安预感成真了,宁宁惊惧地忖道。

  “就是你吗?”

  端坐在椅上的二夫人鄙视地上下审视这个胆敢诱惑她宝贝儿子的卑贱女人,“我还以为长得多国色天香,才能把我儿子迷得团团转,想不到就这么点姿色,真是让我意外,观星的眼光何时变得这么差了?”

  宁宁挺直背脊,勇敢地迎视她刻薄的目光,“二夫人,请您听我说……”偏偏傅观星又不在,想来只有靠自己了。

  “不要以为我只是个二夫人,在这府里头既无权也无势,成天只晓得跟官夫人打牌,就不晓得府里发生什么事,可以任由你瞒天过海、暗渡陈仓,等观星在你身上落了种、怀了傅家的骨肉,我就是再反对也没用,这就是你打的如意算盘是不是?”她身子离开座椅,表情危险地逼向宁宁。

  “二夫人,请您不要随便侮辱我……”话声未落,一记饱含愤怒的巴掌当场挥过来,打掉宁宁的抗议。

  二夫人阴狠地瞪大眼眸,“我侮辱你?呸!凭你也配,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东西,就想从我手上抢走观星,他可是我的宝贝儿子,是我终生的依靠,就算要娶妻,也得经过我的认同。”

  句句尖酸的话语如火上添油,让宁宁好生气愤。

  “你们这些人自以为是贵族就高人一等,以为比别人高尚,就可以不把人当人看,您以为我喜欢待在这儿吗?住在这里的每个人,个个表里不一,人前是一套,人后又是一套,简直令人想吐。”

  “你、你说什么?”二夫人气得全身发抖。

  宁宁凛着小脸,义正词严地说:“要不是看在您是傅观星的亲娘,我何必站在这里听您的羞辱,有什么问题,等您的儿子回来,您亲自去问他。”

  “你这个贱丫头居然敢顶撞我?”她气急败坏地大吼,扬起手就要挥了过去,这回宁宁可不会乖乖地等着挨打,很快的闪开,“你……你好大的胆子!桂花,把门关起来!”

  桂花略带迟疑,“是,二夫人。”

  她旋即又喝道:“春绸,去把藤条拿来,我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贱丫头。”

  “是。”春绸吞咽一下口水,赶紧拐进内室取来,藤条是专门用来惩罚不驯的下人,自己也曾吃过它的苦头。

  二夫人一把夺过藤条,虎视眈眈地看着面露惊惶的宁宁。

  “观星是我的,谁也别想夺走我的儿子!”

  宁宁本能地后退,“二夫人,您、您想于什么?”该不会想用藤条抽打她吧?那一定很痛。

  “咻”的一声,藤条硬生生地抽了过来,宁宁下意识地用手臂去挡,只觉得肌肤麻了一下,接着感到疼痛,然后又是连续几声“休、咻”,她痛得连连退后,可是藤条依旧不停抽打在手上、背上。

  “啊啊……”宁宁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

  二夫人发起狠来,不断地抽动藤条,打到血花飞溅,宁宁的衣服上渗出了斑斑血迹,她仍然没有住手的打算。

  “你这不要脸的东西,也配和我儿子在一起,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桂花和春绸不忍车睹地别开脸。

  “贱丫头,你去死好了!”二夫人抽到力气用光,才气喘吁吁地咒骂。

  宁宁用手抱住自己,头发凌乱、衣衫也破了,浑身发抖地昂起倔强的下巴,“二夫人,您打够了吗?”她才不会认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