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福星高照 >
三十七


  骆伶雁傲慢地娇笑,“看来咱们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没错。”他正式和她告别,一步步地踱离她。

  就算没有他也无所谓,骆伶雁心中思付,她还有个对她死心塌地的男人,自己仍然没有败得太修。

  才这么想,眼角却瞥到不远处一道矗立不动的修长身影。

  “啊!”她抽口气,“大、大表哥?你来多久了?”

  傅国贤眼神阴暗,“够久了,足以听完你们的对话。”

  “大表哥,我……”骆伶雁转动脑子忖度,该怎么扭转目前不利的情势。

  他脸色阴晴不定,“观星说得没错,你从来就没有了解过我和他,不过你放心好了,我还是会娶你进门,让你稳坐荣国府未来主母的位子,因为再没有女人比你更适合了。”

  骆伶雁心口一沉,“就因为这样?”

  “当然还有你是我从观星手上抢来的战利品,我会好好珍惜。”

  她全身蓦地发冷,幸好及时抓住身边的东西,不然恐怕早已跌坐下来,“不、不对,不该是这样子

  空无一人的庭院只剩下她在喃喃自语。

  表小姐回去了,而且走得似乎有些仓惶,没有人知道发生什么事,不过宁宁倒是松了口气,想想她来到京城已有两个月,身边也攒了一点路费,离开苏州这段日子,她还是挂念着嗜赌成性的亲爹,不晓得现在过得如何,是不是戒了赌,还是仍然执迷不悟?也许她该找个时间回去看看。

  “金钏,我想跟宁宁私下说几句话,你先下去。”老夫人的话让宁宁从怔忡中回过神来。

  金钏依言退出房外,留下满脸纳闷的宁宁。

  她搁下茶碗,“宁宁,你过来。”

  “是。”

  老夫人抬起温和亲善的面庞,笑眼中颇含深意,“观星这孩子我从小看他长大,以为他脾气好,人又好说话,也从来没见过他在意过任何人、任何事,没想到这回为了你的事,才让我见识到这孩子发起火来可是威力十足。”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这番话似乎有些指责的意味,让宁宁不晓得该怎么回答才好。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无论他做了些什么,我这个当奶奶的都会原谅他。”仿佛看出她的疑惑和不安,老夫人轻笑地说。

  宁宁只是静静听着。

  “我看得出观星是真心喜欢你,甚至扬言要把你娶进门来,我也亲口告诉他不会反对你们的亲事,不过……”她和气的语调明显一顿,话里的矛头渐渐尖锐,“观星是我最疼爱的孙子,就跟我的命一样,他的聪明才智更是远超过他的大哥,虽然不是长子,无法继承爵位,但是他终归是荣国府的二少爷。”

  “老夫人究竟想说什么?”又一个说话拐弯抹角的人。

  老夫人随和的笑眼瞟向宁宁局促不安的小脸上,“不是我这个当奶奶的有私心,凭观星的条件,足以匹配更好的名门国秀,不仅对他的将来有帮助,也不会惹来一些闲言闲语,宁宁,我知道委屈你了,不过,看在咱们都喜爱他的份上,你就帮我说眼观星接受我们为他挑选的对象,等正房进了门,我会做主再让他纳你为妾。”

  她果愕地瞪着眼前慈祥端庄的白发老妇,“老夫人……”

  “你也不希望听见有人在背后取笑他讨了个婢女为妻吧?他爹绝不会容许这种事发生,说不定在一气之下和他断绝父子关系,到时身无分文地被赶出门,流落街头,你也不忍心对不对?”

  宁宁震震得哑口无言,似乎直到这时才看清她的真面目。

  这两个月来,老夫人一向待她亲切、没有架子,就像邻家和蔼可亲的老奶奶,所以自己也同样用真心去照顾她,每天向上天析持她的病早点好,现在才明白她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当荣国府的名声地位面临了危机,老夫人可以眨眼间收起和蔼可亲的笑脸,换上势利自私的脸孔,她那虚伪的嘴脸令人作呕,宁宁几乎反胃地心忖。

  老夫人微微一笑,软硬兼施地说:“宁宁,我这老太婆再活也没多久了,惟一的心愿就是亲眼看到两个孙子功成名就、事业有成,贤儿已经办到了,只有观星让人操心,你可得帮我管管他,你们的事我自会安排。””

  “是,老夫人。”宁宁缩紧下颚应答。

  她呵呵笑着,“我就知道自己没看错人,你果然是个识大体的好姑娘,观星的事就拜托你了。”

  “嗯。”宁宁脑子一片空白,随意地应声。

  “在想什么?”今夜,傅观星照例又把她逮到房里来幽会,见她心神不宁,不禁想退她开心,“唉!我这个大帅哥坐在你面前,居然连看都不看一眼,真是伤透我的心了。”

  宁宁“噗哧”笑了,“真是厚脸皮,哪有人说自己是大帅哥的。”

  他跟着哈哈大笑,“终于笑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