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福星高照 >
三十六


  傅观星连虚应的假笑都懒得装了,“奶奶,您应该明白宁宁对我的意义。”

  “你先不要激动。”老夫人笑着缓和他的怒气,“你喜欢宁宁的事,奶奶早就看出来了,奶奶也不反对让她进咱们荣国府的大门。”

  “既然奶奶同意,就该先来问过我,不该随便答应她。”他提出质疑。

  骆伶雁宛如五雷轰顶,不自觉的捏紧手巾,“二表哥,这怎么行呢?她只不过是个下人……”

  “我说‘大嫂’,你似乎管错对象了,宁宁是我的女人,她只能待在我身边。”他目光冰冷地凝睇她骤变的脸色,“无论你在打什么主意,最好不要动到她,否则别怪我不念旧情。”

  “二表哥!”她对着拂袖离去的挺拔身影叫道,旋即不肯死心地追上去,而老夫人则露出沉思的表情。

  骆伶雁缠着小脚的步伐走得不是很稳,才追了几步就娇喘吁吁,“二表哥,等等我!二表哥……”

  听见她的叫唤,傅观星淡淡地往后斜睐,见她走得吃力,考虑了两秒,便转进庭院中等她。

  “二表哥,我……”好不容易赶上,茬弱的身姿轻晃到他身边,用手巾轻拭着额上的薄汗,“我惹你生气了吗?”

  他扬起带着危险气息的嘴角,“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可是,你从来没对我这么凶过,我真的不知道你这么喜欢那个叫宁宁的婢女,二表哥,你不要生我的气。”骆伶雁放下身段,以弱质纤纤的姿态来博取怜悯,“既然你不愿意让她去照顾我二嫂,那就算了,我会另外找人。”

  傅观星眯起的笑眸闪着冷芒,“很好,那就麻烦你了。”说完,他旋身作势要走,这可让她急了。

  “二表哥……”她再次叫住他。

  “还有事?”

  她仰起美绝人寰的脸蛋,用最柔情的声音留住他,“二表哥,最近我常常想起小时候的事,那时你为了讨我欢心,有一回还爬到树上帮我摘果子,结果差点掉下来,你还记不记得?”

  “我只记得你说只要我和大哥谁先爬上树,你就亲谁一下,结果害得大哥险些摔断了腿。”傅观星不动声色地笑了笑,“还有一回,你要我和大哥拿着树枝对打,只要谁打赢了,就可以当你的新郎,而我的左眼差一点点就让大哥给戳瞎了,真是奇怪,咱们记得的事情不太一样。”

  骆伶雁一脸怔愕,“二表哥,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句话应该是由我来问你才对。”他脸上没有表情,定定地看着她,“你爱我大哥吗?”

  她垂下美眸,不敢直视他,“你、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傅观星高深莫测地睇她一眼,“既然你已经和大哥订亲了,就该全心全意地对他,毕竟他是你亲自挑选的丈夫不是吗?所以,往后咱们还是尽量避免独处,我可不想让大哥产生任何误会。”

  “他不会的……”

  傅观星悠然轻笑,却又让人感觉到笑中的冷意,“你凭什么断定不会?大哥是个男人,天底下有哪个男人喜欢见到自己的女人跟其他男人谈天说笑,你将是我‘大嫂’,就该守应有的本分。”

  “二表哥,其实我……我对你……”骆伶雁绯红双颊地凝视着他的眼,下头的话硬是说不出来。

  傅观星冷嗤,“你该不会想说,你真正喜欢的人是我吧?”

  “我……难道二表哥对我已经再无情意?”一双美国中噙着隐隐泪光,看起来惹人垂怜。

  他咬笑一声,“如果我说有,你希望我怎么做?如果我说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你受得了这种打击吗?”

  骆伶雁呼吸一窒,“你骗我!二表哥怎么可能从来没有喜欢过我?是不是因为大表哥的关系,所以你才这么说?”

  “如果说我是骗你的,那你希望我怎么做?把你从我大哥手中抢回来吗?”他嘲讽地斜睐,“其实,你比较喜欢看的是两个男人为你争风吃醋,打得你死我活的模样,这会让你有种优越感是不是?”

  她倒抽一口凉气,“你……”

  “我说错了吗?”傅观星英俊的容颜上找不出一丝一毫的感情,“我已经不是当年的十岁孩童,自以为得到你的笑容,就仿佛得到了全世界,不过你也疏忽了一点,童年时的感情并非就是男女之爱,现在的你在我眼中,只是个类似亲人的女子,一个即将成为我大嫂的女人罢了。”

  “我不美吗?我不让人心动吗?”她泫然欲泣地追问。

  傅观星觑着她揉人心肠的娇弱泪颜,心潮依旧毫无波动,“你的确很美,就像欣赏一件美丽的东西,只是短暂的惊艳,而我要的是能在我心灵中引起共鸣的女人,那个女人不是你。”

  “你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你了。”骆伶雁退去柔弱无助的娇态,倏地瞠起冷傲的美目,眸底的泪光也蒸发了。

  他淡淡一哂,“错了,是你从来都不认识我,正确的说法是你从来不想真正去了解一个人,包括我和我大哥,在你心中只有你自己,她才是你最爱的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