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梅贝尔 > 福星高照 >


  这次小黑炭赢了双倍,总共是一百两,可让赌场老板气得捶心肝。

  傅观星见赌场老板表情严肃地和小黑炭说话,小黑炭的脸虽然是黑的,可是一双骨碌碌的大眼却是亮晶晶的,不时的随着说活的表情而千变万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他感兴趣,便起身下楼。

  “………小兄弟,不是咱们不欢迎你来,而是你这两天赢得已经够你花用一整年了,不如找其他的东西玩玩。”

  小黑炭耸了耸瘦弱的肩头,也不强人所难,用刻意压低的嗓音说:“好吧!我也不想再玩了,等拿到银于就走。”要不是盘缠不够,又找不到工作,真的走投无路了,也不会走上这条路。

  “小兄弟真是上道。”赌场老板解决了心腹大患,脸色顿时好了些,回头就要交代账房将银于奉上,却偏偏有人在这时候硬插上一脚。

  “老板,让我跟他赌一把。”

  赌场老板乍然见到傅观星也来凑热闹,脸都绿了,“二、二少爷,您不是在楼上等朋友吗?怎么下来了?”

  “我看我那位朋友大概爽约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跟这位小兄弟玩一玩,由我做庄,输的就算我的,老板你也不吃亏。”他笑睨小黑炭一眼,“怎么样?敢不敢跟我赌?”

  “赌就赌!”小黑炭必须仰高脑袋才能看清对方的长相,见对方不过大自己几岁,胆子也跟着大了,左脚粗鲁地往凳子上一踩,不自觉地出高袖管,“谁怕谁,只要老板同意,我当然没意见了。”

  傅观星无意间瞄向他的手腕,却见一小截白皙的肤色,敢情这小黑炭是易容打扮,眼底的兴味更浓了。

  “既然这样,你们就赌吧!”赌场老板暗自庆幸。

  小黑炭朝傅观星扬了扬眉梢,“我赌五十两,可以开始了。”

  “注意了!”说完,傅观星熟练地摇起骰子。

  聆听着骰子在骰杯内撞击滚动的声响,一次、两次、三次,听似规律,却又变化莫测,小黑炭知道自己遇到高手,不过,凭着自小可以说是在赌场长大的,仗恃着七分运气和三分直觉,玩什么都难不倒他。

  “砰!”的一声,骰杯搁在桌上,就听见喀啦喀啦声渐渐停歇。

  “小兄弟,你选单还是双?”

  小黑炭抬起下巴,信心满满地说:“我选单。”

  “确定?”傅观星倾身上前,笑谑地问。

  他偏不上当,“我很确定。”

  “真的不改变主意?万一输了,五十两可不是小数目。”

  “你这人真罗嗦,快开啦!”小黑炭不耐烦地催促。

  傅观星打开骰杯揭晓,果不其然,三颗骰子叠在一块,最上头的是一点,那么自然是--单,“恭喜你了,小兄弟,你很不简单。”

  “那是当然了,我的外号可是叫赌场小福星,天生赌运好,就是再赌几次也一样。”他大言不惭地笑说。

  看来他们今天是遇上对手了,连傅观星也不禁要佩服起来。从荷包里抽出京城最大钱庄的银票,“老板,将这位小兄弟的筹码兑换给他,还有这是我输给你的五十两,一并给你。”

  小黑炭皱了皱眉心,“我不要银票,太麻烦了,我要现金。”

  “小兄弟,你身上带这么多钱,要是不小心露了白,不怕被抢吗?”虽然拿现金比较有成就感,不过,风险越大。

  小黑炭摆了摆小手,豪爽地说:“反正待会儿就要用掉了,没差啦!”

  “好吧!全换成现金。”傅观星有些狐疑,这么大笔的银子他要怎么花,不过,还是将银票交给赌场老板,由他这里来付现。

  开开心心地拎起一袋银子,小黑炭乐得眉开眼笑,赌场老板则一脸苦瓜,活像有人在割他的肉。

  小黑炭好心地告诉赌场老板好消息,“放心,明天以后我不会再来了,再见。”

  赌场老板含泪目送小黑炭远去,“最好是真的不要再来了。”

  “我跟着他做什么呢?”傅观星嘴里咕哝,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好笑。

  也许是惺惺相借吧!毕竟这小黑炭是少数能看穿他这招“叠罗汉”伎俩的人,又或许是替他的安危操心,方才在赌场里,就亲眼见到好几双不怀好意的贼眼直瞅着他手上的钱袋看,万一想拦路打劫,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傅观星自嘲地忖道,他这个被叫做败家子的男人,原来良心没有全被狗吃了。他两手负在腰后,在夜色中,跟上小黑炭的脚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